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莫皖小姐已经到了。”芬恩微笑着走上前,对着站在月色下的紫色身影说道。

    听到芬恩的话,紫色的身影并未有所行动,仅仅是平静的站在那里,任凭微风吹动着她那紫色的长发,在明亮的月夜中悠然飘荡。

    “月色真美啊……”过了大概有半分钟,这个女性才从自己口中吐出这样的一句话,这让莫皖也不由得抬头看向了悬挂在天际的月亮,也有些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这个紫色长发的女性突然继续说道,“这样的月色,究竟还能再让我欣赏多长时间呢?猎人。”

    “————————————!!!!!”

    血色的光芒骤然间划破了静谧的夜晚,一把血色的骨枪撕裂了空气,携带着仿佛要切裂钢铁的戾风,对着莫皖的咽喉而来!

    然而,血色的枪尖在即将贯通莫皖的咽喉时停了下来,因为在枪移动的同时,无数把闪烁着光芒的武器悉数出现在空气之中!

    泛着金色光芒的古老画戟便顺着红枪袭来的方向探去,与长枪凌空交错,同样抵在了对方的咽喉处;

    闪烁着红色纹路的长刀出现,护住了莫皖的身前;

    六合大枪从上而下锁住了长枪的行动;

    锐利的银色鞋跟则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被钢铁拳甲包裹住的拳头死死地擒住枪身,让长枪无法再前进分毫。

    莫皖倒吸了一口冷气,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震撼的看着出现在自己咽喉前的长枪,又看了看紧握着长枪对自己突然间发动了袭击的紫色女性,沉重地蠕动了一下自己的喉咙,咽下一口冰冷的唾沫,但是下一秒,她的身体就已经被芬恩扶住,没有就这样倒下去。

    和莫皖签订了契约的所有从者全部出现在了莫皖的面前,抵挡住了女人的行动,如果没有他们的话,莫皖感觉自己绝对会直接被这个女人当场杀死吧。

    吉尔伽美什的右手提着看起来极为巨大的画戟,闪烁着金色光芒的戟尖抵住了女性的喉咙,正是因为有它的存在,才强行阻止了女性继续前进、并贯穿莫皖咽喉的行为。

    “怎么,刚见面就用这种程度的欢迎仪式,未免有些隆重了吧。”吉尔伽美什脸上挂着平静的笑容,血色的双眼顺着长枪一直延伸到女性那美丽而凸显着知性的面庞上,开口说道,“影之国女王——斯卡哈哟!”

    然而,虽然吉尔伽美什一直在微笑着,但是他的话语中却已经渐渐被冰冷的语气覆盖,仿佛随着他的声音传出,周围的空气也要结上一层厚厚的冰霜一般让人肝胆生寒。

    “就算不是针对那个小丫头,哪怕是因为你,这种程度的攻势对您来说也不过如此罢了吧,吉尔伽美什王。”斯卡哈凝视着吉尔伽美什,不过她手中的枪没有任何想要放下的动作。

    “那么就给本王一个理由吧,斯卡哈,为什么你要对这丫头突然发动攻击,虽然她也不过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杂种,但是却也是本王看中的人,随意杀死王选定的人,我能看作你是在对本王做出挑衅吗?”吉尔伽美什凝视着斯卡哈,似乎完全没有畏惧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重杀气以及凌厉的气势,甚至他还在以同等级的气息在不断地和斯卡哈暗中较量着。

    “莫皖小姐,您没事吧。”芬恩皱着眉头走到莫皖身边,扶住了差一点要倒在地上的莫皖。

    说实话,莫皖的确害怕了,在刚刚那一瞬间,她的确感受到了【死】的气息,这恐怕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面对的如此毫无反击之力的情况吧,权能无法使用、自身的力量远远比不过对手,仅仅是那平淡的一枪就足以要了自己的命。

    “女王,这和说好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芬恩看着斯卡哈,开口说道。

    吉尔伽美什和斯卡哈对视了很长一会,后者才微微叹了一口气,撤回自己手中的长枪,凌空卷甩出了一道鲜红的轮盘后,倒刺在自己身旁的地板上,而几乎在同时,吉尔伽美什手中的画戟也化为了金色的光粉飘散在空气之中,其他人也都跟着两人收起了自己的武器,然而,现场的气氛依然剑拔弩张,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再一次开打一样。

    “那么,你愿意给我们一个解释吗?毕竟你似乎把我这边的丫头吓得够呛啊,斯卡哈。”吉尔伽美什凝视着这个女人,平静地说道。

    但是,面对吉尔伽美什的质问,斯卡哈却并没有任何言语,反而看向了莫皖,双眼中没有留露出任何感情,平静的说:“莫皖,对吗?”

    “呃……是的……”莫皖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女性回答道,不过在这样说的同时,她也渐渐平复了一下自己因为恐惧而有些颤抖的心,直视着斯卡哈说道。

    “即便正面接近了死亡也依然有这种锐气吗?您果然有着相应的胆魄啊。”看着莫皖的举动,斯卡哈却突然微笑了起来,原本凌厉的杀气骤然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反而是相当柔和的气息。

    感受着斯卡哈发生的变化,莫皖顿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性,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实在想不出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展开:“咦?那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抱歉用刚才的那种手段试探您,莫皖小姐。”斯卡哈双眸中已经没有了刚刚似乎要把莫皖整个人都贯穿的锐利视线,取而代之的却是如同大姐姐一般美丽而温柔的目光,“不过刚刚那一击,就当做是我对您的教训吧,毕竟随便称呼别人为【大龄女性】之类的,可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哦,若是你是我的徒弟,恐怕我就不会再等您来,而是当场就跑去狠狠的教训你了。”

    “……………”听着斯卡哈的话,莫皖顿时尴尬的笑了起来,她也算是知道斯卡哈实在为什么生气了,顿时挠着头打了一声哈哈。

    紧跟着,斯卡哈脸上恼火的表情渐渐消退,微笑重新出现在了她的脸上:“不过,刚刚那也算是对您的一种考验吧,一句话不说便发动了攻击,的确是我的错,我在这里向您道歉,年轻的Master。”

    “那个……抱歉……”莫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先称呼斯卡哈为大龄女性的的确是自己,所以哪怕对方冲自己发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所以她也只能吞吞吐吐地说出这样一句道歉的话语来。

    而随着斯卡哈和莫皖的互动,周围的气氛也渐渐缓和了不少,所有人也都渐渐放下了自己不断从体内升腾的杀气,微微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看着因为失言而遭受恶果的莫皖。

    斯卡哈微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那么,互相交流的时间也过了,就在此正式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这样说着,她对莫皖轻轻行礼,开口说道:“我乃影之国的女王,斯卡哈,在这里被亚楠镇本身呼唤而来,为了帮助这个受到诅咒的小镇度过猎杀之夜而降临,因此,我需要您的帮助,亚楠镇中唯一的Master——莫皖小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