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森林的最深处,那是被尘封已久的拜伦维斯学院最后的壁障,也是封锁那禁忌之地的最后的大门。

    位于禁忌森林最深处的这里,原本应该是被三个人严密的看守着,身裹黑色的长袍,将整个身体都彻底包裹,三个人分别专注于不同的技术。

    近程与中近程的刀术以及远程的法术,让这三个人之间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而且一旦自己这方死去了任何一个人,那么剩下的两个人都会改变自己的攻击方式,还会从脑袋里爆出数十条蛇头。

    而且在剩下最后那个人之后,那个人就会学会一种通灵之术,在使用这个法术之后,就可以在BOSS房间的水洼中召唤出好几条大蛇丸……啊,不对,是万蛇。

    所以,哪怕在游戏里,在没有找到对敌方法之前,不少初见这个BOSS的玩家也的确被虐的很惨,也正因如此,这个BOSS才会在之前被不少人认为是整个游戏中相当困难的BOSS之一。

    这个区域BOSS的名字便是亚楠之影,也是守护这拜伦维斯禁忌的最后的一道防线的人物。

    然而,等到莫皖带着所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彻底落下了帷幕。

    亚楠之影三个人的尸体身首异处,支离破碎地被轰砸在BOSS房间的各个角落,残肢断臂以及喷溅在地面上的鲜血,让这个原本就充斥着朦胧雾气的诡异场面变得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在BOSS房间入口的正对面,通往筋力之地——拜伦维斯学院的大门毫无任何遮拦的敞开着,只要继续向前走,就将到达整个游戏剧情的转折点了。

    然而,莫皖此时此刻却没有时间去在意什么大门不大门的问题了,因为在他们到达的一瞬间,锐利的金属磨吧地面的声音陡然传了过来,只见一个高大而雄壮的人影倒提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到夸张的长柄武器,从雾气中缓缓走出来。

    虽然脚步声音并不算大,但每一次鞋底与地面的撞击,都仿佛一记记重锤狠狠砸在她的心窝一般,甚至连她的心跳也跟着男人的脚步声有节奏的震颤着!

    “这个人就是……”莫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看着面前缓缓走来的、如同鬼神一般的人形。

    李书文咬紧了牙关,双眼中的杀气渐渐涌动起来:“没错,就是他,三国时期乃至华夏四千年的最强武者,Rider的Servant——吕布奉先。”

    人形手中的武器刹那间凌空横扫了一下,风暴刹那间暴起,轻而易举的溃散了周围所有的雾气,显露出了他的真容!

    那是如同一个怪物一般的男人,不对,如同这个词有些比喻失当,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个怪物啊!

    充斥着血色与杀气的双眸中没有任何的理性可言,混浊的气息不断的从他的口中喷发而出,他身体上宛若钢铁一般的肌肉在月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冰冷而坚毅。

    “————————————!!!”

    从吕布的口中突然发出了低吼声,这道吼声宛宛若怪物一般令人感到无比恶寒,若是胆小的人恐怕这个时候早就已经被这个如魔神或者山岳一般屹立于那里的男人吓瘫在地了吧。

    莫皖紧张的看着这个男人,毫无疑问,此时此刻的吕布绝对是被什么东西影响了自己的心智,否则作为Rider而并非Berserker,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程度的狂气?

    然而,就在莫皖还在愣神的一瞬间,吕布口中突然爆发出了愤怒的轰鸣,海啸一般的杀气从他的体内汹涌的爆发,而他更是如同一辆重型坦克一般向着莫皖等人疯狂的的扑了过来!

    “铛————!!!”

    沉重而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陡然响起,李书文不知何时已经横在了莫皖和吕布之间,手中的大枪灌注了其全部的内力,竟然死死地抵住了吕布那看起来防无可防的攻击!

    “又见面了呐……Rider——吕布!”李书文和吕布两人在原地维持住了那个姿势,但即便如此,从两个人都不停颤抖着的手臂上能够看出,此时此刻的两人都在用尽全力地。

    吕布想要突破李书文的这道防线,而李书文则倾尽了全力去压制住吕布的攻击。

    “我绝对不会让你过去的,吕布。”李书文死死地盯着吕布的动作,刹那间,他手中的长枪向上狠狠地挑起,让吕布这如同一个人形机甲一般的沉重身躯竟然晃动了一下,手中的武器被长枪向上挑去,出现了一个相当大的破绽!

    “就是这里!”李书文双眼中爆发出了尖锐的精光,手中的长枪眨眼间收回了动作,又在瞬息间探出,宛若毒蛇的獠牙一般对准了吕布的心脏穿刺而去!

    若是寻常的Servant,这个时候绝对会中了这一招,从而心脏被贯穿毙命吧,然而,李书文面对的却并非是通常的从者,而是那个持有最强武艺的鬼神吕布啊!

    “吼————————!!”

    从吕布口中突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原本因为被长枪挑上去的大戟突然闪电般的回撤,这根本就是一种完全无视了物理的法则的行为!

    忽视了惯性与力的作用,完完全全地让自己的身体凭借着自己的想法而运转,没办法通过小破绽来击败他,简直就是一个最为可怕的敌人!

    大戟传来了呼啸的撕裂声,仿佛要连同周围的空气一同贯裂一般,对着李书文从上而下狠狠地劈斩过来!

    面对这种情况,李书文却并没有慌张,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一般地把枪陡然撤回,枪杆轻轻一抬,似乎完全不费力气地顶住了吕布自上而下的攻击。

    而就在两人交错的瞬间,李书文的双臂突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把吕布狠狠地向后推去。

    就宛若推动了一个沉重的山岳一般,李书文将吕布推向了远处,狠狠地砸穿了周围封锁着的墙壁,在原地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沟壑以及飘荡在空气中的浓厚尘埃。

    “好强……这两个人的动作……我甚至连预测的时间都没有……”铃的双眼泛着淡紫色的光芒,骇然的看着两人的战斗。

    虽然对于两人交手的描述,看起来似乎已经经过了很长时间,但是对于观战的人来说,吕布和李书文之间的交手完全就没有任何停歇,仅仅在不出两秒内就已经彻底完成了以上的一系列动作。

    因此,即便铃使用了眼的能力,但是却依然震撼地发现,两人的行动几乎已经和她能够预知到会做出的攻击动作达到了重合,如果是她面对吕布的攻击。恐怕根本没有办法去迎面接下他一合之攻吧。

    想到这里,铃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发凉,即便她的确曾经参与过各种各样的世界与战斗,但她似乎还是有些低估了从者们的实力了。

    “没办法,毕竟李老爷子这种状态,与吕布几乎都可以说是无限接近最顶级从者的行列了啊。”燕青笑了起来,“不论是老爷子还是吕布,两个人都是最接近TOP级别的从者一席的豪杰,因此……这一次战斗的胜负,的确难以预料了啊……”

    “那么你们为啥不去帮忙啊,既然觉得胜负难料还在这里解说,怕不是JOJO看多了吧,你们几个。”司空蜃一脸无奈的看着燕青等人,这几个Servant完全没有任何想要行动的迹象,仅仅是站在原地,凝神看着李书文和吕布之间的战斗。

    罗摩看着司空蜃,平静的说道:“如果Lancer真的出现了意外,我们一定会去帮忙的,但是现在,如果我们真的参与到那两人的战斗中……并非是帮助,反而是对Lancer最大的讽刺。”

    “没错,因为,那个老爷子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他毫无疑问的也是一个拥有自己绝不可动摇的尊严的……武者啊。”

    “尊严?那种东西居然还有人信啊,老子是不太懂你们这些武者的思路啦。”司空蜃似乎很不屑地把头瞥了过去,不再理会眼前的几个人。

    莫皖回过头,看着其他人说道:“莉莉丝酱,还有各位……如果……我指的是如果,李老真的陷入了危机,那么到那个时候,请一定要帮助李老啊。”

    莉莉丝看着莫皖的双眼,似乎很不情愿的别过了头,似乎很嫌弃的说道:“我知道啦,知道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我感觉很不舒服啊。”

    罗摩对着莫皖点了点头:“我们知道了,如果Lancer真的陷入了苦战,并且危机到了性命,那么我们一定会前去帮助他的。”

    燕青也笑了起来:“啊哈哈哈,毕竟李老也是我们的同伴嘛,你是想要这样说的吧,大小姐。”

    莫皖看着众人,露出了一抹无奈的但却不失优雅的笑容:“的确呢,虽然我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但是……似乎也稍微有些适应了这种和你们并肩战斗的感觉了啊……”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李书文和吕布的身影如同两道流星一般从爆炸扩散出的尘埃中跃起。

    瞬息间,霹雳乓啷的金属铿锵声不断地从两人之间传了过来,这一刻,两人都已经把自己的身体行动发挥到了极致。

    仅仅一秒内,两人就已经相互进行了不下十合攻防,长枪在空气中荡起了数十条银色流光,仿佛一条条气势磅礴的长蛇,以最为刁钻地角度掀起锐利而充满毒性的獠牙,向着吕布的身体要害点去。

    而面对李书文刁钻的攻击,吕布也依然没有任何示弱,倾注全力地与李书文的攻击碰撞,并试图向着李书文发动攻击。

    “那家伙……真的是在狂化中吗?”燕青苦恼的挠了挠头,“李老这种出枪速度与力道,哪怕我也只能考虑怎么用自己最拿手的速度来闪开他的攻击啊……”

    “恐怕是因为吕布还没有被彻底污染成狂战士吧。”莉莉丝皱着眉头看着吕布说道,“虽然已经被什么东西影响了自己的心智而变得如同嗜血的怪兽一般,对所有视野中的人发动攻击,但是他身体的本能却依然存在。”

    莉莉丝继续说道:“不论是自身得到武艺还是追求与强者一战的心,还依然存在于他的潜意识中,否则他也不会那样与李书文缠斗而不去理会我们了。”

    李书文和吕布的武器狠狠碰撞在一起,在空气中迸溅出耀眼的火星,接着又在一瞬间分开了十米。

    李书文长出了一口气,身体稍微有些起伏,对于已经年过花甲的他,这种强度的战斗似乎还是有些太过勉强了。

    “虽然我也知道已经老了,但是在那种程度的攻击下却依然不显颓势……你果然不愧为华夏历史中的武艺之巅峰啊,吕布。”

    吕布并没有回应李书文,但是那再一次扬起的大戟已经证明了他想对李书文说的话。

    而李书文也同样理解了吕布的意思。

    “战斗到最后一瞬间,不死不休……对吗?”李书文露出了苦笑,看着吕布说道,“毫无疑问,若是之前的我,恐怕绝对会舍弃一切来与你殊死一搏吧,但是现在不同了。”

    李书文猛地把枪杆转动了一下,一股无形的气劲从他的双手中灌入长枪中,并且不断汇聚在了枪尖之上。

    老人的眼中释放出了充满强硬气息的光芒:“毕竟现在的我,可是作为那个小姑娘的从者而答应献出自己的枪啊!吕奉先!”

    吕布听着李书文的话,微微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但是他手中的大戟旋即传来了金属摩擦而产生的呯嗙声,他手中的大戟居然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变化——大戟的两刃向前猛地弹出,两刃的最尖端与大戟的戟尖几乎重合在一起,而两刃的身体则向两边倾斜,整个大戟居然变成了一把拥有巨大枪头的长枪!

    “军神五兵……那个就是吕布的宝具了吗?”莫皖看着吕布的行为说道。

    “并不仅仅是那样而已。”莉莉丝凝视着吕布手中的长枪,开口说道,“军神五兵还远不止如此,毕竟这把武器,可是拥有着五种变化形态、并且塑造了中华时代的最强尖兵……”

    李书文也压低了身形,让自己的重心微微向下移动了一点,面对着吕布摆好了相应的架势。

    “打算同样以枪术来对决吗?吕奉先。”李书文沧桑的露出了畅快的笑容,猛地握住了自己的枪杆,“那好,那么就由我来会一会你吧!”

    李书文的长枪凌空抖动了一下,在枪尖由于震动而产生的低吟中,对吕布说道:“再一次对你报上我的姓名吧,吕布奉先!我乃无二打——李书文,你的宝具、你无双的武艺,就让我与我的八极大枪,在此彻底领教一下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