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加留斯的身上散发出了悲哀的神色,或许是因为自己昔日的同事在此刻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让他感到非常悲哀吧,然而,即便充满了悲伤,但是他身上散发的杀气却也越来越浓厚,沉重的杀气已经在他的身上凝聚成了血色的气息。

    “喂,没事吧小姑娘。”燕青来到了铃的身边,将她从地面上拉了起来,看着这个小女孩问道。

    “没事,但是,必须快点去支援罗摩先生才行。”铃凝重的看着洛加留斯,虽然担心罗摩的安危,但是此时此刻洛加留斯的实力却也不容小觑,面对三个英灵的攻击却依然能够游刃有余地将罗摩打出战场,已经印证了他实力的不俗,而他们能够做的,就只有以最快的速度击败洛加留斯并前去支援罗摩了。

    但是,就在这时,洛加留斯突然一招手,无数的剑突然间从城堡的裂缝中拔地而起,就仿佛巨大的海啸一般,对着燕青和铃碾压过来,洛加留斯以平静的眼神看着两人,就仿佛在向着已死之人哀悼一般垂下头。

    ——永别了,可怜人,此地乃禁忌之地,决不能让任何人踏入。

    “哼,可别把我这个老骨头给忘了啊,洛加留斯阁下。”就在洛加留斯在为燕青和铃祷告之时,六合大枪突然出现,凌空斩断了倒刺在地面上一把血色的剑,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密度堪比海啸的剑海居然在一瞬间崩溃消散。

    洛加留斯猛然间回过头,只见李书文扛着自己的长枪,老迈的身体如同山岳一般挺拔,蓬松的长袍随意的披在他的身上,随着暴风雪在空气中飘扬着,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沉稳的微笑,对洛加留斯说道:“对了,既然你我同为老人,不如就让我们在这冰雪之地温一壶热茶,稍微聊一些茶余饭后的闲话吧,阁下意下如何呢?”

    轰然间,洛加留斯口中发出了扭曲的咆哮声,以凌人的杀气挥动起镰刀,对着李书文冲击过去,镰刀和长枪在空气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两个人的攻击频率已经超越了人类应有的速度,每一秒中都足以达到数十回合的交锋,耀眼的火花就仿佛雨点一般从空气中爆散飘落,每一次的撞击都形成了强烈的冲击,将空气中飞洒的雪幕震荡出巨大的空隙,而就在两人以这种惊人的速度互相攻防的时候,在他们的周围早就已经没有了雪的存在,不论是房顶上的积雪,亦或是本应从天空中飞落并飘过他们身边的雪花也因为两人的战斗被吹飞向远处。

    李书文猛地将枪击出,逼退了向他进攻的洛加留斯,而他本人也借着洛加留斯的力道向着远处退去,而还没等洛加留斯的脚步站稳,一个身影便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燕青的拳头紧握起来,仿佛要在空气中摩擦出火焰的一拳在洛加留斯接近他的瞬间挥出,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他的腰部!

    但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而已,燕青一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在洛加留斯的视觉中,这个留着黑色长发的青年居然从四面八方包裹住了他。

    一拳,锤击在了洛加留斯的胸口处,而直到这个时候,洛加留斯才惊愕的发现,燕青的攻击速度与李书文完全是天壤之别,如果说李书文的攻击频率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那么燕青的速度就仿佛能够与时间竞赛。

    无法抵挡,不如说他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第二拳便已经轰砸在了他的肚腹上,让他的身体呈现出一个夸张的前屈,洛加留斯背后的燕青抬起脚踢在他的盆骨上,让他一瞬间跪在了地面上,瞬息间,伴随着数十道拳拳到肉的冲撞声,燕青的身体出现在了洛加留斯面前,右手上爆发出仿若星辰的光芒,对着洛加留斯狠狠地拍击过去!

    这一刻,洛加留斯因为痛苦而嚎叫了一声,身体随着燕青爆发的巨大力道飞了出去,以惊人的速度向着屋顶的边缘倒去。

    “嘿,给我就这样飞下去吧你这个老大爷。”燕青抬起手刮了刮自己的鼻尖,露出了极为爽朗的笑容,对着洛加留斯说道。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血族的秘密被外人揭开!

    ——不论如何,必须要阻止!!!

    瞬间,伴随着洛加留斯的咆哮声,他的身体居然凌空飘在了半空中,同时向着天空中高高跃起,手中的镰刀映照着雪,反射出了一道凛冽的寒光!

    燕青震惊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抬起手指着飞上天空的洛加留斯喊道:“等一等,这和说好的也不一样啊,在空中飞的,你难不成是鬼吗!?”

    “应该是用某种秘法才使得他能够在空中悬浮吧。”李书文来到了燕青面前,看着洛加留斯说道,“小心,他要来了,准备闪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处于雾化状态的铃突然间出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从自己的背后抽出了一把霰弹枪,这是她作为猎人时所携带的枪械武器,虽然她一直不是很擅长这种枪械类武器,但是在这种时候,她还是觉得应该;稍微利用一下这个世界中分配给的东西才对。

    “铃,你要干什么?”燕青震惊的看着铃,开口说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试一试这个好不好用。”铃转过头对着燕青和李书文说道。

    就在这一刹那间,洛加留斯手中的镰刀一瞬间挥动而起,对着三个人凶猛的扑了过来,但是,面对着这气势汹汹的一击,铃却没有半分的动摇,反而掏出霰弹枪指向了洛加留斯,在他即将从天而降的刹那,霰弹枪喷射出刺眼的火舌,竟然在一瞬间阻止了洛加留斯的攻势,让他跪倒在了原地!

    “就是现在,处决!”铃在这短暂的硬直时间中大喊了一声,用力向迈开一大步右脚之后,微微皱起了自己的眉毛,不过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猛然间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对着洛加留斯用尽全力的刺了过去,轻而易举地贯穿了他的腹部,插入了这个老人的身体之中!

    在贯通的一瞬间,仿佛河流般的血花从洛加留斯的腹部爆发出来,而铃则咬紧了自己的牙关,猛然间向着自己这边用力抽回自己的右手,娇小的手臂居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轻而易举地把洛加留斯的腹部掏出了一个无比巨大的豁口,让他干枯的身体向着后方倒飞了出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