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顿小教堂。

    在几经辗转之后,几个人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安全屋一般的地方,刚进门,那个可以说是绝对不可能被救出来的小女孩就站在门前看着几人。

    “欢迎回来,铃姐姐,还有莫皖姐姐!”小女孩咧开嘴,天真无邪地笑了起来,接着就有些忸怩地看着众人,“那个……有找到我的爸爸妈妈吗?”

    “啊,关于你的父母我们也在努力的找,只不过……目前还没找到就是了。”燕青蹲下来,抬起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脸上挂着温和而暖人的笑容。

    作为梁山泊里足以担起头号间谍的他来说,随口胡诌出这种能够安抚他人的谎言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只不过,虽然燕青脸上挂着笑容,但是站在他身后的人们都露出了一抹复杂的表情,毕竟……在这永远轮回的梦境中,这个小女孩的父母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样啊,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们……”小女孩把手搭在自己胸口处,笑着看向了燕青以及他身后的所有人。

    “嗯,没事,关于你父母的事情,我们会继续帮忙寻找的,所以你就耐心地等待着我们的好消息吧,小姑娘!”燕青笑了起来,很用力地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把那一头秀气的金发摸的有些凌乱。

    “唔,燕青大哥真喜欢欺负人……”小女孩似乎有些不满地捋顺了自己的头发,对着燕青吐了吐舌头,似乎很愤懑地转身跑到角落中躲了起来。

    李书文扛着大枪,看着燕青的行为,也不由露出了一抹平静的笑意。

    “那个……燕青,你应该很喜欢小孩子吧。”莫皖半蹲下来,面对着微笑着盯着小女孩背影的燕青,开口问道。

    “呃……唔……”被莫皖这么一问,燕青反而变得有些脸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地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嘛……小孩子当然喜欢啦,毕竟孩子可是活力的象征嘛,看着孩子就觉得心情豁然开朗了起来,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看着莫皖脸上还挂着极为暧昧的笑意,燕青顿时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无奈地挠着头说道,:“我说大小姐,现在还是先把您刚刚答应我们的事情好好说一下吧,咱们不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回到欧顿小教堂来吗?”

    “哦,是这样没错。”莫皖顿时想起来了这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好吧,那么就在这里稍微说一下我这份力量的来源吧。”

    她随意地坐在了自己背后的石台阶上,而其他人也纷纷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莉莉丝和吉尔伽美什靠在墙壁上,燕青和李书文二人则直接站在莫皖面前,而像铃和罗摩则直接被莫皖拉到她两侧坐了下来。

    看着所有人都竖起耳朵,莫皖轻轻咳嗽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的能力……该怎么说呢,你们也看见了,我可以操控大地来进行战斗。”

    “嗯,关于这个我们都有目共睹,可是,这应该不是魔术一类的东西,或者说,作为人类来说,您所展现的力量有些过于超常了,Master。”李书文看着莫皖说道。

    “的确如此,有些时候连我自己都这么觉得,但是没有办法。”莫皖耸了耸肩,看着其他人说道,“毕竟……我身上集合了星球上所有神话中地母神的权能啊。”

    “!?地母神的权能?”顿时,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位女孩,开口惊道。

    “啊,没错,中国的后土、印度的迦梨、希腊的盖亚、苏美尔的提亚马特、日本的伊邪那美、北欧的西芙、凯尔特的达努女神、埃及的盖布甚至玛雅的古柯曼缇斯,世界各大神话地母神和大地神的权能,都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吉尔伽美什看着莫皖,平静的开口说道:“这或许可以说是绝不可能出现的现象吧……所有神话中司掌大地的母神将自己的权能集中于凡人身上,几乎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而她身上聚合了整个星球上所有大地的力量,那也就说明了一件事情——”

    莫皖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睁开眼睛看向在座的所有人,平静的说道:“没错,我身上拥有所有神话中地母神的力量,也正因如此,我可以随意地控制地球上每一寸土地以及星球的地壳运动。”

    莫皖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说道:“通俗一点说,我的存在——就相当于是这个地球的本身。”

    现场顿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吉尔伽美什无奈地笑了起来:“所以说,把相同的权能集中于同一人身上之类的,你们那边的神灵到底在干什么啊?想要知道人类作为星球自身能够走到何种地步、为了开心而一时兴起就集体做出的选择吗?”

    “是啊……这种事情……按理说是不应该存在的才对……”罗摩也凝视着莫皖说道。

    莉莉丝也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像我这种AlterEgo,即便是复合型女神,但是却也只是通过特殊手段来复制神灵权能装载进自己身上而已,像你这种实在是有些……”

    “嗯,疯狂,没错吧。”莫皖露出了一抹苦笑,继续说道,“但是我可是见过更加疯狂的家伙呢……这种事情倒是还在他们的可接受范围内。”

    其他人都因为莫皖的话陷入了沉思,按照莫皖的意思,她那个世界的诸神似乎对于轻易地把自己的权能交给凡人并没有太过在意……反而,还很高兴?

    “你们那个世界的神灵……到底在搞什么鬼啊……”李书文叹了一口气,看着莫皖说道。

    “嘛,硬要形容的话,不过就是一群平时吊儿郎当而且到了关键时刻却根本靠不住的死宅罢了,能干的似乎也就那么几个人了。”莫皖无奈的说道,接着就露出了一抹怀念的神色,“不过嘛……这些都也已经是曾经发生过的故事了啊……”

    听着莫皖的话,其他人也都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就是说……再继续问下去还要讲很长时间。

    燕青看着莫皖,抬起手问道:“那我再问一句,大小姐,我总觉得你有些时候要么不会使用这个权能,要么会变得很不稳定,这是为什么?”

    “很简单,恐怕就是因为这里并非真实世界、再加上并非我所在世界的缘故,即便我拥有了地母神的权能,也没办法彻底使用。”

    莫皖垂下头,继续说道:“而且我的权能还被这个世界封印了,每当杀死一个BOSS就会解放一层权能,恐怕等到杀死最后一个怪物之后,我的权能才会彻底解放吧。”

    “也就是说……现在的你是不完全体吗?”李书文问道。

    “没错,虽然因为权能解放的缘故,我已经可以小范围使用权能的力量了,但是……每当到了一个新的区域,我就必须通过解析大地的构造以及它散发出来的电磁波达到同调的作用,也就是让我的脑电波和大地产生的电波波长达到一致,我才能够在这片区域使用权能。”

    “所以你在那所监狱没办法用出权能来啊……原来如此。”燕青恍然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好了,这个话题也已经谈完了,我觉得我们也应该赶快去向禁忌森林进发了吧,诸位。”

    听了莫皖的话,诸位从者都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莫皖从坐着的的台阶上站了起来,面对着所有人开口:“好!那么诸位!我们现在就动身吧,前往禁忌森林那边,寻找那个名为Rider的Servant——吕布,以及到达最深处的观月台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