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看着在那里鼓捣着什么得吉尔伽美什,有些汗颜的问道:“那个……吉尔伽美什王?”

    “嗯?怎么了小丫头。”吉尔伽美什抬起头,在他的手中似乎有着什么连接器一样的东西,不过真正令莫皖在意的,还是他通过门扉拿出来的一个电子显示屏一样的玩意。

    “那个……是啥?”

    “这个啊,当然是本王稍微窥透了一下另一个世界线的我,从而学来的技术。”吉尔伽美什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

    莫皖顿时开口吐槽道:“另一个世界的你究竟是干什么的啊!为什么还能制造出这么超时代的东西啊!稍微有一点远古人的自觉不行吗!”

    “嗯,但是通过本王拥有的宝物以及技术,能够制造出类似的东西完全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吉尔伽美什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总而言之,信号已经可以接到乌鲁克那边了,临时制造出来的玩意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这样说着,吉尔伽美什点开了显示屏,刹那间,在蓝色的光芒下,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希杜里小姐姐?”莫皖看着希杜里,开口说道。

    “嗯,正是我,莫皖小姐。”希杜里微笑着点头,看着莫皖说道,“您们能够连接到这里,证明了王也在你们那边吧,能否叫他出来一趟呢?”

    “咦!?”就在这一刻,莫皖才猛然间发现,吉尔伽美什的身影居然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那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啊!”

    “不对……怎么可能啊,居然连我们都没有察觉到……”燕青顿时觉得毛骨悚然,看着吉尔伽美什消失的地方说道。

    溶解莉莉丝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看起来是在视频接通的那一瞬间就用某种特殊手段给自己加上了EX等级的【气息遮断】溜走了吧。”

    “气息遮断是啥啊!他不是法爷吗?法爷给我去干法爷的事情啊,他一个人把所有人的活都揽下来是想要其他人失业还是想要让自己一人负责七个人然后累到猝死啊!”

    希杜里听着几个人的谈话,脸上也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总而言之,我们家的王似乎给您填了不少麻烦,莫皖小姐,请容许我为您致以歉意……”

    “那个……不,这倒是没什么关系,倒不如说托了吉尔伽美什的福,我们反而行动的更轻松了。”

    “这样啊……那样就好……”希杜里微笑了起来,对莫皖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既然王不在的话,就请您在之后转达一下那位女帝的话吧。”

    “嗯?什么?女帝是谁?”

    “好的好的!这里就是妾身的问题啦!希杜里你让开一下!妾身我这一次要好好看一看那个莫皖的样子啊!”

    就在这时,稚嫩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了过来,接着,希杜里似乎有些为难的被什么人推走,接着,一个粉色长发的稚嫩小女孩的笑脸出现在了屏幕之中,和莫皖面对面对视在了一起。

    “好的,如果妾身没猜错,您就是这一次的Master——莫皖小姐了吧~”小女孩对着莫皖摆了摆手,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喔————可、可爱……”

    莫皖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出现的小女孩,本能地倒吸了一口口水。

    小女孩见莫皖瞪大着眼睛盯着自己的脸看,觉得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脸颊,开口问道:“嗯?怎么了?妾身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倒是没有,只不过……我这里有一些请求。”

    “嗯?啊哈哈哈哈~请求……呢,第一次见面居然就向妾身提出要求,您还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呢~”女孩突然掩嘴笑了起来,丹凤眼内辗转出风情万种的姿色,微笑着说道,“来吧,莫皖小姐,妾身就来稍微听一下您的请求吧,若是妾身中意的话,满足一下也无所谓喔~”

    “嗯嗯!”莫皖痴痴地笑了起来,口中发出了极为诡异的迷之怪笑,双手在自己面前合拢上下揉搓了一下,看着这小女孩说道,“那个,您可以告诉我您现在穿的内库是什么颜色的吗?”

    “嗯嗯!这个啊!那当然是可以————才怪啊!?”

    粉色长发的小女孩本来一脸欢喜地想要点了点头,然而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改口,宛若炸毛的猫一般目瞪口呆地盯着莫皖:“我说你不会每见一个女孩都要问一句对方穿着什么颜色的内库吗!?”

    “这个……当然不是啊。”莫皖看着小女孩,苦恼的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是每遇见一个都会问啦。”

    “这样吗?那妾身还能觉着稍微放心一些……”

    “因为我一般只是会挑那些可爱的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幼女来问啊!”莫皖双眼闪着星星说道。

    “你这家伙果然还是一个Hentai!”小女孩大声地对着莫皖吼了起来。

    ——————————————————————————————————————

    “啊哈哈哈,女帝,现在亲眼见过莫皖小姐有什么感想?”燕青代替莫皖坐在显示屏前,看着这女孩问道。

    小女孩用襦裙的袖子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该怎么说呢……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肥宅形象啊。”

    “哈哈哈哈,谁说不是呢。”燕青瞥了一眼失落的蹲在莉莉丝身边,似乎在因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个信息而懊恼的莫皖,顿时笑了起来,但他接着也摆出了严肃的表情,“那么,女帝,你这一次要找我们,究竟有什么事情吗?”

    小女孩看着燕青,露出了一抹微笑说道:“嗯……与其说是找你们有事,倒不如说是要和吉尔伽美什那个金色笨蛋谈一谈。”

    女孩的视线看向了莫皖,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不过啊,那个女孩似乎还不太清楚妾身吧,那么在此之前就稍微来说明一下妾身的身份好咯。”

    “嗯?您的身份吗?”莫皖看着小女孩,开口问道。

    “没错,记好了哟,妾身乃是最为华贵而闪亮耀眼的女皇帝——我想,已经不需要妾身再继续说下去了吧。”

    “女皇帝……而且还穿着襦裙……你该不会是……”莫皖突然跳了起来,惊讶的看着小女孩说道,“你难道是武则天吗?”

    “哼哼哼,正解~您果然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啊,莫皖,我很中意你喔!”武则天在这一瞬间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啊,当然,即便是对于你来说,直呼这个名字可也是绝对禁止的事项喔,陛下、女帝,还是像他们那样称呼妾身为不夜城的Assassin,类似的称呼随你喜欢,可唯独这种名字,你绝对不能直呼喔。”

    莫皖张大着嘴看着小女孩,开口说道:“武则天……居然会是这样一个……小孩子?”

    突然,武则天的表情顿时阴沉了下来,脸上挂着附上了阴影的笑容,开口说道:“我说啊,擅自称呼妾身为童女什么的……莫皖,你有做好受到惩罚的准备了吗?”

    燕青叹了一口气,看着武则天说道:“好了,大唐的女帝,要是您不着急说您的事情的话,我这边就先告诉您一些比较要紧的事情吧。”

    “嗯?什么事情?”

    “有关Rider的吕布奉先,因为未知的原因而陷入狂乱中的事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