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小姐……没有问题吧。”铃转过头,看着远处低声自语。

    明明听她的声音能够知道,这个少女的确在担心着莫皖的安慰,但看着她那面无表情的脸,这种感觉就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她根本不在乎莫皖的死活一样。

    可能这也算是铃的角色特点?

    燕青听着铃的话,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嘛,放心吧,大小姐的话,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啦,铃小妹,或许那个蜘蛛有些棘手,但是不论什么危险都能够以超级的幸运摆平可是那位的一个优点啊。”

    “正是如此,莫皖小姐已经前去完成自己应做的工作了,那么我们这么多人(Servant),可不能轻而易举地被她落下啊。”罗摩露出了一抹笑容,紧了紧手中的红色刀刃说道。

    “这就该隐赫斯特城堡的邀请函了吧。”站在所有人前面的李书文并未回答,只是从木桌上拿起了一张已经泛黄的信封。

    此时此刻,众人正站在一个散发着浓厚医用酒精味道的房间之中,不仅仅如此,在人们的脚边,还躺倒着几具极为诡异的如同蘑菇一般的蓝色怪物。

    “接下来就要去这个邀请函的目的地了吗?那个叫该隐赫斯特什么的地方?”罗摩看着李书文,疑惑的问道。

    “嗯,该隐赫斯特城堡,在上次的亚楠惨祸中被隔离并被彻底遗忘的废弃之城。”李书文平静的开口说道,“那边是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

    “那边有什么吗?”铃看着李书文,平静的问道。

    “啊,的确有,那就是被那个金发的男人一直执着追寻的——所谓污秽血族的聚集之地吧。”

    “不过啊,老爷子,上面那个女人该怎么办?”燕青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有些困扰的说道,“那女人还挺漂亮的,杀了似乎有些可惜,不过做出这些东西的家伙,实在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啊。”

    “假的尤瑟夫卡……吗?”铃低下了自己的头,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一个采血瓶自言自语道。

    尤瑟夫卡的采血瓶。

    这个东西是从他们旁边倒下的蓝色怪物的身上掉下来的东西,在他们来到这个房间之后,它并未采取攻击的手段,而是一个人独自缩在角落之中,那巨大如同蘑菇的脑袋似乎悲伤的颤抖着。

    然而,就在众人推开了通往外界的大门时,这个蓝色的怪物突然性情大变,不仅仅从原地跳了出来,甚至还想要对他们发动攻击。

    而直到它被杀死的时候,手中依然紧紧地握着这个尤瑟夫卡的采血瓶。

    “诊所的尤瑟夫卡护士,在一开始就已经被掉包了……”燕青看着它的尸体,开口说道,“而且还被那个女人做成了这种诡异的怪物,这样的结局换成谁也不好受吧。”

    “你们还是不要打这种念头比较好,我并未有和你们为敌的想法,所以若是你们不来打搅我,我也不会去招惹你们,外乡人。”一个女人的声音透过天花板传到了众人耳中,虽然听起来极为平静,但是那略微的颤音依然能够看得出,对于下面这一群来路不明的人,她也有所顾忌。

    李书文看着那个蓝色的尸体,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平静地迈开自己的步子,走出了尤瑟夫卡的诊所说道:“走吧,已经没必要管她了。”

    “唉?不用去管她吗?”铃有些疑惑地看着李书文,迟疑地问道。

    “嗯,有些事情还需要解决,现在没有时间在这里和她继续纠缠。”李书文看了看外面洁白的月亮,继续开口说道,“而且,有些事情,也需要Master自己亲自来完成才行啊。”

    ——————————————————————————————————————

    “真是的,小库你总是这样!”昏暗而破旧的大厅中,靓丽的粉发女人气呼呼地跺着脚,雪白的高跟在地面上磕碰出一阵阵清脆美妙的声音。

    梅芙手中的鞭子指向了斜倚在破烂长椅上的Berserker库夫林,愤懑的说道:“为什么一定要给那个小丫头一个活路啊,明明都已经解决掉那个女人麾下的势力了,那么顺带杀死那丫头也未尝不可啊!”

    “哼,有什么关系。”库夫林慵懒地啧了啧舌,斜眼瞥了一下似乎很气愤的梅芙,脸上露出了极为狰狞的笑容,“放过了又有何妨,待那个丫头过来的时候再杀掉就好了。”

    他这样说着,双眼微微看向了远处站立的一个人影,开口说道:“你又觉得如何啊小子,不打算出言阻止我们吗。”

    “和我又没什么关系啦,库夫林阁下,既然你们喜欢就去搞嘛。”少年咧开嘴,露出了极为爽朗的笑容,“反正我和莫皖那家伙平时也互相给对方下绊,她死掉的话鄙人高兴还来不及呢。”

    库夫林冷哼了一声,看着天花板说道:“哼,还真是个无趣的家伙啊,司空蜃。”

    那个少年——司空蜃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挠了挠头说道:“哎呀,毕竟现在斯卡哈大姐他们已经团灭了,而作为25仔和你们站在同一阵营的我早就是那家伙的敌人了,不是吗?”

    “不,那种事情先不论,既然明知道那丫头是一个变数,为什么你还要放她一马啊,小库!”梅芙生气地对库夫林说道,用沉重的声音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我可是女王啊!在这里,杀生大权可是在我的手上啊!”

    这时,库夫林站了起来,侧过血色的眼睛凝视着梅芙,凶烈的杀气骤然从他的身体中爆发,把原本还想继续斥责的梅芙压的说不出话来!

    “闭嘴,蠢女人,再多嘴一句,我就杀了你。”

    库夫林的眼睛眯了起来,那视线就仿佛他所持有的魔枪,随时都可能贯穿梅芙的心脏。

    接着,库夫林也不再理会站立在原地的梅芙,一个人扛起了红色的骨枪,向着大厅的外面走去。

    看着库夫林的背影,梅芙渐渐地垂下了头,那裸露在外的美丽双脚微微颤抖起来。

    一旁独自一人喝着咖啡的老人——莫里亚蒂看着发生的一切,一脸苦笑着对梅芙说道:“嘛,别生气了,女王,毕竟这也算是狂王殿下的风格,可不是命令就能够扭转的啊——毕竟,英雄这种存在,正是如此啊。”

    “啊~~~想要杀死我的小库,好帅啊!”然而,就在莫里亚蒂想着如何安慰梅芙的时候,这个粉色长发的女王大人突然双手捧着脸,羞红的尖叫了起来,就仿佛少女粉丝碰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明星一般,流露出了极为狂热的爱恋之色。

    见梅芙这样的态度,莫里亚蒂轻轻地捋了一下自己的胡子,抬起头说道:“Emmmmm……看起来也不需要我的安慰了呢,怎么说,没有出场的机会稍微有点伤心啊。”

    梅芙的脸如同苹果一样通红,带着雪白手套的指尖微微划过了自己妖娆的腰腹,向着自己那玲珑的胸口抬起,痴痴地说道:“好想被小库杀死啊,如果可以真的好希望小库能对我毫不留情地挥动他手中的枪……啊!不行,感觉只是这样想着,身体就已经热起来了~不行,小库,我感觉要——”

    “咳嗯,请等一下!女王,再这样说下去就要触及到禁忌的剧情了,你想继续被丢进小黑屋待两个月吗!”莫里亚蒂突然狠狠地咳嗽了两声。

    梅芙微微停顿了一下,接着无奈地垂下了肩说道:“好吧,我知道啦,不过,教授先生为什么突然从自己的房间来到这里了?您应该还有自己的责任没有完成吧。”

    “啊,的确有事情。”莫里亚蒂轻咳了一声,看着梅芙说道,“关于『最终军队』的事情,您准备好了吗,女王。”

    “啊,关于那个啊,当然已经完成了。”听了莫里亚蒂的提问,梅芙突然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芊芊玉手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

    就在这一刻,机械运转的声音突然从大厅外面响起,引得莫里亚蒂向着外面看去。

    无数的人形慢慢向着大厅内走来,若他们是一直以来跟随梅芙的凯尔特士兵也就算了,但真正让人在意的,确是因为,这些士兵的身上都佩戴着不断运转、并喷射出蒸汽的钢铁机关!

    “看到了吗?教授先生,这便是只属于女王的无敌军队——同样也象征着我与查尔斯阁下的结合。”

    梅芙微微舔舐了一下嘴唇,眯起了美丽的眼睛,用动人的声音说道:“由我产生的精华与查尔斯阁下产生的精华水乳交融,从而诞生出来的——只属于我们二人之间的孩子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