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原来如此呢,亚楠镇的Rider——吕布奉先因为未知的原因而陷入了狂暴的状态吗?看起来还真是大危机了啊。”武则天低头沉思着,突然对莫皖和燕青露出了一抹笑容。

    燕青无奈的挠了挠头,看着武则天说道:“所以说啊,女帝阁下,你究竟知不知道什么事情啊?稍微提醒我们一下如何?”

    “妾身也不太了解喔。”然而,武则天的回答却让燕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是。

    “连你也不知道吗?我们亚楠镇这边的中国英灵,不都是因为你而被召唤出来的吗?不论是我、李老爷子,还是那个吕布,难道不是被您所召唤的吗?”

    “嗯……你们被亚楠镇召唤的确有妾身的责任,唔姆,这点妾身当然承认咯,但是妾身又不是那个金皮卡,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啊。”

    不过,还没等燕青失落太过一会,武则天突然开口说道:“不过我知道吕布那家伙曾经去过哪里哟,这也是我需要和你们说一说的事情。”

    “真的吗?吕布他曾经去过哪里?”莫皖看着武则天,着急的开口问道,“啊哈哈哈,别着急嘛,莫皖小姐,我告诉你喔,吕布曾经作为我派遣的远征军之一,到亚楠镇的周边去探索圣杯地牢了。”

    “圣杯……地牢?”莫皖的脸色顿时变了,看着武则天的脸色顿时不太对劲。

    圣杯地牢也是血源诅咒这游戏之中的关卡,也是用来给玩家们解锁相应成就的地方,然而圣杯地牢之中的凶险程度却绝对不亚于亚楠镇任何一个地图,甚至有些地方要比外面的那些地图更加困难。

    “嗯,而我派遣出去的那些勇者们,在经历的巨大的牺牲之后终于勉强踏平了亚楠镇的圣杯地牢,吕布将军也是这群英雄豪杰的其中之一。”

    武则天说到这里,表情略微阴沉了下来:“然而,等到最后,吕布将军却也不知为何消失在了队伍之中,看起来,是因为在圣杯地牢之中沾染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莫皖的表情沉重了起来,看着武则天说道:“难道……他是在圣杯地牢中被某位旧神蛊惑了,才会有现在的奇怪状态吗?”

    武则天笑了起来,对着莫皖摆了摆手说道:“这种事情就需要你们自己亲自去探索了,妾身可不负责此事喔~”

    燕青有些汗颜的看着武则天,垂下头说道:“好吧,好吧,那么则天女皇,你刚刚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想要传达给吉尔伽美什王吗?是什么事情?”

    “对啦!的确,这就是妾身想告诉你们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喔!”武则天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把可爱的笑脸贴近了屏幕,而在她微笑着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怎么回事,你那副表情……”燕青看着武则天这副模样,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也难免,他之前见识到的武则天,一直把那种云淡风轻的笑意挂在自己脸上,将各种负面情绪抛之脑后,仅仅把自己最为美丽动人的微笑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而在笑容之后,充斥在她背后的则是一把尖锐的长刀,仿佛准备随时对准那些因为她那可爱的笑容而放下警惕的人挥动那名为【暗杀】的屠刀。

    切断四肢,将人浸泡于酒壶;

    施以酷刑,连人的灵魂都形将磨灭。

    这便是武则天拥有的手段,而这个一直以来满面笑容的女性却露出了这种从未有过的表情,这让燕青感觉有些意外。

    “什么事情?女帝。”燕青也受到了武则天的影响,表情似乎也变得异常严肃,“看起来事态似乎很严重啊。”

    武则天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啊,没错,亚楠镇的时间与空间从圣杯地牢开始变得混乱了。”

    “混乱?”莫皖看着武则天,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意思就是说——”武则天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莫皖和燕青说道,“时间变得混乱,就有可能让过去与未来产生重叠,曾经死去的人可能会在未来出现,而强大的敌人也是如此,而同时,空间的紊乱也会让你们所见到的绝非真实的景象,禁忌森林可能会是旧亚楠,旧亚楠却也可能是未见之村,敌人或许就在你们的面前,但是你们无论如何都无法触及到他们,就是现在这种现象。”

    “这不是很严重吗?喂!”罗摩的表情都跟着凝起来,看着武则天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够打败那些敌人啊。”

    “所以我才会在现在告诉你们,莫皖,亚楠镇的Assassin、Lancer以及Saber,现在这种混乱仅仅是一个开始,如果在那之前不展开行动,恐怕一切就真的晚了,一定要赶在事态一发不可收拾的情况下结束亚楠镇的梦境。”

    武则天站了起来,没有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此时此刻,她稚嫩的脸上再无半分稚气,原本的笑意也彻底被肃穆所取代。

    她对着几人挥起了右手,襦裙的袖口随着她的行动而凌空飘舞,大唐的女帝发出了她的圣旨:“这是我以皇帝的名义给你们下达的命令哟,妾身的臂膀们,请务必解决吕布奉先身上的状况,并在亚楠镇的问题彻底爆发之前,铲除噩梦最后的源头吧!”

    ——————————————————————————————————————

    吉尔伽美什站在院落之中,看着欧顿小教堂外的空地,开口说道:“看起来那个小丫头似乎也可以看见了啊。”

    在他平静的双眼中,映照出了一只巨大的蜘蛛形怪物,那巨大的身体盘踞于欧顿小教堂空地的最上方,几乎要占据了整片天空。

    而在欧顿小教堂的附近,则还趴伏着一只脑袋坑坑洼洼的怪物,正偷过自己的一只眼睛观察着吉尔伽美什。

    “这便是亚楠镇存在的,所谓的【真实】吗?”吉尔伽美什的表情冷冽了下来,转身向着欧顿小教堂内走去,“这份狂乱、这份恐惧,还真是让本王由内而外的感觉到厌恶啊。”

    “是这样吗?”就在这时,溶解莉莉丝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吉尔伽美什的背后,脸上挂着莫名的笑意,“说起来我有些好奇,吉尔伽美什。”

    “什么?”吉尔伽美什看着莉莉丝,平静的问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作为这种状态降临的你,应该是以【秩序?善】的属性而存在吧,那么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隔断除了恶性之外属性的小镇之中呢?”

    看着溶解莉莉丝的脸,吉尔伽美什突然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哼,这不是很简单吗?Meltlilith,对于本王来说,手动修改一下自身的属性以及善恶阵营的划分这种事情,不过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而已,本王在意的反倒是你啊,善之女神。”

    溶解莉莉丝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吉尔伽美什。

    “作为女神聚合体,即便你的性格恶劣到本王都自愧不如的地步,即便你的恶意扩大到一些恶党都要自惭形秽的程度,但是你毫无疑问也是一位代表着【善】的女神。”

    溶解莉莉丝看着眼前这金发的男人,脸色似乎变得有些奇怪,低声呢喃着:“吉尔伽美什…………”

    “那么,你究竟是如何跨越恶性的隔绝,强行突破那层桎梏呢?”吉尔伽美什冷笑了起来,那如火焰般赤红的双瞳把皎洁的月映照出了血红的颜色,并把溶解莉莉丝的倒影毫不留情地映照在其中。

    溶解莉莉丝冷哼了一声,迈开步子走了出去,对着吉尔伽美什说道:“哼,走了,吉尔伽美什,莫皖那个笨蛋已经去旧工厂了,我们两个就去那边的出口等他们。”

    看着溶解莉莉丝的背影,吉尔伽美什的笑意也渐渐收敛了回去,平静的说道:“哪怕你连自己都已经欺骗过去,也别想欺骗本王啊,Meltlilith,在沾染上了那东西之后,你,恐怕就早已在不知不觉间……不再是你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