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神五兵释放出的光芒穿透了云霄,在原地掀起了仿佛要吹飞一切的飓风。

    诚如所见,军神五兵就如同字面意义上一样,是超军师陈宫,在看到吕布于沙场驰骋之后有感,便以军神蚩尤作为模板,开发出了这拥有六种变化形态的中华兵器中数一数二的杰作——军神五兵【God.Force】。

    因此,吕布在持有军神五兵之后,也就如同同时拥有了六名不同职阶的Servant的宝具,可谓是真正的万能型宝具。

    而且,也正因为它是拥有多样性变化的多重兵器,因此才会拥有【对人宝具】、【对军宝具】与【对城宝具】三种不同级别的火力。

    而在刚刚他使用的那种对城级别宝具的正面攻击下,除非是拥有有超一流防御宝具的英灵、或者拥有着复数生命宝具的英灵,否则的话,不论是任何从者都不可能侥幸存活下来吧。

    吕布的视线死死地盯着激荡在天空中久久未散的尘埃,虽然他对于自己最喜爱而且最信任的陈宫军师制造出来的宝具拥有绝对的信心,也相信只要自己使用它,那么就绝对可以毁灭一切挡在自己面前的敌人。

    但是……不知为何,应该说是出于身为一个武者而拥有的本能吧,吕布总觉得这一切都不应该这么简单的结束。

    接着,他的本能终于应验了,就在这时,尘埃中陡然间掀起一波烈风,一面闪耀着沉重坚硬的金属质感、如同花瓣一般向着周围展开的盾牌出现在了吕布的视野中。

    “没事吧,魔拳师。”吉尔伽美什张开手站在李书文的面前,转过头看着这年迈的老人。

    李书文露出了一抹笑容,看着吉尔伽美什说道:“啊,我没事,感谢您出手相救了,乌鲁克的贤王。”

    “啊哈哈哈~所以这真是不好意思呐,吕将军,虽然您现在还是一个人,但是接下来啊,你要面对的可就不止是老爷子了啊。”轻佻的声音传了过来,在吉尔伽美什收起了盾牌之后,燕青也不知何时站在了李书文的身边,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啊!现在就不再是武者之间的决斗了,吕布将军。”罗摩看着吕布,露出了笑容,握住了手中的红色刀刃说道,“接下来,将是为了继续前进而必须取得胜利的勇者们的战斗!所以抱歉了啊,吕布将军。”

    “是呢,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没办法坐视不理了啊。”莉莉丝、莫皖和铃也来到了李书文两侧,看着吕布说道。

    燕青转过头,看着李书文笑了起来:“老爷子,我想现在我们插手进来,您应该不会在意吧。”

    李书文听到这番话,顿时笑了起来,看着燕青说道:“呵哈哈,当然,毕竟……刚才我也已经是黔驴技穷了呐,哼哼……面对这种级别的怪物,恐怕也就只有我们一起上了才可以胜过他了吧!”

    吕布凝视着眼前的众人,刹那间,庞大的魔力从他的身上涌动而出,隐约之间,一道战马的嘶鸣声不知道从何处响了起来。

    不过,所有人都没办法去注意战马的声音了,因为这个时候,还没被吕布收起来的长弓再一次被他紧紧地握在手中。

    “■■■■■■■———!!!”

    吕布的口中发出了海啸一般的轰鸣咆哮,魔力倾注进自己的长弓之中,顿时,五枚箭矢的虚影再一次出现在了被拉开如同满月一般的弓弦上!

    不仅仅如此,在这一刻,与刚刚不同的是,在这五枚箭矢上,居然突然间被刻印上了五个似乎是用毛笔书写而成的繁体汉字,自上而下分别为。

    『斬』、

    『刺』、

    『繫』、

    『薙』、

    『掃』!

    这五个字分别代表了吕布所使用的军神五兵的五种变换形态,从上而下所对应的分别是五种不同的能力:

    『斩切』、『突刺』、『打击』、『刈割』以及『横扫』。

    而就在这一刹那间,吕布的后背上突然升腾出了代表军神五兵最后一种变化形态的字——『砲』!

    刹那间,浓厚的魔力从吕布的身体中瞬息间爆发而出,化为了冲天的绯红色光柱拔地而起。

    这毫无疑问是吕布打算使用自己所有的魔力,来对众人进行了最大的火力输出!

    吉尔伽美什的神色凝重了起来,双脚微微移动了一小步,在他面前的空间中隐约泛出了一圈圈涟漪,似乎已经开始产生扭曲了。

    不过,莫皖却在这一刻皱起了眉头,因为她总觉得自己隐约间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

    不过,已经不需要让她去思考有什么被她忽略了,因为就在吕布进行蓄力的同时,一声仿佛要撕裂长虹的马啸声陡然爆发!

    莫皖的脸色瞬间改变了,看着吕布失声问道:“对了!既然是Rider的话……为什么,他的马不在这里!?”

    “轰————————!!!!”

    剧烈的轰鸣声从所有人背后升腾而起,一匹通体呈现出血色的战马以流星一般的速度对着众人冲了过来!

    这个速度如果被熟悉阿喀琉斯的人一定会惊讶吧,因为匹马的速度,仅仅这短短地一个瞬息,仿佛就已经达到了他的战车的速度……不,感觉还要比那个更快!

    吉尔伽美什震惊的转过头,看着眼前的战马,咬着牙低声呢喃起来:“Rider……吕布,对啊,本王居然忽略了这种事情!那家伙已经不是Berserker【狂战士】,而是Rider了啊!那么那匹举世的名马不就应该潜伏在这附近吗!咕……可恶,本王居然会犯下这种疏漏!”

    是的,吕布可以胜任七大职阶中除了Saber与Caster职阶之外其他所有的五种职阶。

    也正因如此,今回的吕布才会以Rider的姿态降临,然而所有人却几乎都因为他的狂化状态以及名为军神五兵的宝具,而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作为Rider所持有的基本上的东西——坐骑!

    不管是什么坐骑,只要有能够发挥出Rider特性的坐骑,那么就应该属于宝具的范畴,比如裹挟雷霆的牛车、与光芒赛跑的战车、甚至还存在着自身就是自己坐骑的从者。

    也正因这样,Rider吕布奉先也应该有着自己的坐骑,也就是那匹名震天下的名马——赤兔马才对!

    赤兔马爆发出了刺耳的嘶鸣,它的速度几乎超越了疾风,甚至直逼光的速度,随着它那令人骇然的步伐,它所踏过得地面以及周围的地形皆在其过后化为碎片与粉末飘荡在空气中,强大的冲击力在禁忌森林中撕开了一条极为巨大的裂口!

    “Master!小心!”莉莉丝在一瞬间行动了起来,娇小的身躯居然用力抱住了莫皖和铃,想要向着旁边冲去。

    然而来不及了,那匹血色的战马就仿佛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

    强大的冲击,势不可挡;

    光芒的速度,无法停歇;

    宛若拥有了自己意识的彗星一般,裹着剧烈的破坏力,向着企图对自己主人不利的众人凶猛地扑杀过来!

    这便是吕布的战马,同时也是让吕布被称为「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赤兔马!

    赤兔马步步紧逼而来,但是其他人却已然避无可避了,因为就在赤兔马来临的同时,吕布发出了胜利般的怒吼,手指从弓弦之上慢慢开始放松,刹那间,五枚箭矢如同导弹一般瞄准了众人,似乎随时都可以突然爆射而出!

    而在这种近距离的正面攻击之下,是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人逃脱这枚对城宝具的攻击范围,更何况还有一匹拥有自我意识的巨型彗星正在不断地向着自己这边迫近!?

    “怎么办,现在情况变得棘手了啊,老爷子。”燕青冷汗微微流了出来,看着李书文说道。

    “吉尔伽美什,你没有盾吗?”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问道。

    “啧,盾当然有,但是不论是那匹名马还是吕布,都不是随随便便的一枚盾牌就可以轻易挡住的,尤其是那匹马,本王最起码也需要数面顶级的防御宝具才能防御住那个大型彗星啊,杂种。”

    吉尔伽美什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但从他的双眼来看,也明显因为这状况而感到很焦灼。

    此时此刻,距离赤兔马逼近众人还剩下不到五秒钟!

    “英雄王,把重点放在防御赤兔马的攻击上,我想这样您做的到防御住赤兔马的攻击吧。”就在这时,李书文突然缓了一口气,看着吉尔伽美什说道。

    “嗯?”吉尔伽美什皱起了眉头,看着李书文问道,“看起来你是有什么想法啊,Lancer。”

    “想法倒是不算,但我的确留了一个后手。”李书文看向了吕布,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地开口说道,“现在,恐怕也已经到时候了吧。”

    赤兔马嘶鸣着,吕布怒吼着。

    两者一前一后地对着众人展开了碾压,按理来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抵挡的住这根本就等同于怪物的攻击吧。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愉快愉快!魔拳师啊,身为纯粹的人类,您还真是让本王由衷的感到开心啊,很好,那么就来拼一次吧!李书文!”吉尔伽美什突然间摊开手,在面对着赤兔马的方向上,骤然间升腾起了大大小小无数的盾牌,从它们散发出的气息来看,每一面盾都可谓不下于A级别的防御型礼装。

    不过,即便所有的力量都倾注于那边,吉尔伽美什依然把面对着吕布的方向上构筑起了铜墙铁壁。

    【炮击——————!!!】

    似乎所有人都能够从吕布的怒吼中听到他的喊话,光芒汇聚在了一起,向着众人扑面而来!

    而赤兔马也近乎同时轰撞在了吉尔伽美什的盾牌之上。

    顷刻间,两边同时传来了碎裂的声音,那可以夺走世界色彩的光芒几乎让所有人睁不开眼睛,盾牌接连不断地碎裂声传了过来。

    即便是A级别的防御,面对赤兔马那堪比彗星等级的正面冲撞,也根本没办法抵御,瞬间就被摧枯拉朽地破坏了三分之一层!

    “李书文!还没好吗!”吉尔伽美什吼了起来,由于周围的爆炸声实在太过猛烈,他也只能用吼才可以让李书文听见。

    吕布的军神五兵爆发的炮击一瞬间包裹住了周围的一切,让众人仿佛沐浴在了绯红色的沉重光芒中,相比赤兔马蛮横地踩踏盾牌而发出的碎裂声,吕布这边就要稍显宁静。

    因为所有的盾牌根本就连碎裂的机会都没有,全部都轻而易举地就湮灭在了那仿佛要吞噬一切的可怕光芒中!

    然而那光芒即便被盾牌抵消了一些,却依然仿佛洪水一般向着这边激射而来!

    吕布身上的魔力一直源源不断地向军神五兵中输入,并化为仿佛要切裂世界色彩的虹光不停地对莫皖等人压来!

    光芒直冲云霄,连悬挂在天朝的近圆的月亮都以为这光芒而变得有些绯红!

    恐怕在这附近的其他Servant也已经感受到了这股气息了吧,然而即便如此却依然没有任何人过来,这里应该是芬恩所说的影之国女王斯卡哈的地盘才对,但有这么一个人在这里大闹,不论是她本人还是被她呼唤而来的英灵,却似乎没有任何人来到这里查看。

    莉莉丝咬着牙说道:“啧,感觉发生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啊,还是说这是影之国女王故意给我们的试探?”

    赤兔马和虹光没有任何一方有停止的痕迹,赤兔马依然踏碎了半数的阻隔,而抵御军神五兵的盾牌却仅仅剩下了不到五面!

    而重要的是,这一切仅仅是不到数秒内发生的事情而已!

    “李老爷子!你的后手真的留下了吗!”燕青猛地撑住了面对着虹光的盾牌,防止它被虹光产生的强气流吹飞,而其他人也纷纷顶住了自己眼前的盾牌,不让它们被强大的冲击力给吹飞出去,否则的话恐怕他们就真的没有办法抵御这恐怖的冲击了!

    “快了……”李书文闭上了眼睛站在原地,突然,他重新睁开眼睛,微笑着开口说道,“时间到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吕布爆发出的虹光骤然间消失不见。

    是的,就是确凿的消失,就仿佛滔天的海啸在突然间被蒸发的一干二净一般,除了周围已经化为了一片焦土的大地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虹光的影子。

    而同时,赤兔马轰然间嘶鸣了一声,那强大的冲击力终于因为被最后四分之一的盾牌抵挡,而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吉尔伽美什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平静的收回了盾牌,看向了吕布,这个陆上要塞级别的怪物,此时此刻正握着方天画戟的杆撑着自己的身体,虚弱的半跪在地面之上。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所说的后手啊,李书文。”吉尔伽美什恍然间明白了过来,“把自己的气打入了吕布的身体当中,即便他的确是对军特化的城寨,然而在本质上却依然是一个人类无疑……”

    李书文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平复了一下自己狂跳的心脏说道:“没错……只要吕布的本质依然还是人类,那么我的气就可以打入他的回路之中,让魔力的流动产生混乱,而这一点如果在释放宝具的中途爆发,也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啊,而且也因为这一点,赤兔马也因为没有了供魔而停下了行动啊。”吉尔伽美什看向了吕布,露出了笑容说道,“毫无疑问,魔拳师李书文,你与吕布的二回战斗,是你彻彻底底的胜利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