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观月台,斯卡哈一如既往的仰起头,看着天空中悬挂的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就在这时,芬恩和迪卢木多走上前,芬恩轻轻捋了一下自己如同太阳一般温暖人心的金色长发,微笑着看向了斯卡哈的背影。

    斯卡哈没有回头,一如既往地看着月色,但却开口问道:“你想说什么?芬恩团长。”

    “蜘蛛罗姆倒下,血月就会正式降临,而这样也就意味着,莫皖小姐必须要和诸多在血月中真正降临的旧神而战,而不断杀死旧神,这背后的幕后——月神也就会变得更加强大、且难以控制,即便如此您依然要让莫皖小姐亲手开启血月吗?这样做是没办法彻底拯救亚楠镇的。”

    “……………………”斯卡哈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碧波万顷的水面,场面陷入了沉静当中,接着她突然开口问道,“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芬恩抬起头,看着周围说道:“和莫皖小姐一同行动的从者,燕青现在正在外围巡逻,罗摩小哥和莉莉丝小姐则在看守着陷入疯狂的吕布阁下,而李书文先生则一个人在角落中恢复身上的伤势,虽然我已经用水为其简单的治疗过,不过魔力的损耗还是相当的严重。”

    “这样啊……所有人都还有余力就好……”斯卡哈垂下头说道,“爱林的骑士,你问我为什么执意要开启血月……对吗?”

    “没错,我对此难以理解,血月降临才是亚楠镇的真实面目,斯卡哈女王,这种情况下应该极力避免才对,尤其对于莫皖小姐来说,血月之后不论如何都将是九死一生,普通的怪物会变得更强、面对的敌人会更加强大,旧神将会真正降临于此,您难道想要让莫皖小姐独自去面对吗?”

    听着芬恩的话,斯卡哈转过身,美丽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凌空划出了一道妖柔的弧线,她如同宝石般的红瞳端详着眼前金发的美丽男人,开口说道:“因为这是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啊……”

    “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吗?”芬恩看着斯卡哈,眉头在额前拧成了结,“这是为什么。”

    斯卡哈的脸上在这个时候则带上了疑惑的表情,歪着头看着芬恩:“怎么,难道你看不见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双眼也拥有着能够看破真实的睿智吧。”

    听着斯卡哈的话,芬恩微微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回答道:“如果真的能够看到,我也就不需要来问你了,斯卡哈女王,在我的双眼前存在着一片的混沌,完全无法看透它的全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是因为盘踞在亚楠镇之中的旧神们的影响吧,吉尔伽美什王也一定是这种感觉,他拥有着比我更睿智的双眼,既然我所看到的是一片朦胧的混沌,那么对于他来说,恐怕便是真相被蒙上了一层薄纱的感觉吧。”

    “被旧神影响了未来视的视距吗?”斯卡哈看着芬恩,捏住了下颚轻声自语道,“原来如此,是有这种情况发生的啊……这的确是我的失误,我本来以为您拥有着相当的未来视,定会看破我所布置的计划……如此看来是我失策了。”

    芬恩凝视着斯卡哈说道:“所以,您的计划究竟是怎么回事?”

    斯卡哈看着芬恩,眼神似乎观察了一下四周,在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气息之后,她终于开口说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牵制我那个傻徒弟等人的行动。”

    “库丘林他们吗?”芬恩凝视着斯卡哈,眼神也变得慎重了起来。

    斯卡哈点了点头,仰望着天空说道:“没错,或许正如你所说,血月降临之后,亚楠镇将会陷入真正的疯狂之中,所有的怪物都将比之前变得更强而且更凶暴,但是这里的怪物虽然不会相互间进行攻击,却会对猎人与英灵进行无差别的攻击,所以我才会选择启动血月。”

    听着斯卡哈的话,芬恩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般的点了点头,看着斯卡哈回答道:“也就是说,斯卡哈女王,你的打算是要让亚楠镇的怪物拖延库丘林一行人的行动吗?”

    “没错……虽然不指望变得狂躁的怪物能够为抵挡他们拖延出多久的时间,但是能够拖延哪怕一分一秒,也能够为我们提高相当的胜算。”

    芬恩神色凝重的说道:“那莫皖小姐该怎么办,的确,怪物会因为对库丘林发动攻击而阻碍他们的行动,但对于莫皖小姐来说也同样是这个道理,若真的如此,如果她死在了半路上该怎么办?”

    “我同意主君的说法,斯卡哈女王。”一直没有说话的迪卢木多也对斯卡哈说道,“您的想法的确值得一试,但是同样的对于我们来说也有着相当的风险,莫皖小姐对于破除这无限轮回的梦境是极大的关键,若是连她都死去,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将被永远困死在这层噩梦当中,从梦中脱离,这不就是您召唤我们最根本的原因吗?”

    斯卡哈看着眼前的两人,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了一抹美丽的微笑:“你们难道不相信那个孩子持有的力量和潜力吗?”

     听着斯卡哈的话,芬恩和迪卢木多两人都不再说话,的确,他们虽然和莫皖他们接触时间尚短,但却也算是看着莫皖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各种各样的怪物以及困难,哪怕正面面对了库丘林的追杀,他们也同样从这样的困境中成功脱离出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论是罗摩、燕青、李书文,哪怕是吉尔伽美什这种孤高而且不可一世的王,也同样愿意对着莫皖伸出援手,这种能够把英雄团聚在一起的可怕的凝结力,除了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努力修复人理的孩子之外,尚且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

    所以斯卡哈说的的确没错,这已经是相当程度的天赋了,所有的英雄能够毫无怨言的帮助,所有的英灵都能够前来递出援手,拥有这种程度的力量的人,即便是本身没有太强大的力量,但是却依然属于【强大】的范畴,可以团结他人、可以让他人甘心的为你而战,不论何种理由,这都是毫无疑问的【强大】。

     更何况,莫皖本身也拥有着不属于凡人的力量。

    看着芬恩和迪卢木多的表情,斯卡哈终于露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对两人说道:“理解了吗?那个孩子,并非是我们需要为其担心的角色,或许她的确在这无尽的轮回中死去过,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愿意选择去相信,她是能够生存到最后,并且成功破除这无尽的梦魇的人。”

     芬恩看着斯卡哈的表情,也终于露出了尴尬而且腼腆的笑容,挠了挠自己的头说道:“这样啊,看起来是我的修行尚且不足啊……的确,正如您所说,莫皖小姐并非我们能够为其担心的人物,因为……哪怕乌鲁克王都为其施以援手,那么她也就绝非等闲之辈了……真是的,居然无法对心爱的女孩报以绝对的信任,作为英雄来说还真是失格的事情啊……”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如何?爱林的英雄。”斯卡哈看着芬恩说道,“面对亚楠镇的旧神,我想对于拥有着弑神传说的你来说,是相当合适的舞台吧,不打算去大闹一番吗?”

     听到了斯卡哈的问话,芬恩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摇了摇头说道:“我的话就算了,这个世界可是猎人的主场,也就是独属于莫皖小姐,以及她身边的猎人们的舞台,若是我上去搅局的话未免有些太不识趣了。”

    芬恩说到这里,表情也随之变得无比严肃,看着斯卡哈说道:“所以,我果然还是选择退居于二线,把真正的战场交由莫皖小姐来解决就好了。”

    斯卡哈也因为芬恩的话浅笑起来:“还真是符合你性格的言论啊,芬恩,若是我家那个傻徒弟也能稍微像你这样收敛一下自己的戾气,也就不需要我这么操心了。”

    “这实在是过誉了,女王,毕竟库丘林阁下也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英雄气概啊。”芬恩双眼中闪烁出了无奈的神色,对斯卡哈苦笑着摆了摆手。

    就在这时,斯卡哈抬起了头,视野看向了进入观月台的入口处,一个黑色长发的少女、身边跟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小女孩以及一个看起来痞气十足的少年,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已经准备好了吗?莫皖小姐。”斯卡哈等待着三人的到来,红色的眼眸凝视着他们,平静的说道,“而且……没有感受到吉尔伽美什王的气息,他已经回到自己应该去的地方了吗?”

    莫皖点了点头:“是的,闪闪他刚刚已经回到乌鲁克去了,而且……顺便负责接应了一下欧顿小教堂中的避难者们。”

    “这样啊,那么就准备开始吧,莫皖小姐。”斯卡哈轻轻地把自己的身体从正对着月亮的地方移开,看着莫皖说道,“从者没有办法与您一同前往蜘蛛罗姆那里,所以接下来的一切都需要您自己来解决了。”

    莫皖笑着点了点头,走上前面对着斯卡哈说道:“我明白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斯卡哈看着没有行动的铃以及司空蜃,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两个孩子不和您一起前往吗?”

    “是的,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蜘蛛罗姆就由我自己一个人来打倒吧。”莫皖凝视着斯卡哈的眼睛,平静的微笑了起来,“我觉得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应付的话还是可以打败蜘蛛罗姆的,我想您应该没有意见吧。”

    斯卡哈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意见,如果说这个是你自己的决意的话,那么如果阻止便是我不解风情了,不论如何,请您一定要小心,莫皖小姐,虽然蜘蛛罗姆很弱,但是对于【人】来说依然属于不可小觑的敌人,所以,请一定要活着回来。”

    莫皖看了看周围的人,露出了一抹温雅的笑容,平静的说道:“啊,我明白了,一定会活着回来的,毕竟还有这么多人在等着我,不是吗?”

    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观月台的边缘,蜘蛛罗姆就隐藏在这片巨大的湖泊之中,莫皖面对着月亮,轻轻地深吸了一口气,她把眼前这枚圆月印刻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慢慢的向着观月台尽头的虚空中迈出了自己的步子。

    下一刹那间,莫皖的身体便因为万有引力的作用,在整个身体向前倾斜的一瞬间跌入了观月台下方的湖面中,激荡出了无比荡漾的水花!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