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杯地牢。

    这是位于亚楠镇周边,由拜伦维斯学院发觉的古老墓地。

    或许很难以置信,实际上拜伦维斯学府在曾经其实是一个以考古以及历史为主要科目的学院。

    但是,在发现了亚楠镇周围的苏美鲁古墓之后,拜伦维斯的校长威廉大师在其中取得了某样东西,从此以后,威廉大师转变了整个学府的研究方向。

    而从那以后,威廉大师包括整个拜伦维斯都确定了研究的方向——脑内之眼。

    “有意思,那个老家伙在这里找到了什么?”幼小的少女站在洞窟之中,手持着染血的钢鞭笑着问道。

    在她的面前,站立着穿着华丽布衣的金发男人——吉尔伽美什,他平静的看着黑暗洞窟的深处,开口说道:“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东西是什么,这也只是本王通过现有的情报进行的推测而已,但是,正因为无从而知,才能够被所有人称之为【神秘】吧。”

    这样说着,吉尔伽美什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匕首,瞬息间向着洞窟最深处投掷过去。

    而就在这一刻,洞窟内传来野兽被惊动的怪吼声,无数的脚步声慢慢地响了起来。

    “看起来净空的不够彻底啊,女帝。”吉尔伽美什瞥了一眼武则天,似乎是在询问她为什么依然留在了这么多敌人一样。

    武则天顿时露出了雅致的微笑,眯着自己的丹凤眼说道:“嘻嘻,反正对于你来说也不过就是弹指一挥的事情嘛,英雄王,在面对未知的敌人之前,如果不稍微做一下准备动作的话,或许会闪到腰喔~”

    吉尔伽美什看了一眼少女,咧开嘴笑了起来:“哼,你这家伙还真是多嘴啊,不过也罢,正如你所说,这么长时间的和平,本王也有些忘记了赌上性命厮杀的滋味了,虽然之前和那个傻丫头玩了玩,但说到底也就只有如此了呐,那就就暂时在这里和这些杂种做一下热身准备吧。”

    吉尔伽美什笑着抬起手,刹那间,金色的光芒从他的背后展现,无数的法杖慢慢的从涟漪中荡漾出来,耀眼的雷光刹那间对准了那些从入口冲出来的怪物们轰炸而出。

    (但是,有很大的疑问啊,既然已经净空了地下墓穴,那么那巨大的异动又是从哪里出现的呢?)然而,就在发动攻击的同时,疑惑却也随之从吉尔伽美什心中升腾而起。

    在这一刻,他隐约感觉到这个地下墓穴似乎还隐藏着一些他不得而知的秘密。

    ——————————————————————————————————————

    “嘁……虽然是人造的旧神,但却意外地有些难缠啊……”莫皖的刀被小蜘蛛坚硬的头颅弹开,啧舌向后退去。

    虽然在游戏中并不算太困难的BOSS,但真正打起来之后莫皖才切身体会到这些小蜘蛛究竟有多难缠。

    而且,在莫皖接近了蜘蛛罗姆之后,还会发动一次范围不小的奥术攻击。

    莫皖猛地向旁边侧身闪过了一记从天而降的奥术陨石,同时向着蜘蛛罗姆飞快地冲了过去,在它那巨大的身体上留下一道血痕。

    虽然蜘蛛罗姆的头颅是一个极为坚硬的椭球,但它的身体却出人意料的脆弱,只要随便砍一刀,就能够在身体上留下这样一道深而巨大的伤口。

    【——————————!!!】

    蜘蛛罗姆猛然间怒吼了起来,在它周围徘徊的小蜘蛛也如同发疯一般地对莫皖发起冲锋。

    “真是麻烦的家伙啊……”莫皖立刻抽刀想外面跑去,就在她刚刚逃离的这一刻,蜘蛛罗姆向着她刚刚所在的方向上滚了半圈,以躺倒在地的姿势面对着天空,接着,它那肥大的身躯向着上方微微跳了一下,瞬息间从地面上飞出无数道由奥术构成的巨大飞弹,向着莫皖飞驰而来。

    “嘁……”莫皖非常不耐烦地啧舌,她已经反复这种攻击方式大概有几十次了,此时,蜘蛛罗姆已然是遍体鳞伤整个身体可以说除了头部没有任何能够称之为完好的地方了。

    “嘿,行动变得迟缓了啊,蜘蛛罗姆。”看着蜘蛛罗姆的行动,莫皖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说道。

    莫皖猛地将自己手中的双刀甩动了一下,在空气中切割出一道金色的光辉,身体越过沿路阻拦的小蜘蛛群,向着那笨重而巨大的身体飞快的冲去!

    “!?”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股让莫皖感到头皮发麻的恐惧感突然间从内心深处升腾而起,这让莫皖一刹那间停止了自己的行动。

    而与此同时,猩红的光束骤然间突破了上层的湖面,对准了下方的大片空地发起了地毯式的轰炸!

    “剜穿——戮杀之枪【Gea.Bolg】!”

    瞬息间,那荆棘一般的光芒扩散至极限,轻而易举地突破了蜘蛛罗姆的身体,甚至连那无比坚硬的头颅都在被红色光芒贯穿的瞬间崩裂。

    紧接着,一个披挂着黑红色重铠的怪物从天而降,手中的猩红光芒再一次翻动而起,如同为了将猎物彻底终结一般,把手中的血色长枪对着下方那哀嚎着的蜘蛛罗姆,轰然间笔直地向下投掷而去!

    【——————————!!!】

    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蜘蛛罗姆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落下,仅在呼吸间便已然在这个让人胆寒的轰炸下粉身碎骨。

    “你是……”灰头土脸的莫皖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黑色巨兽,难以置信地吞了吞口水,“Berserker……库夫林?”

    库夫林看着莫皖,露出了自己口中尖锐的牙齿笑到:“啊,这是第几次见面了,小丫头,你还真是无比的碍眼啊。”

    “你这家伙……来到这里干什么!”莫皖顿时作出了戒备的神色,然而她紧接着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不对……你为什么能够来到这里?我记得斯卡哈小姐说过,这里除了我之外,应该不能够有外人介入的啊!不……那也算了,你现在在这里的话,那么斯卡哈小姐他们……”

    “啊,已经被我解决掉了。”库夫林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接着看向了眼前的景象,露出了一抹笑容,“算你命大,小丫头,我这一次的目标并不是你,而是被我那个师傅藏匿起来的女人啊。”

    库夫林手中的长枪在刹那间翻动起来,就在这时,婴儿的啼哭声在这片水面波涛下响起,而就在这一刻,莫皖震撼地看向了眼前的景象。

    ——原本皎洁的月亮此时此刻已然变得血红,令人感到极为不详的血色光芒穿透了一层薄暮,泼洒在这片水下世界。

    虽然这个场景早在游戏中莫皖就已然看见过,但切身实地的看到这个场景,她才知道这个场面究竟有多么让人感到不安与窒息。

    而就在这时,她与库夫林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洁白的身影,即便在血月的映照下,那个女人的洁白长裙依然没有任何被渲染的迹象,永远都如同那雪一般洁白无瑕。

    然而,在女人的肚腹上却有一抹扎眼的红色血迹,让莫皖不由得在那里多看了两眼。

    “亚楠的女王,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却依然苟过去梦境之中。”库夫林提着长枪向着那个女人走去,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嘛,也罢——”

    “住手!你要用她干什么!”莫皖顿时探出手,想要前去抓住库夫林。

    然而就在这时,莫皖的大脑爆发出了剧烈的疼痛,让她的全身都失去了力气,跪倒在了地上。

    “可恶……这是~什么!?”莫皖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头,冷汗直流地说道。

    “哼,原来如此,血月展开就是这个意思啊——喂,小丫头,想要这个女人,就去寻找曼西斯学派那群老鼠的藏匿点吧,那帮家伙似乎挺痴迷于这个女人的。”

    库夫林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那个地方你还是挺熟悉的吧——”

    在莫皖失去意识而倒下的前一刻,库夫林冰冷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当初那座未见之村——亚哈古尔,就让一切在那个地方做一个了结吧!”库夫林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我等着你前来挑战。”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