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城堡,外表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但是这种诡异的程度不下于亚楠镇啊……”罗摩探出了头,看着在房间内缓缓徘徊的如同幽灵一般的女性,低声说道。

    “因为这里是在多年之前就经历过一次毁灭的地方啊。”李书文凝视着周围极其昏暗的环境,开口说道,“还记得旧亚楠吗?如果我推测的没错这个城堡应该是在大概同一时期爆发了同样的灾难,然后,就和那个叫做阿尔弗雷德的男人说的,治愈教会的猎人洛加留斯带领门徒来到了这里进行对兽化的人们的猎杀。”

    “而这些女人,其实都是曾经已经被教会的猎人们杀死的平民吗?”罗摩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李书文继续说道:“再之后,洛加留斯通过献祭自己封印了这里,才没有让这里的消息传出去,而渐渐的,这里也因为被彻底封锁变成了……被遗忘的该隐赫斯特城堡吧。”

    “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该面对的,其实是……”铃看着李书文,开口问道。

    李书文看了看房顶,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教会猎人洛加留斯……目前看来,最大的可能性也就只有他了吧。”

    “………”不过,铃却并没有立刻回应李书文的话,而是看了看自己的脚底,不知为什么,她从刚才开始就隐约感受到,在这片地板下面似乎传来了一丝丝震动,这让她感到有些不安。

    但是,不论李书文还是其他的几名英灵似乎都没有感觉到这个震动,因此铃也只能将其当作自己的错觉,没有再多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就是要向上走了吧,Lancer。”罗摩看着李书文说道。

    也不怪他有这样的感觉,毕竟到现在为止,他们一直在向着城堡的顶端前进,虽然从外部看上去,这座城堡占据了极大的空间。

    但是真正身处在城堡的内部之后,不论是谁都看的出来,这里的空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空荡,作为一个城堡来讲,没有太多的岔路口,只有一条不断向着楼顶进发的通道,因此很难让人在这种地方迷路,从道路设计上来看还真是非常的贴心呢。

    “哼,一直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李书文平静地站了起来,将手中的长枪随意地甩出了一道冷冽的气流,看着前方说道,“那么就这样杀出一条血路吧,小丫头,你应该跟得上吧。”

    铃看着这个老人极为挺拔的背影,也坚定的点了点头:“请您不要小看我,Lancer先生。”

    李书文露出了一抹平淡的笑容,或许是铃让他想起了人生中的某人吧,也可能单纯的为铃的意志感到喜悦,至少在这短暂的交谈中,李书文的语气的确出现了喜悦的情绪。

    燕青看着李书文,也无奈地捶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哎呀,好吧,既然是老爷子你的想法,那么我这边也不能懈怠了啊。”

    李书文咧开嘴,露出了一抹凶狠的笑容:“当然了,Assassin,你要是胆敢在那边摸鱼,我可是会毫不客气地对你用上一记全力的猛虎硬爬山啊。”

    “啊哈哈哈哈哈,被钢拳无二打的李老爷子这么威胁,就连我也感到有些心慌了啊。”燕青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嘴上这样说,但他那清爽的笑容里却看不出任何慌张的神态。

    “终于有机会见识到中华武术的精髓了吗?余的确相当期待啊,Assassin,Lancer。”罗摩也站起身,握住了自己的刀柄,微笑着说道,“那么余这边也就代表着印度的英雄们了吧,既然如此,余也绝对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两位啊。”

    李书文顿时笑了起来,这一刻,他也仿佛年轻了十几岁一般:“哈哈哈哈,要的就是这样,Saber,那么就上吧,两位,还有小丫头,就在今天给这个已经被诅咒的城堡彻底画上一个句号吧。”

    瞬间,三个英灵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冲了出去,长枪、钢拳以及神剑在空气中切割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气流,轻而易举地斩杀了面前阻挡的敌人。

    “虽然见过不止一次了,但是……不论看多少次,依然感到震撼啊……”铃垂下了头,突然看着前方说道,“真羡慕您啊,岳晨先生,能够在战斗的路上有着这么多可靠的同伴陪伴……”

    这样说着,铃微微弯下了腰,身体在一瞬间化为了一团诡异的雾气,向着前方飘散过去。

    而就在这团雾包裹住了一个仆从变成的怪物时,这个怪物居然在一瞬间四分五裂。

    “那小丫头拥有的能力果然也有些意思啊。”用眼角余光瞥着铃的李书文这样轻声说,“通过把自己变成雾气来让他人的攻击无法有效的击中,而自己却可以在【雾化】的状态杀死敌人吗?”

    燕青一拳打爆了一个怪兽的头颅,咧开嘴说道:“嘿嘿,以出其不意来说,可真的能算一个极其致命的能力啊。”

    李书文点了点头,长枪翻动中将一对怨灵般的女性轻松贯穿:“是啊,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个能力能够对什么强度的敌人有效果了。”

    一行人以这种强势的速度不断地向着顶楼推进,在这片区域的怪物基本上还是比较单一的,而且许多怪物的攻击欲望并没有亚楠镇中的怪物那么高,这也给一行人的前进速度带来了不小的帮助。

    “喂,老爷子,你看那里。”没过太长时间,就在几个人踏上了城堡的阳台时,燕青突然指向了远处跨越几座屋脊的远处,一个明显极为突兀的屋顶空地处,“没猜错的话,那里应该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吧。”

    虽然在场众人没有许多Archer都拥有的千里眼的能力,但是对于超越凡人等级的英灵来说,这种程度的距离也不算太远,很轻松的就能够看到,在那个空地的尽头,似乎有一个人影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嗯,应该就是那里了,教会猎人洛加留斯,将牺牲自己来封锁这片被诅咒的城堡。”李书文手中的长枪轻轻抬起,伴随着尖锐的爆鸣声,它贯穿了一个打算从上而下对众人发起俯冲的如同石像鬼一类生物的头颅,“一切行动都以教会的信条为主,最终也因贯彻教条而奉先出自己的人生,因此,这个猎人才会被人们称为……殉道者——洛加留斯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