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莫皖他们陷入了很大的麻烦之中。

    原因就是——他们迷路了。

    莫皖蹲在地上,背后似乎产生了浓厚的黑影,整个人看起来极为失落与无助。

    “这家伙又怎么了?”莉莉丝看着莫皖这个时候的样子,有些无语的问道。

    吉尔伽美什笑出了声说道:“嘛,作为【地母神】的统合构成,结果却在可以说是自己化身的大地上迷路了,恐怕自尊心遭到了不小的打击吧。”

    没错,吉尔伽美什这番话正中莫皖的要害上。

    作为地母神的她,按理来说能够解析出这片土地的一切构造、不论是地层的大概深度、地层的分部,哪怕是这片区域的大概地形、道路甚至在地面上活动的生命体,她都能够知道……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

    然而现在的她却根本没有办法找到正确的道路,这才是最让她受到打击的地方。

    “可恶……要是让那个混账家伙知道我在这种地方迷路,绝对会狠狠地取笑我吧!”莫皖欲哭无泪的咬紧了牙关,握着右拳,颤抖着身体说道。

    但她也的确毫无办法,并非是她的权能没有恢复,而是因为……莫皖感觉自己的权能在这片地方仿佛失去了很多作用,最为明显的就是,一旦她想要来寻找正确的路途,总会有什么墙壁一样的东西突然出现,阻断了她想要获取的信息。

    这样一来恐怕也只能归类于世界意志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对自己的阻挠了。

    不过想了想莫皖也就大体明白怎么回事了,禁忌森林本身在原本的游戏里,就是一个相当容易让人迷路的地图,不少人即便是玩了二周目恐怕也依然没办法知道这里的大概地形。

    比如B站某姓王的UP主就在这里迷路了很长时间。

    “等等……让我想一想……让我想一想……”莫皖捏着自己的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通往亚楠镇区域BOSS的地方有几只很大的猪哥来着,还应该去找被两只大蛇看守的一个比较好用的符文……唔……”

    她觉得自己脑袋顿时疼了起来,虽然大概的敌人配置她还记得,但真正走起来却又是两回事。

    毕竟虽然之前的地图都并不是什么小地图,但是禁忌森林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地表,而且道路上比起亚楠镇中的道路要更加四通八达一些。

    这一点要是拿黑魂3比起来,就有些像法兰要塞那里的那一大片屎池、或者恶魔遗迹这两片区域更类似,但是禁忌森林的地形明显要比上面这两片地方要大的多,而且也更加复杂。

    “喂,大小姐,那片那个地方咱们似乎来过。”燕青指了指前面一个巨大的篝火和满地的尸体说道。

    “啊……是啊……这里我记得之前我们刚刚打死了一条大蛇……”莫皖无奈的垂下了头,看着眼前的路口说道。

    “咕唔……原来……这些家伙是你干的吗?”就在这时,一个挺起来充满了厌恶感的声音传了过来,面对着莫皖说道,“你这家伙居然也来到这里了啊……莫皖……”

    “…………………………”莫皖听到这个声音并没有回头,只是沉默的站起来说道,“我们走吧,各位,继续找BOSS去吧。”

    “喂!给我等一下!莫皖,你这混蛋不要无视我啊!”声音的主人顿时大叫了起来,接着,一个黑影突然从旁边蹦了出来,看着莫皖说道,“喂喂喂!就这样无视我也太失礼了吧!”

    那是一个有着淡淡的黑眼圈的黑发青年,他的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但是双眼却富有神采,所以虽然看起来病怏怏的,但是却依然有着活力。

    “嘛~我当是谁,还真是巧遇呢,司徒小哥~”莫皖顿时掩着嘴,语调极为奇怪的高声笑了起来。

    “我姓司空……”登时,这个少年额头上迸出了青筋,咬着牙看着莫皖。

    莫皖似乎特别尴尬的笑了起来,对着少年说道:“哦,是呢是呢,我都有点忘了,司空虫小哥~”

    “那个字念蜃(shen)!你能不能把我的名字理清楚啊!”少年嘴角抽搐着说道。

    “喂。大小姐,这人是谁啊?”燕青凑到了莫皖身边,看着眼前的青年说道。

    “一个笨蛋而已,不用理他赶紧把他打发走就好。”莫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本来就已经够烦热了,没想到还碰见这么一个麻烦的家伙,真的是好烦啊……”

    “哦?那么需要稍微清理一下吗?”莉莉丝突然露出了极为可怖的笑容问道,美丽而洁白的腿微微抬起,刀锋做成的鞋跟闪烁出尖锐的光芒。

    “冷静一点,我说,到现在你还那么记仇吗?”自称为司空蜃的少年急忙摆了摆手,对着莫皖说道,“你应该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吧。”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可不觉得随时都有可能切换人格来当25仔的超能力通缉犯会有什么可以交流的价值。”

    “超能力通缉犯?这是怎么回事?”铃看着莫皖问道。

    莫皖叹了一口气,看着司空蜃说道:“这家伙是被联合国私下通缉的灵异罪犯,是用超能力进行重大犯罪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同时也算是和我有一点孽缘吧……”

    “哼,还真是感谢夸奖啊,毕竟我现在的情况也的确有不少是拜你所赐啊。”司空蜃冷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你说对吧,世界反灵异现象组织——【菲奥娜】的领袖莫皖大姐头。”

    “嘛,这种突然的展开我反而已经不奇怪了是怎么回事?”莉莉丝摊了摊手,看着吉尔伽美什说道。

    不过吉尔伽美什并没有立刻回应,只是看着司空蜃说道:“那么,我问一句,小丫头,这个人所谓的【超能力】是什么?”

    “司空蜃的能力,怎么说呢,非常的复杂。”莫皖头疼的说道,“按理来说,一个人只能拥有一种能力才对,但是问题在于,这家伙拥有着数量繁多的超能力。”

    “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他是一个严重的精神分裂患者啊……”莫皖叹了一口气说道,“他把自己的各种价值观与思维方式分裂成了许多个,这也导致了他的精神被划分为了数个板块,然后,每一个人格都会统领着一个极为棘手的能力……”

    吉尔伽美什听到这里,也能大概理解是怎么回事了,看着这个人说道:“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他把每一个人格都催生出了不同的超能力,没错吧。”

    莫皖揉着眉心说道:“是的,而且最要命的是,一个人的能力代表着一个人灵魂的本质,但是这家伙的人格每个人都可以看作不同性质的【灵魂】,那么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你哪个人格呢?司空蜃先生。”

    “还能是哪个?当然就是和你一直打来打去的那个啦!”司空蜃突然笑了起来,口中露出了尖锐的犬齿说道,“而且这一次你这家伙看起来陷入了很大的麻烦啊,啊哈哈哈哈哈~”

    “也就是最喜欢玩乐的那一个,纯粹的快乐主义人格啊……”莫皖叹了一口气,“居然是最麻烦的一个人格……”

    “当然,不过这一次我可是觉得很有意思才来帮助你的啊,而且啊,这也算是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情报,就打算来和你分享一下咯。”

    司空蜃微微眯起眼睛说道:“关于我来到这里之后,就莫名其妙的丢失了其中一个灵魂【人格】的事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