“嘁,那个臭小子,声音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吉尔伽美什靠在墙壁上,随意地在空中划了一指,咬着牙关笑道,“哼,也算本王替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吧,莫皖还有岳晨,把握好这一次的机会吧,如果这一次的战斗是你们胜利的话,那么距离最后之战的时日也必定会大幅度缩减吧。”

    “喂,金色的……吉尔伽美什王,那个,接下来你该怎么办……”武则天站在吉尔伽美什身旁,似乎有些手足无措的问道。

    “怎么办吗?”听了武则天的问题,吉尔伽美什却并没有理会她的表情,仅仅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黑洞洞的空间,以严肃的声音开口说道:“大唐的女帝,本王在这里给你最后一道命令,给本王听好,并非交涉,而是来自于王的命令。”

    说到这里,吉尔伽美什突然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右臂,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而在他的胳膊上,竟然开始出现了如同石油一般粘稠而黑暗的浓流,还如同生物一般地顺着他的胳膊不断向身体蔓延着!

    “……不论如何,把这里的事情告诉莫皖那丫头,顺便,让她在碰到岳晨那小子之后告诉他,做好准备吧,下一次见面之后,本王究竟会变成何种堕落的样子,连本王自己都不敢想象——在那之前聚集起足以抵抗本王的势力吧!”

    “可是,你究竟会……”武则天有些犹豫地看着这个人,还想着开口询问。

    “所以本王都说过了,还不赶快离开这里!身为女帝的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现在的事态已经超出你们能够承受的范围了!”没等武则天把话说完,吉尔伽美什就已经咆哮了起来,如果熟悉他的人看见他这副模样,一定会感到无比震惊吧,因为能够让他露出这种程度的愤怒表情,恐怕也就只有在他唯一的友人在面前死去时才会出现的表情吧,“如果想清楚了就马上回去阐述我刚刚的话,如果不明白的话,留在这里等死本王也不会拦着你。”

    被吉尔伽美什那不容置疑的气势吓到的武则天向后退了一步,只能有些悲伤的咬紧银牙,转过身化为了一片淡紫色的光芒,消失在了这个男人的身边。

    感受着这位女帝的气息逐渐远去,吉尔伽美什咧开嘴,抬头看着自己面前那比黑夜更加黯淡的诡异怪物,开口说道:“居然会中了你这等货色的计策,果然本王已经很久没参与战斗了吗?但本王倒是真的很在意啊,你究竟是如何在当年那一战中逃过本王的注意啊——深渊之主马努斯。”

    【哼,虽然逃离了你的注意,但我也因此而受了不少的苦头啊,吉尔伽美什。】浑浊的声音从这个黑暗的怪物中传来,【从‘那个时代’被终结之后,我在苟且中活过了如此岁月,终于找到报仇雪恨的机会了,如何,曾经那自傲的身体逐渐被侵蚀的感觉,不过倒也让我有些讶异啊,你变得比那时候更弱了。】

    “哼,是吗?本王觉得你比那个时候还要弱小啊,看来在火熄灭之后,你们深渊的条件也变得艰苦起来了啊,如果是在那个时代的你,或许对现在的本王还稍微有些威胁,但是……”吉尔伽美什露出了轻蔑的冷笑,看着这个怪物讽刺道。

    “什么?”怪物看着吉尔伽美什,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吉尔伽美什笑了,但那个笑容却让这个怪物感到无比不安:“因为你的脑子比以前更加愚蠢了,邪魔外道!”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五道光芒骤然间从怪物的身体下升腾而起,化为一个五棱锥,一瞬间将这个不详的怪物包裹在光芒的中心,而吉尔伽美什则站了起来,露出了一抹笑容:“对付现在这种实力的你,本王也根本不需要用出什么更强大的魔术了!”

    “什……你这家伙做了什么!”马努斯怒吼着看向吉尔伽美什,伸出自己硕大的拳头想要对这个男人打过去,但是拳头却在击中由光芒构成的墙壁之后,就被同样的巨力弹了回去,根本没办法突破这层防御!

    “看你这幅狼狈的样子,应该已经和盘踞在这个时代的旧神没有任何瓜葛了吧,哼,到头来也只是前时代的余波影响到了这里而已吗?”吉尔伽美什眯起了自己的眼睛,看着怪物轻声说道,“那么你也就没有用处了,作为【火】的反面,就与那个早已终结的时代共同逝去吧,深渊之主!”

    顷刻间,随着吉尔伽美什手中的石板翻动起来,怪物的脚下与头顶突然展开了数到黄金的涟漪,同时,滔天的火焰从这些金色的门扉中升腾而起,在顷刻间便把马努斯包裹在其中,让他发狂一般的咆哮了起来,而在火焰向四周扩散的同时,它们又被包裹住马努斯的壁障格挡住,让所有的高温都被裹挟在这狭小的空间之中!

    吉尔伽美什站起来,冷眼看着痛苦哀嚎着的怪物,但下一刻,手臂上传来的剧痛就让他稍微咬紧了自己的牙关。

    【我还没有失败!吉尔伽美什,你已经被吾侵蚀了!只要你手上的深渊依然存在,那么吾便可以依靠着你的身体而再次重生!】怪物的咆哮声从火焰中传来,但是吉尔伽美什却仅仅是再一次打了一个响指,更加凶猛的烈焰灼烧从涟漪中喷射而出,让马努斯再一次惨叫起来。

    “你早就已经彻底脱离时代了,马努斯,还看不出来吗?若是那个时候的你,这种成都的火焰对你来说不过是可以轻易遮蔽的东西罢了。”吉尔伽美什低下头,着看向了手臂上不断向上蔓延的黑色污秽,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真没想到只是稍加大意就演变成了这种状况啊,想不到在月之背侧留下的种子竟然在这么久远之后生根发芽……也罢,本王刚好也想趁此机会做一个彻底的了结了!放马过来吧,马努斯,就让本王来看一看,你究竟还有什么本事吧!”

    不灭之刃轻而易举地将路德维格的头颅切割了下来,在自己头颅落下的瞬间,路德维格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抹僵硬的微笑,看着罗摩的眼神,究竟是欣慰还是感谢已经不得而知,不灭之刃是专门用来斩杀罗刹的武器,因此对充斥着魔性的生物有着更强的杀伤力,而被诅咒到这种程度的路德维格,早就已经是一种强大的【魔】了,因此,在不灭之刃斩断他的头颅的那一刻,路德维格的生命也已经正式宣告终结,任何存活的可能性都已经不存在了。

    “结束了,路德维格,愿你的灵魂在你的归宿中的到救赎。”罗摩看着路德维格的头颅砸落在地面之上,微微低下了头说道。

    同时,随着它那无比巨大的马身轰然倒下,渐渐黯淡下来的月光大剑倒插在地面之上,就如同一座墓碑一般耸立在那里,为第一猎人做下最后的饯别。

    “呼……已经结束了,那么接下来。”罗摩看着周围那空洞的环境,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说道,“看起来我该想一想怎么才能上去与Lancer他们汇合了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