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伽美什端坐在属于自己的王座上,手中的石质板书轻轻地合上,让相撞的石板在空气中碰出清脆的响声,接着,他的双眼平静的看向了面前——那群坐在台下东张西望、看起来极为迷惑的人们。

    “我想不需要再进行自我介绍了吧,亚楠镇的住民。”吉尔伽美什微微扬起下巴,眼神中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看着面前的人群说道,“在那破败的教堂,尔等应该已然与本王见过数面了。”

    所有人都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接着便把视线投向了周围的环境,面对着宏伟的有些离谱的宫殿,他们所有人似乎都感到有点拘束。

    “所以请问一下,和莫皖小姐一起的金发的小哥……这里究竟是哪里……”这时,住在亚楠镇中的阿丽安娜似乎鼓起了勇气,抬头看向了吉尔伽美什问道,“莫皖小姐现在又去了哪里?”

    吉尔伽美什平淡的瞥了一眼阿丽安娜,如果是熟悉他的人恐怕都会因为他这个时刻的表现有些吃惊吧,作为性格残酷而且一切以自己为中心的王,若是平常的时候,像阿丽安娜这样近乎于质问的话语,恐怕这个金皮卡绝对会当场杀死她吧,然而此时此刻的他却仿佛完全没有在意阿丽安娜的话一般,眼神一直想着旁边望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出神了一会之后,吉尔伽美什看向了下方的人们,开口说道:“本王的身份对尔等来说,即便知晓也毫无意义,杂种们,你们只需要知道,因为那个傻丫头给本王提出的混账要求,至少在这猎杀之夜结束,你们的安全都将由本王来保护就行了。”

    “莫皖小姐……吗?”阿丽安娜看着吉尔伽美什,疑惑的问道,“她究竟为什么要为我们做到这种地步呢?”

    吉尔伽美什斜倚在王座上,翻了翻白眼说道:“谁知道呢,反正那个身负女神意志的笨蛋,倒也的确在履行着自己身为【伪】神的义务啊。”

    “那么,金色的大王,那个小姑娘现在去哪里了?”这时,那个一如既往看起来很傲慢的亚楠镇住民仰着自己的下巴,嘴唇向下弯出一个弧度,表情看起来极度引人不适。

     吉尔伽美什的手指在自己手边的王座把手上轻轻扣了扣,指尖与石质的把手间发出了清脆的磕碰声,脸上的表情带上了几分凝重与轻笑:“你问那个小丫头啊……现在那个笨蛋,恐怕已经准备好——面对这场幻梦当中,那最后一部分真正的噩梦了吧。”

    【喂!金皮卡,你这家伙终于回来了吗?】就在这时,吉尔伽美什面前突然间展开了一道电子屏幕,一个留着紫色长发与虎牙的华美女孩笑着出现在其中,面对着吉尔伽美什说道。

    “大唐的女帝,这一次又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吉尔伽美什也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右手撑着自己的脸颊,看起来极为懒散地问道。

    大唐的女帝——武则天微笑了起来,身上雍容华贵的襦裙随着她的动作而微微飘动着,一把看起来极为坚固的金鞭被其握在手中,双眼中流露出一抹恶作剧一般的笑容:“当然啦,不然妾身可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你这性格恶劣的家伙嘛。”

    “好了,那么就快说吧,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吉尔伽美什把整个身体向后靠去,似乎要让自己的背后和王座毫无缝隙地贴合在一起一般,红色的眼眸和武则天在画面中对视着。

    武则天看着吉尔伽美什这幅样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而当她再一次和吉尔伽美什对视的时候,脸上那看起来毫无威慑力的笑容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唯有仿佛要压倒所有人的严肃气息。

    “圣杯地牢又出现异动了,而且这一次的异动让我感觉非常不好。”

    “能够让你感受到危险的异动吗?”听了武则天的话,吉尔伽美什的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身体稍微比之前坐正了一些,凝视着武则天的双眼问道,“我来问你,女帝,那层异动是什么东西?我想你应该得到了大概的情报了吧。”

    武则天似乎很满意吉尔伽美什的表情,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微笑着说道:“当然,不过也正因如此,我同样失去了我的一些手下官吏啊……”

    “你那点东西不过就是只要条件足够,就可以无限制造出来的消耗品而已吧,不过是一群缺乏自己主观思维的人偶而已,又何必摆出这么一副慈悲的表情?”吉尔伽美什似乎带着讽刺意味的笑了起来,眯着眼睛看向了画面中的武则天说道。

    武则天的表情收敛了起来,嘟起嘴有些无趣地叹息了一声:“你还真是无趣的男人呢,吉尔伽美什王,稍微变得可以听一些女孩子的撒娇话,男人会变得更受欢迎喔。”

    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开怀的笑容,仰头说道:“听一听女人的情话?哼哈哈哈哈哈哈,本王不会去倾听女人的情话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女帝,毕竟本王从头到尾都不喜欢这种只会对男人撒娇的女人啊,但是关于这种话题就暂且打住吧,现在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本王吧,武则天。”

    武则天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接着轻轻地说道:“我手下的官吏们在探索圣杯地牢的遗迹的时候,被一个奇怪的东西袭击了。”

    “奇怪的东西?”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头问道,“具体说来听一听。”

    武则天的手轻轻一转,一个看起来极为古朴的瓷瓶出现在了她小巧的玉手当中,而仅仅是如此,吉尔伽美什甚至就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中蕴藏着的不详的浑浊气息。

    而随着武则天将瓷瓶的罐口打开,显露出了内容物,也就在这一刻,吉尔伽美什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轻轻地喘息了一口气:“真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还能看见这东西啊……”

    “嗯?你知道这东西吗?”武则天疑惑的看着吉尔伽美什,玉手轻轻地把瓷瓶小心翼翼地扣了起来,生怕其中的内容物从瓶中落出。

    吉尔伽美什靠在王座上,回想着武则天瓷瓶中那令人作呕的黑泥一般的不明物体,呢喃着说道:“是啊,伴随火焰而生、伴随火焰而亡的东西,那个【深渊】之物,本王本以为再也不会遇见了,没想到居然会在这噩梦当中再度出现……”

    说到这里,他突然站了起来,视线跨越了亚楠镇,在正对着自己的方向上,那被包裹在浓雾之中若隐若现的巨大城池,脸上震撼的表情重新归于平静:“武则天,你就在那里,本王现在就过去与你会和。”

    没等武则天有所反应,吉尔伽美什便挥手关闭了背后的显示屏,而就在这时,他的脸上却也浮现出了一直以来都未曾出现过的笑容:“真没想到居然还能够看到这种东西啊……在这已经被月与梦包裹的小镇出现这种东西,究竟是前代文明的残余、还是那尚未熄灭的火焰最后的残喘呢?就让本王来见识一下吧!”

    ——————————————————————————————————————————————————————————————————————————————————————————————————————————————

    水花在一瞬间从自己身畔炸响,莫皖的身体跌落在了水面中,并急速滑落进水的最深处。

    不过,莫皖却并没有任何水在淹没自己的感觉,而是在这一刻感觉到自己掉在了一片柔软的平面上。

    她抬起了头,发现自己此时此刻正好站在一个看起啦极为朦胧的平面之上,说是水面却又有些不像,说是虚空却又太过潮湿,说是身处云端,但脚下的水面却能够隐约倒映出自己的影子,这种奇妙的感觉恐怕唯有设身处地的站在那里才可能道明吧。

    不过,此时此刻也没有时间给她想这些事情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莫皖抬起了头,就看见一个身体极为巨大的东西正在那里缓慢地移动着,而伴随着那东西身体的颤动,一群一群如同蜘蛛一般和人一般大小的怪物从平面中爬了出来,对着莫皖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莫皖没有说话,仅仅是把挂在自己背后的金色双刀抽了出来,不知为何,在这似乎是水面下方的空间中,这把双刀仿佛发出了兴奋的嘶鸣声,但等到莫皖仔细的去感受它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反应。

    “难不成……你和水之类的有什么奇妙的渊源不成?”莫皖看着这对双刀,有些疑惑的低声自语着。

    而就在这时,眼前那群蜘蛛在看到莫皖的一瞬间,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的暴走了起来,八只腿以飞快的速度移动着,向莫皖的方向飞快的爬了过来,同一刻,被一群小蜘蛛保护在中间的那巨大的怪物也发出了尖锐的鸣叫声,如同狰狞的石块一般雪白而扭曲的脸对准了莫皖,密布在面孔上的眼中充斥着戒备与愤怒,似乎在对莫皖发出最后的警告声。

    “抱歉啦,既然都已经来到了这里了,那么我也就不可能再离开了。”莫皖的手在刀刃上轻轻一划,在锐利的破空声中指向了眼前的怪物,“所以,在血月前的最后猎杀开始了,蜘蛛罗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