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我帮助你什么?”莫皖看着斯卡哈郑重的表情,有些疑惑地问。

    她的确感到很奇怪,从刚刚短暂的交锋中,莫皖就已经看出来斯卡哈拥有的强大实力,所以她有点难以想象,这样强大的人为何会要向自己求助。

    斯卡哈看着莫皖说道:“我需要你……帮助这个小镇脱离亚楠镇的轮回噩梦。”

    “从梦境中……脱离?”莫皖看着斯卡哈问道,“难道你知道怎么做吗?斯卡哈女王。”

    斯卡哈微笑了起来,轻轻撩拨了一下自己美丽的紫色长发,看着莫皖说道:“是的,Master,而且这的确是只有您才能做到的事情,我想吉尔伽美什王已经告诉过你,亚楠镇的梦境是谁构筑的了吧。”

    “嗯,是的。”莫皖看了一眼似乎在一旁发呆的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是贤明的蜘蛛罗姆……嗯?好像不太对劲。”

    莫皖这样说着,看向了观月台边缘那似乎一望无际的水面波光,顿时皱起了眉头:“是啊……有些问题在里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主线流程里的确有着【蜘蛛罗姆】这个BOSS,但是他的前缀似乎并不是【贤明】,而是【愚笨的蜘蛛罗姆】才对啊。”

    “是的,您没有记错,但事实上的确如此。”斯卡哈闭着眼睛说道,“事实上,亚楠镇的蜘蛛罗姆一共有两个,分别是贤明的蜘蛛与愚笨的蜘蛛,而这两者的区别就在于——贤明的罗姆是在苏美鲁文明时期就已经存在的货真价实的旧神,而愚笨的蜘蛛罗姆……则是拜伦维斯的威廉大师和他的学徒研究出来的,通过女性的身体为祭品人工制造出来的伪神。”

    斯卡哈这样说着,看向了观月台的右手边,莫皖也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就看见在那里正有一个臃肿虚胖的老人,颓废地坐在一把摇椅上,看起来极为虚弱而且无力,干瘪的嘴一张一合,似乎想要从喉咙中发出呜咽声,但却因为什么原因而根本没办法做出这样的行为。

    莫晚自然知道这个老人的名字——威廉大师,那个由于研究了旧神禁忌而受到了诅咒的拜伦维斯校长。

    这样想着,莫皖走向了这个老人,而在她接近了老人的同时,他似乎也有所发觉,托起了颤颤巍巍的右手,艰难地扬起了右手中握着的手杖,把手杖的顶端指向了远方,而那个方向,正是悬挂在水天处月亮的方向。

    “看见了吗?他在指引你去杀死那个东西。”斯卡哈走到了莫皖的身边,看着少女说道。

    莫皖无声的点了点头,慢慢站了起来,看向观月台下方的水面:“愚笨的蜘蛛罗姆,就被封印在这片湖面下,而只要杀死它,血月就会真正降临,对吧。”

    “正是如此,因此,我需要您帮助我杀死蜘蛛罗姆。”斯卡哈看着莫皖说道。

    这一刻,莫皖顿时有些发愣,歪着头看向了斯卡哈问道:“嗯?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蜘蛛罗姆应该是比较简单的BOSS才对吧,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很轻松的解决才对啊?”

    “的确如您所说,如果我能够去和蜘蛛罗姆战斗的话,会很轻松的杀死它……但是,前提是我能够和它战斗的话。”斯卡哈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微微闭上了自己如同宝石一般美丽的双眸。

    法利亚皱起了眉头,看着斯卡哈问道:“怎么,斯卡哈小姐,难不成……您没办法杀死蜘蛛罗姆吗?”

    “并非没办法杀死,而是我无法进入蜘蛛罗姆所在的地方。”斯卡哈转过身看向了观月台面向月亮的地方,轻轻地抬起了手,搭在了观月台边缘的虚空之中,开口说道:“因为这里似乎被施下了什么咒术,只有您这样的猎人才可以进入,而其他人,哪怕是从者和我这样的人,都没办法通过这个结界。”

    “被布施了结界?为了保护蜘蛛罗姆这个排场未免太大了一些吧。”莫皖皱着眉头和斯卡哈并肩而立,抬起手探向虚空,果然在她触碰到斯卡哈的手搭在的平面上时,空气就如同水面一般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而莫皖的手则在这涟漪的中心伸出了这无形的帘幕之中。

    “果然……的确只有我可以进去。”莫皖皱起了眉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背后的众人,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笑道,“也就是说,恐怕只有我自己单枪匹马地去干这件事情了啊……”

    不过紧跟着,莫皖突然看着吉尔伽美什,开口问道:“对了,吉尔伽美什,我可以拜托您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吉尔伽美什看着莫皖问道。

    莫皖笑了起来,平静的说:“帮助我保护好欧顿小教堂的人们。”

    ——————————————————————————————————————————————————————————————————————————————————————————————————————————————

    欧顿小教堂。

    莫皖、铃还有司空蜃从盏灯的光芒中站了起来,看着周围似乎还没有变化的环境。

    “喔,这里就是大姐你的教堂啊。”司空蜃打量着眼前的教堂,非常感兴趣的自语道,“不错不错,感觉比老子那边热闹多了!”

    “嗯?你没有去找亚楠镇中的居民吗?”莫皖看着司空蜃问道。

    司空蜃顿时大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那种麻烦的事情【老子们】怎么可能回去干啊,麻烦而且无聊,没错,不管哪一个人格,都绝对·不会去理会这些家伙的!”

    极为理直气壮的说道。

    莫皖也算是了解这个家伙个性的人,对于他这番话也没有太过在意。

    在一行人之中,只有他们三个人通过盏灯临时返回了欧顿小教堂,根本原因其实是因为只有身为这个世界的【猎人】的他们,才可以依靠着灯盏来进行在梦境中的移动,而吉尔伽美什等人则只是从者而并非猎人,因此就只能坐在拜伦维斯学院的大门前,在莫皖把一些事情办完之前等待着她到这里。

    “说起来,你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啊。”司空蜃看着莫皖问道,“不是要去打那个什么蜘蛛吗?那么你现在回到这个教堂有什么用?”

    这时,平静的微笑声传了过来,亚楠镇的小女孩走到了莫皖面前,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了一束长辫子,仰头看向了莫皖和铃:“姐姐,欢迎回来……唔,这个大哥哥是……”

    莫皖瞥了一眼旁边的司空蜃,蹲下来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笑道:“嘛,这家伙就不用管他了,千万不要和这个坏东西牵扯上关系,否则会被‘啊呜’的一口吃下去的,就像小红帽一样。”

    “是……是这样吗?和这个大哥哥在一起会被吃掉吗?”小女孩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惊恐,看着司空蜃说道。

    “我说大姐头,这样说老子可不好吧……”司空蜃无奈的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极为尖锐的牙齿,看起来就好像真的是一头吃人的野兽。

    而司空蜃这副模样更是刺激了小女孩,让她不由得缩在了铃的身边:“唔啊!这个大哥哥的牙齿看起来好可怕……”

    莫皖无奈的笑了起来,不过紧跟着,她的表情变得极为郑重,看向了铃说:“铃,我现在就要回去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在我击败蜘蛛罗姆的时候,帮助我完成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莫皖小姐。”铃歪了歪头,看着莫皖问道。

    “您能否去一趟尤瑟夫卡的诊所,我想燕青和李书文老爷子会带你过去的,到那里拿到和这个一模一样的脐带,然后再拿到前往该隐赫斯特城堡的邀请函。”莫皖看着铃说道。

    “为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一起去不是更保险吗?”铃歪着头看向了莫皖问道,“如果我们走了,那么您又要去哪里呢?”

    莫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铃说道:“因为在杀死了蜘蛛罗姆之后我就不可能再通过那里回到观月台了啊……总而言之,在血月降临之后,我就会被送往另一个地方,而我希望你们在我不在的这段期间内尽快攻略该隐赫斯特城堡,除了让剧情继续推进之外……如果因为等我而耽搁的话,罗摩小哥也会很着急吧。”

    铃看着莫皖已经下定决心,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莫皖小姐,但是如果您成功脱离的话,请一定要重新在斯卡哈小姐那里集合,可以吗?”

    莫皖看向了铃,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当然,铃,等到你和我一起攻略了那里之后,就回到观月台集合吧。”

    这样说着,莫皖抬起了自己的手,看向了手腕上戴着的一个不知名的装置说道:“我准备好了,吉尔伽美什王,你现在回到那边了吗?”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吉尔伽美什的虚影突然投影在了半空中,看向了莫皖说道:【啊,已经可以就绪了,那么就把那些人带到接下来会出现的圈口内,传送魔术的阵式已经准备好了。】

    接着,以欧顿小教堂的盏灯为中心,一圈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白圈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