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的行动刹那间停止,抬起头呆呆地听着系统传来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改作何反应。

    “………………”

    铃也沉默的抬起头,虽然脸上的表情依然不变,但双眼中也明显出现了有些错愕的神情。

    司空蜃被莫皖掐着衣领,听着那冰冷的声音,看着眼前的少女僵硬的说道:“唔,那啥,这个是怎么回事?是你那边的BOSS被击杀了吧,这是什么鬼?我说大姐头,动用权能来进行远程打击可是严重犯规的啊!我要举报!”

    “你先给我歇着吧!”莫皖背后的石头人顿时对着司空蜃的口中塞了一块石头。

    “唔!乌恩嗯嗯嗯嗯!!??咕咕咕喔喔喔喔喔喔喔!!?”

    司空蜃顿时挣扎了起来,但是石头人手疾眼快地攥住了他的双臂,暂时封锁了他的行动。

    “怎么回事?Master。”莉莉丝皱着眉头看向了莫皖,开口问道。

    莫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知道,但是……禁忌森林里的BOSS被什么人击杀了。”

    听着莫皖的话,李书文眼中顿时闪烁出了一抹光芒:“果然没错,就是那个家伙啊……”

    “唉?李老,难道说……”莫皖看着李书文,开口问道。

    李书文点了点头,看着前方说道:“没错,Rider的Servant——吕布奉先,一定是他!”

    就在他的话音落下的瞬间,强大的气息从禁忌森林最深处爆发而出,而感受到这份气息的燕青和罗摩也都皱起了眉头。

    吉尔伽美什面前突然闪烁出了一个金属圆盘,他将这枚金属圆盘放在手中,看着已经变成了血一般红色的盘,开口说道:“啊,本王这里也已经检测到了,是足以匹敌A级别从者的能量反应,看起来不是那个发狂的鬼神,便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了。”

    李书文点了点头,但是双眼中爆发出的气势却更加凌厉:“嗯,但是这熟悉的气息,我没记错,在禁忌森林最深处的就是那个吕布。”

    “嘛,不过现在也是好是。”燕青笑了起来,看着气息散发出来的地方说道,“这样子也就能顺带看做帮我们指路了啊。”

    莫皖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开口说道:“嗯,的确如此,路就在那边吗?”接着,她开口说道,“我们走吧,各位,该去会一会Rider那个家伙了!”

    ——————————————————————————————————————

    这一次,找到了方向的莫皖也终于能够找到通往禁忌森林深处的路了,只不过,她也趁着这个功夫找到了被那两条大蛇守备的符文。

    只不过由于这两条大蛇实在是过于难缠,所以莫皖也就只能把他们两个的头给砸进石头里,趁着这个功夫让燕青冲进去把那枚符文带出来。

    “我说大姐,你不会这么弱吧,按理说那两条小蛇应该都不够你塞牙缝才对啊。”司空蜃被莫皖做出来的石头人捆着,跟在大队伍的后面问道。

    “你就把嘴乖乖闭上吧,还是说你希望我把你给送去当蛇的午餐?”

    司空蜃顿时大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不好意思啊,莫皖大姐,现在可是晚上,哈哈哈哈哈哈,拿我去当夜宵还差不多。”

    莫皖叹了一口气,揉着自己的眉心,苦恼的垂下了头,对这个一直在耍贱的家伙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

    “话说,这里是通向哪里的岔路?”等到来到一个岔路口之后,莉莉丝开口问道。

    莫皖看着眼前的路段,想起了什么一般的开口说道:“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会从这里可以回到亚楠中心,很接近那个游戏正常一开始,给玩家们输血的尤瑟夫卡诊所那里了。”

    “尤瑟夫卡的诊所吗?”李书文听到这里,突然看了莫皖一眼问道。

    “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地方应该也是一个个欧顿小教堂一样,是一个可以把亚楠镇的难民送到那里的包庇点……”莫皖看着李书文说道,“唔……只不过嘛……”

    “那里其实有着很不好的东西,没错吧。”李书文看着莫皖问道。

    “啊,没错……那个尤瑟夫卡诊所其实就是一个阴谋而已……”莫皖看着李书文说道,“一开始的尤瑟夫卡还算很正常,但是接下来的和玩家隔门对话的尤瑟夫卡的语调就变得很奇怪了,这也是因为真正的尤瑟夫卡在那之后就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那么和你说话的那个是谁?”莉莉丝看着莫皖问道。

    “啊,关于那个小诊所,老子之前调查过了,那个女人是治愈教会的高层成员之一——圣诗班的成员。”就在这时,司空蜃突然瓮声瓮气的把话插了进来,他口中的石块不知何时已经被他用特殊的力量震的粉碎。

    “还有啊,莫皖大姐!为什么老子我醒过来就会变成这德行啊!?”司空蜃喷了一口口水,把口中的石块粉末吐出去,对莫皖愤怒的大喊起来。

    莫皖对其他人翻了翻白眼,有气无力的说道:“就是这样,我和他一个人对话就感觉是在面对许多人一样,应该彻底明白我为什么不想和这个家伙扯上关系了吧。”

    “从那家伙刚露面我们就已经理解了。”罗摩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似乎的确不擅长应付这样的人,如果说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恶人,罗摩完全不会有任何的留手,全力将其打倒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愧疚感。

    但是偏偏这家伙是一个谐成了这副模样的大谐星,这反而让他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恐怕不仅仅是他,那些有名有姓的大英雄都会对这样的一个人感觉无可奈何吧。

    莫皖看着司空蜃问道:“嗯?原来你知道那个女人吗?”

    “啊,没错,虽然老子没玩过血源诅咒啦,但是在来这里之后已经被其他人格拜托好好调查一番了。”眼前的司空蜃一脸不耐烦,看起来他这个人格的脾气有些不好,“所以就发现了一个事情,那个女人是治愈教会圣诗班的成员,而那帮家伙的目的,是为了让人类变成更加【高等级】的存在。”

    “高等级的存在?”莉莉丝听到这句话,顿时皱起了眉头,凝视着眼前这个少年,“给我详细的说一说。”

    “嘛,说白了,就是把人给变成一个大头娃娃——圣诗班那群人不知道脑袋进了什么东西,觉得那种浑身都是蓝色的、脑袋还和鳖头一样的东西是特别高级的物种,所以决定要把人类都改成那德行,在教会镇上层似乎就有他们改造过后的人类。”

    “看你的样子,似乎你在你已经去过了尤瑟夫卡那边啊。”

    司空蜃点了点头,回头从口袋里翻着什么东西,一边说道:“当然,而且【我们】还找到了一封关于前往该隐赫斯特城堡的邀请函,就是这个……嗯?”

    “怎么了?”司空蜃咽了咽口水,神色凝重的自语道,“那个邀请函……不见了?”

    “总而言之,暂且不去管圣诗班或者尤瑟夫卡诊所的那种杂种了如何?”吉尔伽美什面前闪烁出了几枚圆盘,在空气中以轻缓的速度飘浮着,而这为王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意,“那个家伙似乎已经开始非常不耐烦的在邀请我们了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