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跟着芬恩走在了拜伦维斯学院的最深处,在地板上躺着许多长着硕大的脑袋、在上面长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复眼的苍蝇一样的怪物,虽然莫皖并没有密集恐惧症之类的,但是对于这种长得像苍蝇一样的怪物,她还是觉得可能会有些脏。

    “这些怪物,也全部都是人变成的吗?”莉莉丝似乎踏着优雅的舞步,不过对于追求着美与可爱事物的她来说,眼前这些瘫软在地上、已经失去了生命的人形“苍蝇”,恐怕正好撞上了她最厌恶的东西吧。

    “啊,没错,这些都是昔日拜伦维斯学院的学者,也是威廉大师的学徒。”芬恩看着这些尸体说道,“只不过,威廉大师在发现了旧神之血后就开始变得极为不正常,这股疯癫甚至感染了他手下的学徒,于是,拜伦维斯学院的校长——威廉大师便开始和他的学徒们夜以继日的研究旧神以及他们的血液。”

     “研究旧神有什么用?按理来说,这对于人类来讲可以说是禁忌的事情了吧。”莉莉丝皱起了眉头,看着芬恩问道,不仅仅是她,包括罗摩、燕青等人听到这个信息之后,也都不由自主地思索了起来。

    正如莉莉丝所说,人类去研究旧神之类的事情,可以说是禁忌中的禁忌,或许他们所信仰的神并不会有这种丑陋的外貌,但是即便如此,这种对神的肆意研究也属于对神的不敬,燕青和李书文或许并没有太多的这种感觉,但是罗摩和吉尔伽美什这两个在神与人交界的时代生活过的英雄,的确知道这种对神的亵渎会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芬恩不置可否地笑道:“是的,他们不仅仅研究旧神,而且到了最后,威廉大师已经疯狂到企图通过人工手段来制造出旧神。”

    “愚蠢,妄图以人类之躯驾驭神祗?这种异想天开的蠢货迟早会带来招致自身的毁灭。”吉尔伽美什冷笑了一声,看着芬恩说道,“是哪个企图用这种手段来创造人工神祗的?爱尔兰的大英雄,若他还在这世上,本王倒真的很想见一见这个愚昧又勇敢的白痴啊。”

    “是的,乌鲁克的英雄王啊,那个人的确还活在世上,然而,却早就已经不再为人了……”芬恩摇了摇头,看着众人说道,“关于这一点,我想莫皖小姐应该知道一些什么事情吧。”

    听芬恩这么说,所有人都把自己的视线集中到了莫皖身上,这让莫皖一时间感觉有些尴尬,但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只不过稍微咳嗽了两声就重新找回了状态:“是的,我的确知道那个威廉大师现在是什么样子了,他在研究了旧神之后,的确成功创造了一尊神祗,但是他同样也因为接触到了禁忌而遭遇了神的诅咒,成为了……一个植物人。”

    “植物人?也就是瘫痪了吗?”莉莉丝问道。

    “不不不,这不是医学上的植物人,而是字面意义上的。”莫皖摇了摇头,对所有人说出了有些费解的话。

    但是,莉莉丝等人毕竟是从者,很快就理解了莫皖话中的含义。

    铃看着莫皖说道:“莫皖姐姐,那个威廉大师该不会是……”

    莫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正是如此,威廉大师成为了植物人,遭到了旧神们的诅咒之后,他的身体开始渐渐长出树木,从脊椎开始一直到脑干都已经化为了树枝,虽然依然是人形,但是却已经在观月台上扎下了根,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莉莉丝看着莫皖,不由得摇了摇头:“还真是可悲的家伙啊,研究这种邪神的禁忌,到头来自身也变成了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吗?”

    在拜伦维斯古朴的楼房中,环境实在是过于宁静,而在这个时候大家有出奇一致的陷入了沉默,因此整个走廊中,除了众人的脚步声之外,再无半分声音。

    “说起来,斯卡哈女王是已经把这个地方净空了吗?感觉一路上除了怪物的尸体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啊。”莫皖看着芬恩问道。

    “嗯?啊,并不是这样,这些怪物都是没有办法净空的,因为只要您重新坐回盏灯之后,他们就会再一次复苏,我们来到这里之所以没有怪物,是因为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把这些怪物提前杀死了。”芬恩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右手,用食指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似乎觉得让莫皖误解了什么而感到难为情,“毕竟如果真的净空了这里,我们也就不会把这些怪物的尸体还这样堆积在楼房之中了。”

    莫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额头上留下汗珠笑着说道:“这样啊,看起来是我误解了啊,不好意思啦,芬恩小哥。”

    “不,没什么,能被这样美丽而且活泼的女孩误解,我觉得也是我芬恩·麦克库尔的荣幸吧,啊哈哈哈哈哈哈。”芬恩爽朗的笑了起来,不过却突然又紧跟着一句说道,“哎呀,若不是因为我们已经成为了朋友,我的确想要与您为敌呢。”

    “嗯?这是为什么?”莫皖头上顿时冒出了问号,对于芬恩这冷不防的一句‘挑衅’弄得不知所措,而且他人都在同一时间盯住了芬恩,似乎升腾起了戒备之心。

    芬恩看着莫皖的举动以及其他人的眼神,顿时发现了自己话语中的失言,尴尬的挠着头说道:“啊,不,诸位似乎误会了什么,我这并非是恶意的想要与莫皖小姐为敌,而是另有原因的。”

    “为敌还有善恶之分吗?”莫皖对于芬恩的表情弄得笑了出来,看着这个金色长发的男人说道。

    芬恩看见莫皖问自己,顿时露出了笑容:“当然,正是如此,因为如果能够与您成为敌人,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对莫皖小姐发起战斗的宣告,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与莫皖小姐定下一个胜负赌局。”

    “赌局?”燕青看着芬恩,顿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话实在是太过让人摸不着头脑,歪着头问道,“赌局是什么?”

    “当然就是那个啦,如果莫皖小姐在和我一对一的战斗中失败,就要成为我的新娘之类的,不都可以是很棒的赌注吗?”芬恩脸红了起来,对莫皖笑着说道。

    这一刻,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因为羞涩而微笑着的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尤其对于当事人莫皖来说,更是不知道该和芬恩说什么才能够更有礼貌。

    “毕竟,对于我对于您可是有很大的好感的,莫皖小姐,虽然不知道这份好感源于何处,但是我从见到您的第一眼就的确对您十分倾心。”芬恩微笑着说道,“因此我才认为您适合当我的新娘,虽然您尚且不及我最深爱的妻子萨博,但我对您的喜爱之情却也绝无半分虚假。”

    莫皖尴尬的挠着头笑道:“啊,那个,感谢您这么倾心于我啦,但是不好意思,您的确不是我喜欢并且可以托付终身的类型……”

    “果然被拒绝了吗?”芬恩双臂抱在胸前,闭着眼睛点头说道,“不过没关系的,莫皖小姐,您依然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我并不会去强迫您爱上我,但我的确诚挚的希望您能够成为我的妻子。”

    “那个……我过后再考虑吧,斯卡哈女王应该就在这个地方了吧。”莫皖打了一个哈哈之后就急忙转移了话题,开始问向芬恩其他的事情。

    芬恩点了点头说道:“嗯,是的,女王她就在最深处的观月台等着你们的到来,看起来,她似乎的确很希望与您谈话。”

    “观月台……吗?”莫皖不由得看向了吉尔伽美什,她想起来这个男人在刚刚似乎说了让那些机关铠甲的制造者与他在观月台见面一战,这让莫皖不得不有些在意——这个男人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些什么?

    从拜伦维斯的学院大门再到最深处的观月台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不出十分钟的功夫,所有人就已经来到了一个正对着广阔水面以及一轮明亮的近圆月的平台上——从平台上向着远方眺望,迷蒙的夜色与波光粼粼的水面在天空的海平面上交汇在一起,如同玉盘一般的月亮悬挂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形成了一幅美丽的月夜美景图。

    这个地方,的确可谓是整个亚楠镇之中能够最清晰地看到月亮的地方,观月台也的确算是名副其实。

    而就在这观月台的尽头,一个美丽而窈窕的紫色背影面对着月亮,如同优雅的女王一般亭亭立于莫皖的视线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