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等人走在禁忌森林中废弃的村落中一座巨大的磨坊之中。

    不过因为某人的缘故,此时此刻这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吉尔伽美什脱下了自己的黄金铠甲,重新变成了Caster职阶的形象,但他脸上的怒火却依然未曾消散,他对于那些突然出现的机器人似乎的确由衷的感到愤怒。

    “哼,没办法啊,因为这个家伙就是这样一个人罢了。”莉莉丝走在莫皖身后,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追求万事万物都必须拥有价值,追求极致奢华的王,而他认为人类毫无价值,但是人类创造的东西却是有价值的,这便是吉尔伽美什的理论,他最欣赏的就是人类凭借着一己私欲追求着自己的梦与理想,并在这不可能的虚无夹缝中创造出辉煌的价值,这才是他的想法。”

    莉莉丝接着把视线移向了别出,开口说道:“不过我也的确感觉到了,刚刚来袭击我们的那些士兵,都是毫无感情、不夹杂任何热情与梦想、私欲或情感的造物,就仿佛创造了他们的只是冰冷的机器一般,这对于人造物来说本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事情,为了制造而制造,那种流水线般大量而平凡的生产,恐怕正是英雄王……不,那个乌鲁克王最厌恶的事情吧。”

    “更何况,创造这些东西的。可是那个大名鼎鼎、即便在人类历史上也不失为英雄之名的查尔斯?巴贝奇啊。”莉莉丝看着前方说道,“他是追寻梦想、永不放弃的最佳的典范,也是吉尔伽美什这家伙最欣赏的一类人,但他却也堕落为了那种只追求生产的机器,吉尔伽美什会愤怒也是在所难免的吧。”

    “唔,感觉莉莉丝你懂的很多啊。”莫皖突然牵起莉莉丝的手,笑着说道。

    “笨……笨蛋,不要随随便便拉扯别人的手啊!”莉莉丝看着莫皖的行为,顿时脸红着呵斥,想要把手从莫皖的魔爪中抽出来。

    不过莫皖的手却如同老虎钳一般钳住了莉莉丝,让她根本没办法动弹。

    虽然从身高上来看,莉莉丝因为身高问题足足压过莫皖超过两头,但是却明显能够看出莫皖和莉莉丝之间的攻受关系,在面对莫皖的时候,莉莉丝总会有一种谜一般的弱势,这让她自己也感觉很奇怪。

    众人绕着绕着便来到了磨坊的房顶,突然,李书文微微皱起了眉头,抬起鼻子嗅了嗅:“不对,这附近有血的气息……”

    听了他的话,燕青和莉莉丝纷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而莫皖看了看附近的地形,突然想起了是怎么回事了。

    “嗯,稍等一下。”莫皖从漆黑的磨坊中走了出来,这里就是磨坊的屋檐上,视线看向了一个蹲伏在角落中的缠着蒙眼布、乍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盲僧的男人。

    而在这个男人的身边,还趴着不少的尸体。

    莫皖走到了他的背后,看着这个男人说道:“你好。”

    “嗯!?”男人猛地转过了头,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不过在他看见了莫皖之后,却又冷静了下来,似乎松了口气一般的垂下头,露出了一抹看起来有些诡异的笑容。

    “哦,原来是猎人啊,嘻嘻,我当是谁,别这样吓我啊。”他站了起来,手似乎有些慌乱的对着莫皖比划着,“在一个相同的夜晚,我把你交给了一个野兽……不过,哦,感谢神啊,你似乎平安无事……是你阻止了那头野兽吗?”

    男人说着这样一些不可理喻的话,让莫皖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莫皖却也打量了一下这个人,他脑袋上缠紧了极为厚实的白布,而在他的脸上、双手上以及身体上,却沾满了血液。

    莫皖皱着眉头看向了男人背后的尸体,盯着这个蒙眼的男人说道:“我不太清楚你说的怪物究竟是什么。”

    “哦,好吧,先不管那个……既然你是一位猎人……那么……你知道有什么安全的避难所吗?”男人对着莫皖露出了极为可疑的笑容以及满口的尖锐牙齿。

    “避难所吗?”莫皖凝视着这个男人,她知道这个男人本身是什么样,而且事实上,在来禁忌森林之前,那个傲娇男也曾对自己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要小心禁忌森林中蒙眼的乞丐,那家伙是一个骗子。】

    而实际上,傲娇男说的的确是实话,因为这个人,其实是一个可以变成怪兽的小BOSS,他在这种形态下觅食,并且吃掉了他身边的那些尸体,而如果让他前往欧顿小教堂,那么其他所有人都会惨遭他的毒手。

    可以说对于莫皖来说,这家伙是绝对十恶不赦的人,也是绝对不能原谅的人。

    不过莫皖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让这个男人前往尤瑟夫卡的诊所,但是,莫皖却并不想那么做。

    就在她思考的这一瞬间,破空声突然从天而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无数的刀枪剑戟便贯裂了这个男人的身体,让他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就倒在了烟尘与血泊之中。

    “唉?”莫皖惊讶的转过头,看向了刚刚打了一个响指的吉尔伽美什。

    “看什么,这也是你的想法,没错吧。”吉尔伽美什看着莫皖,冷哼了一声说道,“不过就是本王亲自动手杀掉了这个已经兽化的秽物。”

    接着,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给我小心一点,小丫头,现在可还没结束呢。”

    就在这一瞬间,这个倒在剑林中的男人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了一大片黑色的雾气,一个浑身缠绕着电光的狼人愤怒的咆哮了起来,对着莫皖等人扑了过来!

    【你是哪里不对劲吗!还是说,这是你自己如同动物的直觉!】混浊的愤怒声音从狼人口中传来,随着他的动作,巨大的雷霆从他的攻击中不断地闪烁出来。

    瞬间,这头蒙眼人变成的狼人狂暴地对莫皖展开了攻击,口中发出了宛若野兽般的嘶笑:“你们这些猎人手上已经沾染了太多的鲜血了!”

    莫皖猛地架起了自己手中的双刀,和这个狼人的爪子碰撞在了一起,但是,狼人传来的一股巨大的力道依然把她震到后退了数步。

    “吼————————————!!”

    愤怒的吼声从狼人口中传来,那闪烁着雷光的爪子对着莫皖狠狠地砸了下来,刹那间攻破了她的防御。

    而就在这一刻,两道人影突然闪到了莫皖面前,伴随着刺眼的火花迸射,李书文的枪和燕青的拳头一左一右顶住了这个狼人的爪子。

    “去死!去死!去死!都给我去死!”然而,狼人在这一瞬间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居然把李书文和燕青狠狠地向后压去。

    “啧,这家伙……好大的力量啊……”燕青咬了咬牙,看着狼人说道。

    而就在这一瞬间,莉莉丝也从背后冲出,闪烁着寒光的尖锐鞋跟刹那间撕裂了狼人胸前的大块血肉,让它的血液瞬息间迸溅出来。

    “啊啊啊啊AAAAAAaaaaaa——————————!!!!!”

    狼人痛苦的哀嚎起来,但是这种痛苦反而更加刺激了它得血性,瞬间,它的双眼更加血红,整个身体都在刹那间爆发出了惊人的雷光。

    “都给我去死吧!去死!去死!去死!”狼人怒吼着挥舞着自己的利爪,这一次,它每一次攻击都掀起了剧烈的风压,让李书文和燕青不得不向后退去。

    “这地方不太好打啊……”莫皖咬了咬牙,看着离磨坊的屋檐有着将近十米的地面,咬着牙说道。

    “没关系,莫皖小姐,让我来就好。”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直沉默不语的铃突然踏前一步,看着这已经发狂的怪物说道,“……这个怪物,就由我来打倒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