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赫斯特城堡的屋顶,一个极为干枯的人影坐在一把尽头的木制椅子上,在它的旁边,一把被冰雪覆盖的镰刀斜倚在座椅上。

    暴风雪从阴暗的天空中倾泻而下,让这个干枯的人形全身都覆盖上了积雪与薄冰。

    ——啊,我在这里,究竟有多长时间了?

    人形这样低声自语着,想要移动一下自己的双臂,但是身体却被坚硬的冰死死地封锁在椅子上,让他没办法移动半分。

    ——封印,该隐赫斯特城堡,不能让,外人接触到污秽之血族。

    他的声音突然从口中低声传来,在这冰天雪地的被遗忘之地,干枯的老人发出这样的低喃。

    他已经在这个孤寂的地方沉睡了多少年月,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但是自己为何会在这种时候醒来,他的内心却早已经清楚。

    清脆的脚步声从外面响起,一个女孩拨开了一层薄雾,走进了这片房顶的空地上,看着眼前坐在椅子上的人形。

    ——我,要封锁该隐赫斯特城堡,不能让血族再一次与外界接触……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并向着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少女,人形慢慢地有了反应,身上的冰碴开始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地抖落。

    ——不论是谁,都不能解开这里的秘密……不论是谁,都必须阻止!

    刹那间,封锁手臂的坚冰在刹那间被怪力震碎,那瘦骨嶙峋的手臂居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用强劲的力量紧紧地攥住了他身旁那把镰刀。

    ——吾乃洛加留斯……封锁血族之人,决不能让任何人,踏入王城半步!

    在清脆的碎裂声中,覆盖在老人身上的坚冰与积雪在他的行动下破碎飘散,即便身体已经苍老到了极限,但是这个骨瘦如柴的老人依然扛起了自己的武器,在寒光闪烁中指向了踏入被视为禁忌之地的敌人。

    而在他的面前,四个人也在同时摆好了进攻的架势,长枪发出了低吟声、神剑闪烁着浩荡的神气、钢拳也在拳掌摩擦中碰撞出火星与热流。

    李书文的长枪对准了洛加留斯,平静的开口说道:“殉道者洛加留斯,抱歉了,虽然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学者,但是为了平息这个世界的变动,我们必须突破你的阻碍!”

    ——无妨,吾身吾行澄若明镜,所行所为皆为教义!不论何人,胆敢揭开封印者,皆为吾敌!

    镰刀上在刹那间附着起血色的光芒,一排由雾气汇聚而成的骷髅头突然从刀锋中奔涌而出,对着四人哀嚎着扑杀过来。

    铃的身体轻轻蹲伏下来,躲开了对着她冲来的秘法,接着,她的身体也在一瞬间化为了一团白色的雾气。

    而就在这时,洛加留斯突然间从地面上飞到空中,手中的镰刀切割了暴风雪,在空中破开一道锐利的缝隙,对准了李书文俯冲下来!

    枪杆与镰刀激撞在一起,双方武器的坚固程度都远超各自的想象,在这漫天冰雪中,枪与刀锋碰撞出的炽热火花显得极为刺眼。

    李书文猛地将洛加留斯从原地震开,但是,因为两人这短暂的交锋,李书文站立着的房顶出现了一个不浅的坑洼,脚下的砖瓦都因为这强烈的一击而掀飞出极远的距离。

    “喝啊————!!!”

    这时,燕青突然出现在了洛加留斯的背后,手中的拳头以排山之势砸在洛加留斯的背后,将他那几乎随时都可能断掉的身体砸进了房顶中。

    “啊,抱歉,我用的手劲是不是大了点。”燕青从半空中落下来,甩了甩自己的拳头问道。

    “请不要用这种好像恶党的语气说出这种话,Assassin阁下!我们现在可是在围剿一个老人啊!”罗摩对燕青说道,但就在他的手中,由毗湿奴赐予的不灭之刃在他的控制下极速旋转了起来,对着洛加留斯落下的地方凶猛地投掷了过去!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不过对待已经将自己列为敌人的人,罗摩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便发动了攻击。

    “嗯?”不过,罗摩很快便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自己的宝具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撕裂面前的一切阻碍,反而在突进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强烈的阻碍。

    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升腾而起的烟幕骤然间被一股气浪震散,散发着红色神气的不灭之刃居然以和刚刚等同的气势向着罗摩冲击过来!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反击,罗摩虽然感到有些震撼,但作为英雄的战斗本能,他依然在一瞬间向后空翻了一下,同时伸手牢牢握住了剑柄,退到了远处。

    洛加留斯手中的镰刀向着周围横向伸展,而他本人则呈现出半蹲的姿势,右脚牢牢地踏在前方,而左脚则稳健的向后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罗摩凝视着洛加留斯,脸上再也没有半分大意:“居然挡住了余的不灭之刃……这家伙也已经达到了从者的等级了吗?”

    这一刻,即便是他也不得不将洛加留斯视为大敌重视起来,不论怎样,能够在三个英灵的攻击下依然挡住自己的攻势,就足以证明了这个精瘦老人的不凡之处,若是再将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将死老者对待,那么吃苦头的绝对会是自己。

    洛加留斯恢复了站姿,同时高举起手中的镰刀,将自己的面前划出一个血色的雾球。

    下一刻,镰刀猛然间挥动起来,一枚巨大的骷髅头轰然间在洛加留斯的面前爆出,而在骷髅头出现的刹那间,铃的身体忽然从骷髅的震荡中出现,在洛加留斯的面前后退了几步。

    “能够把我从雾化中强行剥离,这个人究竟……”铃看着眼前的洛加留斯,虽然脸上的表情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但是她的眼中却已经露出了慎重之色。

    ——敌人,必须铲除。

    就在这时,洛加留斯突然张开了干瘪的嘴,从喉咙中挤出了极度沙哑的嘶吼声,接着,他空出来的左手突然泛起了血色的光芒。

    “这一次又是什么?”铃压低了身形,凝视着眼前的洛加留斯以及他左手的血光,准备随时做出反击的准备。

    洛加留斯猛地吼了一声,左手用力地将浓厚的血光倒刺在地面之上!

    接着,在铃以及三个英灵的眼中,倾盆暴雨般的血色剑影刹那间以红色的光柱为中心爆开,仿佛滔天的海啸一般,剑与空气间得摩擦就如同恶鬼的怒吼,向四周不断地扩散!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