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神的脐带,这是血源诅咒这游戏当中可以说是关乎结局的重要道具,这也是关系到你本人是会成为古神的傀儡,还是本人会成为古神的结局。

    按理来说,实际上,血源诅咒的三线结局可以说都不是什么好结局,而使用了脐带之后则是你自身成为了古神,顶替了梦境之主的位置继续亚楠镇的诅咒。

    老实说,成为滑溜溜的章鱼什么的,应该没几个正常人想要变成那副德行吧,应该没有吧……

    但不管怎么说,这东西对于莫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道具,所以不论如何,她都必须要把它拿到手。

    想到这里,莫皖探出手,抓住了这枚放在了桌子上的脐带。

    “————————————!?”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强烈的麻痹感传递在了莫皖周身,而这一瞬间,莫皖震惊的发现,自己除了眼球之外,其余的部位仿佛根本不停使唤了一般!

    不仅仅是四肢,哪怕声带或者舌头,都没办法移动半分!

    (怎么……回事!?)

    莫皖的双眼颤抖了起来,因为她震惊的发现,在这一瞬间,世界仿佛彻底灰暗了下来,所有人的双目失去了光彩,如同失去了灵魂得空壳一般保持刚刚的姿态站立着。

    而在这灰暗的世界之中,似乎只有自己还拥有意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周围的环境在刹那间笼罩上了一层浓厚的白雾,要说怎么形容的话……没错,就像是她回到希杜里小姐姐那边的感觉一样。

    “等一下……这是要干什么?”莫皖震惊的开口,而她在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

    而莫皖也在这时候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呆滞地看着周围已经彻底变了模样的场景。

    眼前的房间虽然看起来布局和刚刚的昏暗房间很像,但是依然有着明显的区别,这个房间的光线要比旧工厂的房间明显的足了一些,而且家具上的摆放也没有那么凌乱不堪,而且在房间的周围,还有着不少用来加工武器的工具台,看起来比那个旧工厂的房间正经了许多。

    “这里……难不成是……”莫皖吞了吞口水,呆呆地开口说道。

    “没错,这里就是猎人梦境,新来的猎人。”在莫皖的身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倚靠在身下的轮椅上,覆盖在那老旧圆顶毡帽的帽檐下的双眼盯着莫皖,平静的开口说道。

    ——————————————————————————————————————

    “猎人……梦境吗?”莫皖站在院落中,看着环绕在周围的朦胧雾气,缓缓地自语着。

    “不错,你从一开始就已经被选择成了猎人之一,但是,在所有的猎人中,唯独你一直没有来过这个猎人梦境,究竟是怎么回事?”

    坐着轮椅得老人摇着轮椅来到莫皖身边,轮子与破旧的轮轴之间摩擦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响声。

    莫皖看着这个老人,对于已经玩了多周目的她来说,这个老人绝对是一个非常熟悉的角色——老司机!……啊,不对,老猎人格曼。

    不止如此,这位老猎人格曼,也是亚楠镇当中最初的猎人之一,同时也是劳伦斯的好友,玛利亚小姐姐的导师。

    不过最让她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位老大爷虽然长的很正经,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色鬼。

    至于为什么?

    从他书架上那个标着《如何与美人约会》的那本书就能够看出来这位的闷骚性格了吧。

    而且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他一开始和玩家对话的时候,用一种极为鬼畜的腔调和玩家说外面那个可以取悦人的人偶……

    不行,这么一说怎么突然就想走章鱼路线和人偶姐姐一起没羞没臊了怎么办!据说这个结局还有本子来着……

    “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莫皖小姐。”就在莫皖神游天外的时候,格曼老人望着前方,平静的开口说道,“除你以外的所有猎人我都已经见到了,但是,唯独您我一次都没有见过,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

    “感受到什么?”莫皖强行摆正了态度,看着眼前的这位老猎人,疑惑的开口问道。

    “嗯,我能感受到你隐藏的潜力,莫皖小姐,我也能知道,如果您隐藏的潜力全部解放,哪怕是亚楠镇中存在的所有旧神,也绝不是您的对手吧……”

    这位老人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就好像……那个曾经被亚楠女王放出来的,自称为【太阳】的怪物一样……”

    莫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老人问道:“那个……格曼先生,这个怪物真的存在于亚楠镇的历史种吗?”

    “嗯?没错,这个的确是存在于亚楠镇历史中的怪物。”格曼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只不过,自那之后,亚楠女王被旧神封印,而那个怪物也不知所踪,不过对于我来说,那种足以覆灭文明的怪物,果然还是不要存在比较好吧。”

    “那个……格曼先生,请问您把我叫来,是有什么事情吗?”莫皖看着格曼,开口问道,她出于自己的本能觉得,这个老人让自己过来,恐怕不是想谈话那么简单。

    “哦,当然有事情,不过,与其说是重要的事情,倒不如说……我想要明白你的立场。”格曼的视线突然间锋利了起来,如同一把锐利的长刀一般直穿莫皖的胸腔。

    “立场……吗?”莫皖吞了吞口水,看着眼前的老人说道,“你想要怎么判别?”

    “很简单……好在,它现在没有看着这里。”格曼笑了起来,低语了一下之后,接着开口说道,“莫皖小姐,你应该知道我的愿望吧。”

    “嗯,消除亚楠镇的诅咒。”莫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希望亚楠镇能够从旧神的诅咒中解放出来,没错吧。”

    “是的,正是如此。”格曼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那么,至少请您注意一点,希望你能够答应我。”

    “什么?”

    “不要相信任何人。”格曼看着莫皖的眼睛,平静的说道,“任何人的话语都不能相信,因为这里是某人的梦境,也就是说,这里的人们的话语,恐怕难免会受到这个无尽梦境的缔造者的干涉。”

    莫皖听着格曼的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按理来说,整个亚楠镇的确被包裹在了无尽轮回的噩梦之中,除了那些重要的NPC以及BOSS之外,所有的普通怪物都会复活。

    但是她倒的确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梦境会被梦境的缔造者干涉。

    “也就是说,不论是谁……他的话都可能只是梦境的缔造者……幕后黑手给我们下的绊子吗?”

    “很有这个可能,所以,只要是存在于这亚楠镇之中的人,就不能完全相信他所说的话。”格曼看着前方说道,“话就说到这里了,你也该走了,猎人。”

    格曼把轮椅缓慢地调转了一下,慢慢的推着车离开,不过,就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格曼突然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莫皖小姐。”

    “嗯?什么事情?”莫皖猛地抬起头,看着这个老人,开口问道。

    “拯救亚楠镇,是我毕生的心血,也是我穷尽一生的计划,所以……”格曼看着莫皖,平静的说道,“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亚楠镇走向灭亡。”

    “不论是谁想要毁灭亚楠镇,那么,我都必须要将他彻底击溃。”格曼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莫皖小姐,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做出这迫不得已的举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