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莫皖回过神来之后,其他人正奇怪的看着她。

    “没事吧,Master。”罗摩看着莫皖,开口问道。

    “啊,没什么,只是在想事情而已。”莫皖急忙摇了摇头,不过她的视线却也在不经意间瞥向了角落中的废弃人偶。

    这个人偶在猎人梦境中也是存在着的,而且也是由老猎人格曼制造出来的等身人偶。

    不止是如此,这个人偶实际上的原型,其实是以格曼最钟意的学生——玛利亚小姐姐为原型制作出来的人偶。

    所以……鬼知道格曼这位老司机会不会拿自己学生的仿真人偶做些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当然,现在最首要的问题,果然还是拿走桌子上的这枚脐带才是。

    莫皖伸出手,把脐带真正地攥在了自己手中,顿时,她的眼前就已经出现了系统的数据。

    ——————————————————————————————————————

    道具名称:第三脐带

    信息:一件伟大的圣器,也被称作为【眼之索】。

    每个幼年的旧神都拥有着这样的一枚脐带的雏形。每个旧神都注定会失去神子,而他们也不断地渴望着下一个替代者的到来。

    第三脐带促成了黯淡之月的到来,而黯淡之月又呼唤着猎人们,并构筑了猎人的梦境。

    使用它之后可以获得灵视,并且正如同猎人们所说,使用它之后可以一窥真相的全貌——尽管没人能够回忆起其真正包涵的景象。

    ——————————————————————————————————————

    这就是关于这枚脐带全部的信息了。

    莫皖把系统的界面重新关掉,和周围的人说道:“各位,你们有找到别的东西吗?”

    铃点了点头,从兜中取出了一枚骨头一样的东西,递给了莫皖说道:“找到了这个东西,似乎叫做【老猎人之骨】之类的。”

    “原来如此,是它啊。”莫皖接过了这枚腿骨,看着它的形状的瞬间,系统的信息也传递给了莫皖。

    ——————————————————————————————————————

    道具名称:老猎人之骨

    信息:不知名的老猎人的骸骨。

    据传言,他是老格曼的学徒,也是第一猎人的独有记忆——加速术的实际拥有者。

    使用它以后可以提升自身翻滚和奔跑的速度。

    猎人们由梦境维持,作为背负火把之人,从尸体上获得旧有的记忆,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

    莫皖把这枚骨头还给了铃,低声喃喃着:“也就是说,这是一个【pong友,停一下pong友】之骨的意思咯。”

    “莫皖小姐,还真是经常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呢。”铃歪着头,呆呆地看着莫皖,平静的说道。

    “哦,说起来,喂,喂,铃酱,你要不要试一试,穿上这个试试?”

    这个时候,莫皖紧跟着一脸痴汉模样的搭在了铃的肩膀上,从衣襟后面取出了一套衣服。

    这也是她作为猎人所拥有的能力了,也就是说,从屁股里掏出各种各样道具的四次元菊花……哦,不对,对于莫皖这样的女性猎人来说,应该说是女猎人独有的四次元裙底!

    每个猎人都会把东西随手放进自己背后,东西就直接消失不见,所以莫皖一般默认为男性有着四次元菊花,女性有四次元裙底这样的设定了,结果没想到自己亲身经历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这设定居然真的是存在的!

    所以从自己衣襟里掏出一套衣服这种事情什么的,有了这种设定也就不需要太过在意了对吧。

    “这个……是什么?”铃有些奇怪的看着莫皖手中的衣服问道。

    “好啦,先别管这些,快来把这个给拿上!”莫皖顿时痴痴的笑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说道。

    “唔……”铃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接着闭上了眼睛——对于猎人们来说换装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只需要轻轻闭上眼睛,然后在心中默默想着需要换上的衣服,就可以自动替换现在的衣服了。

    至于之前在那所监狱里莫皖出的差错……emmmmmm,就当作莫皖的系统在那个时候脑抽了好啦~

    瞬间,铃的周围闪烁起了明亮的白光,接着,一套衣服就已经被她穿在了身上这是一套看起来极为精致的服装,而且不难看出,这个地面上坐着的那个人偶穿的服装根本就是同一款式。

    铃穿在身上的瞬间,燕青顿时轻佻地吹了一下口哨说道:“喔,这还真是厉害啊,看起来就和真的人偶一样呢,铃小妹。”

    李书文看着小巧的铃穿上这么精致的人偶服,也隐约露出了一抹笑意:“嘛,还算挺合适的风格啊。”

    罗摩打量着铃身上的人偶服装,把手搭在自己下巴上思索了起来:“唔……如果是余的悉多换上这件服装的话……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就是嘛,总是穿着这种阴暗哥特风的衣服可不好,铃酱。”莫皖开心地揉了揉铃的小脸,似乎有些爱不释手地对铃说道。

    “那个……是导师为我换上的……”铃似乎有些不习惯别人这么弄她的脸,摇了摇头,从莫皖的魔爪中挣脱开来。

    “导师?你的导师居然为你换上这么一身阴暗的衣服,恶趣味还真是浓厚啊。”莫皖打量着铃,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我觉得铃酱还是穿着这样一身更可爱一些啊,等结束之后记得回去和你的导师说一下,我对他的审美很质疑喔。”

    ——————————————————————————————————————

    “阿嚏————————!?”

    一个用深红色兜帽把自己的半张脸都遮挡住的青年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接着,他用套在了黑色露指手套的右手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总觉得有谁在说我的坏话啊……”

    “怎么,你和那个丫头的联系已经断开了,还在这里不紧不慢的和我叙旧吗?”在这个身穿改装过的唐装的兜帽青年面前,还坐着一个戴着黑色兜帽、身穿黑灰色皮夹克的青年。

    “嘛,毕竟可能已经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嘛,亚历克斯老哥。”唐装青年微笑着那些一扎啤酒,对着这个青年说道。

    而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当然就是那个著名的Alex.Mercer。

    “说的还真是悲情啊,而且居然特地来这里和我告别,别想了,我可不是GAY。”Alex笑了起来,撑着自己的脸看着眼前的青年。

    “你这话就说的好像我就是GAY一样啊!”青年撇了撇嘴,把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接着,他一脸调笑的看着Alex,开口问道,“说起来啊,这么长时间,你对我们家铃儿还是念念不忘啊,她就那么吸引你?”

    “并非吸引,仅仅只是在意而已。”Alex看着这栋已经因为丧尸袭击而彻底废弃大厦的下方,一个似乎是人类营地的地方,开口说道,“因为那个丫头让我欠了她一个人情而已……”

    “嗯?什么人情?”青年靠在一个大石块上,看着下方的人类营地中一个忙前忙后的、身上穿着西部牛仔风服饰的金发少年,以及他身边一个手持打刀的高挑黑发美女,笑着问道。

    Alex的右手化为了黑色的利爪,捏碎了一个石块,平静的开口说道:“哼……那个傻丫头……那个时候倚靠着牺牲了自己原本的笑容和力量……才可以换取我这本应将死的怪物,早就遗忘掉的人性啊。”

    “没办法,因为那孩子就是这样的人啊……”青年苦笑了起来,把已经空掉的酒瓶随意地扔在了一边,站起来说道,“好了,现在我也该走了,毕竟再这么颓废下去我可能就要看着年轻一辈的尸体回来了。”

    “你打算怎么办?”Alex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口问道。

    青年转过头,看着Alex的眼睛说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去调查啦,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真正的计划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