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就由我来打倒吧,莫皖小姐。”铃向前踏了一步,看着这个已经彻底变为狼人的男人说道。

    “嗯?可以吗?铃。”莫皖看着铃的行动,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问题。”铃简短的回答,摇着头说道,“我,并不是花瓶。”

    【只派出你这种小孩子吗!?】巨大的狼人浑身的毛发都分明的炸起,仿佛因为觉得自己被轻视而感到无比的愤怒吧。

    【那好!那么我就把你彻底撕碎、活剥生吞!把你吞食到连骨头都成为渣滓吧!】狼人仰天咆哮了起来,雷霆骤然间从它每一根毛发中爆发而出,这让莫皖有一种看到了黑暗怪兽帕阿尔的感觉。

    面对这种杀气凌人的怪物,铃却并没有说话,仅仅是把右手抬起来,轻轻地搭在了自己的微合的眼皮上,这一瞬间,原本平淡的双眼顿时发出了淡紫色的光芒。

    (导师,拜托了,请助我一臂之力吧。)

    铃这样想着,彻底闭上了眼睛,但再一次睁开的瞬间,她的瞳仁就已经彻底化为了暗紫色,而那紫色的流光却仿佛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不断地在她的眼中流转。

    【你们这些家伙说我是怪物?你们凭什么这么认为!凭什么认为我是怪物!】可疑的男人嘶吼起来,所有的雷光刹那间会聚在它尖锐的利爪上,对着铃狠狠地砸落下来!

    “轰————————!!!”

    巨大的烟尘瞬息间震荡而起,这脆弱的房顶瞬间就被砸到晃动了一下,仿佛下一刻所有人就会从这上面掉下去一般。

    “铃!”莫皖对着烟尘中心喊了一声,但是,还没等她的话音彻底落下,那怪物突然爆发出了极为凄厉的哀嚎声。

    瞬间,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烟尘中飞出,连接着美丽的血线,狠狠地砸穿了旁边的墙壁。

    莫皖看向了那个东西——居然是那个巨型狼人的尖锐利爪!

    “嘛,本来只是稍微试试看,没想到那个小丫头也挺让人惊喜的啊。”吉尔伽美什捏着自己的下巴,眼中露出了明显的笑意。

    “唉?怎么回事?”莫皖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当厚重的烟尘被什么东西卷飞之后,里面的情况就明了了起来。

    ——铃的手上多出了一把关刀,那正是吉尔伽美什在刚刚攻击那个人的时候留在原地的武器之一。

    此时此刻,铃正把它拿在手中,而怪物则抱着自己被切断的手臂哀嚎着向后退去。

    可是……莫皖心中却顿时疑惑了起来。

    “不可能!为什么那把武器会在你的手上!”怪物痛苦的嘶鸣起来,咬牙切齿的看着铃说道,“那些东西明明在我的身后,而你是什么时候……”

    没错,这就是问题,男人被攻击的地方是在这段房檐的最边缘,而此时此刻,铃与它的战斗却几乎到了接近另一段的边沿上。

    但那把关刀却毫无疑问的,是吉尔伽美什丢出来的武器之一啊!

    铃并没有做任何的解释,但是双眼中不断流转的紫色光芒却让怪物变得更加不安。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你们这些猎人都是该死的怪物!你们的手上沾染了鲜血!难道杀死所谓的怪物不是凭借你们自己的臆断吗!你们凭什么就认定了我是怪物!!!】

    狼人看着自己被切断的手臂,似乎更加被激发出了野兽的凶性,愤怒的尖啸着,那一声咆哮仿佛要震破莫皖的耳膜。

    【去死吧!给我去死吧!你们所有的猎人,都将不得好死啊啊啊啊啊啊!!!】

    狼人动了起来,这一次它的行动仿佛快过了风,几乎已经达到了仅凭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速度!

    然而,面对这种情况,铃却再一次闭上了眼睛,简短但却有力的说道:“对不起,但是,你这样的人,毫无疑问,是必须杀死的恶人。”

    再一次睁开了双眼,这一刻,紫色的光芒隐去,铃的双眼再一次恢复了以往棕黑色的双眸。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狼人彻底呆愣在原地——它的胸口撞在了一把金色的刀刃上。

    没错,就是装在上面,因为那把刀似乎早在它冲来的前一秒就已经停在了那里,但由于它的行动实在是过于快速,哪怕它也根本没有来得及避开这把刀,就狠狠地撞在了上面!

    【这……不可能……!?】狼人咧开嘴,难以置信的说道,【为什么,我会撞在这把刀上……】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铃拔出了这把刀,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你的动作在一开始就已经在我的掌握之中了,这种事情……也不过就是稀松平常的情况而已。”

    狼人沉重的身躯倒在了地上,激荡出了厚重的烟尘,心脏被刺穿,它血红色的双眼艰难的盯着铃说道:【难道……你这家伙可以预判出……我的动作吗?】

    铃没有说话,仅仅是蹲了下来,从她的袖口中探出了两把精致的袖剑,平静的凝视着狼人。

    “抱歉,愿你的灵魂得到永恒的安息……”铃的袖剑轻而易举的穿透了狼人的脖子。

    狼人看着铃,沉重的说出了自己生命中最后的话:【我们……都不过是……同样的……怪物……】

    下一秒,它的尸体化为了一大团迷蒙的雾气爆散开来,只留下了一个还留存在地面上的魂。

    铃探出手捡到了那块灵魂,接着,这枚装载着名为【怪兽】符文的灵魂就在瞬间隐没于她的手中。

    “嗯?等一下,铃手中的那把刀不是我背后的……”而这时,莫皖仔细盯铃拿着的那把金色长刀,顿时反应了过来,摸了摸自己背在身后的双刀,发现果然有一把消失在了自己背后的刀鞘中。

    “嗯,抱歉,稍微借用了一下……”铃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块白布擦干净上面的血迹之后还给了莫皖。

    “唔……虽然没什么,但是为什么,铃你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莫皖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铃问道。

    “唔……可能是因为我终于理解了导师给我的力量吧……”莫皖垂下了眼睛,平静的说道。

    “导师……吗?”莫皖看着铃,露出了一抹奇怪的表情,“说起来,你的导师是谁来着?总听你提起他,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啊。”

    “导师吗?他人其实有些不靠谱……”铃面无表情的说道,“经常喜欢调戏女孩,有些时候比起战斗反而更注重一些杂物事,有些时候家务可以办理的井井有条,结果反而忘记了最重要的决斗之类的事情,这种情况也经常发生……”

    “嗯……总觉得你的导师这边有很严重的强迫症啊。”莫皖闭着自己的眼睛自语道,“而且连和别人的约架都可以能忘记,这家伙不会惹出仇家吗?”

    铃垂下头,不知为何,她似乎也有些沮丧的说道:“嗯,导师他……的确因为这种非常奇怪的性格引来了不少麻烦就是了……”

    莫皖把刀重新插在自己后背上,思考了一会之后说道:“也就是说,你现在的力量是你的导师拥有的能力吗?”

    “嗯,但是我觉得我还没能够真正发挥出它的力量……”铃低下头说道,“现在能够知道的是,导师的力量来源是眼睛,目前我能够做到的,也只有预判敌人的下一步行动、以及缩短我与某样物体之间的实际距离而已。”

    李书文在一旁听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评价道:“只有……吗?这两点中的任何一项,对于武者来说已经是足以扭转局势的力量了啊……”

    “也就是说这双眼睛还有待开发没错吧。”燕青看着铃笑了起来。

    “嗯,没错,因为导师展现过的力量绝对不仅仅是这么一点才对。”铃点了点头,看着莫皖等人说道。

    “很好!那么就这样吧!”就在这时,莫皖突然笑了起来,看着众人说道,“咱们就在这里,一边继续向前推进,一边帮助铃来不断完善自己的能力吧,你们觉得如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