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带着好奇的眼神看向了李书文,她非常在意的就是这件事情了。

    李书文的实力她当然见识过,哪怕吉尔伽美什对他的评价也可以说是极高,然而这样强大的人居然会铩羽而归,她非常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李书文垂下了头,闭上自己的眼睛,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没过太长时间,他重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直视着莫皖说道:“其实,我在禁忌森林中遇见了另一个从者。”

    “另一个?”罗摩看着李书文,开口问道,“并非是Archer他们的阵营,而是一个尚且处于中立状态的从者吗?”

    “是的,就是那个。”李书文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开口说道,“二十多他不论是在历史还是传说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被冠以Rider职阶的Servant——吕布,吕奉先。”

    “居然是那个人形兵器吗?”吉尔伽美什看着李书文,开口说道,“你居然去招惹了那种华夏最强兵器,还真是胆大包天呐,Lancer。”

    “谁说不是呢……”李书文并没有因为吉尔伽美什的讽刺而生气,仅仅是无奈地苦笑了起来,“Rider那家伙的确无愧于【兵器】之名啊,在我看来,一直以来所说的超军师陈宫所制造的最强兵器,绝非是那把军神五兵,而是吕布本人啊……”

    “超军师陈宫?那是啥?”莫皖诡异地看着吉尔伽美什和李书文,开口问道。

    “哦,大小姐,原来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啊。”燕青看着莫皖,顿时笑了起来,“其实,超军师陈宫,这是吕布将军一生之中最信任的人传言那个虎狼信任陈宫信任到……说出过让陈宫把自己当做一把兵器来使用这种话来,似乎能够让吕布做到这一点的,除了貂蝉之外,只有陈宫了。”

    莫皖捂着自己的嘴,开口说道:“哇……这段听起来怎么感觉给里给气的。”

    “这还不止喔,莫皖。”溶解莉莉丝突然开口说道,“我看过吕布奉先的资料,而其中所记载的他最强大的武器,同时也是他的宝具,就是由超军师陈宫所打造的——中华四千年最强武具——军神五兵。”

    “军神五兵?那个是什么?”莫皖疑惑地开口问道。

    李书文看着莫皖,开口说道:“军神五兵,是吕布所持有的最强武装,是陈宫军师仿照着战神蚩尤、并借鉴了方天画戟而制造出来的华夏最强武器。”

    “方天画戟吗?”莫皖开口问道,“不对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方天画戟明明是宋朝才有的东西,陈宫是怎么参考的啊!”

    吉尔伽美什突然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如果本王说——陈宫这家伙也是一个相当罕见的远见者呢?”

    “远见者?你想说陈宫也能看到未来?”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开口问道。

    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当然,虽然一切都仅仅是本王的揣测,但陈宫这个人毫无疑问拥有着极为可怕的远见能力,军神五兵的制造便是这样的例子。”

    李书文面色沉重的说道:“没错,而且,之所以被称作为军神五兵,是因为这把武器拥有着五种变化形态,正如蚩尤拥有三头六臂,每一只手上都握着作用不同的武器一样,再加上吕布本人的无冠之武艺,陈宫这个人……毫无疑问的创造出了一个最可怕的……时代尖兵啊。”

    现场的气氛顿时凝重了起来?

    铃低头沉思了一会,看着李书文说道:“也就是说……李书文先生您是与吕布交手之后才变成了那副模样吗?”

    “啊,就是这样。”李书文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而且,现在吕布的状态有些奇怪。”

    莫皖皱起了眉头,看着李书文问道:“奇怪?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现在的吕布虽然是以Rider的职阶降临,但是不论是行事风格还是战斗方式,几乎与狂战士别无二致,这绝对不能称之为正常。”

    “身为Rider却沾染上了狂化吗?”莉莉丝皱着眉头,把隐藏在袖子中的手搭在自己的下巴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绝非是因为【狂化】一类造成的结果,而是更深层次的东西,那并非是发狂,而是【发疯】,有什么东西让吕布变得比狂战士更加凶残而疯狂,这才是问题所在。”

    “难道是……沾染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吗?”燕青看着李书文,开口问道,然而紧跟着,他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和李书文对视了一眼,“李老爷子,你说,要是她的话……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李书文皱起了眉头:“说不准,但是……不论如何也得和她说一说这件事情啊……”

    “嗯?你们在说谁?”莫皖奇怪地看着仿佛是在打哑迷的两人,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必须和一个女人取得联系而已。”燕青顿时笑了起来,看着吉尔伽美什说道,“我说,吉尔伽美什王,您应该能够拿出一些联系用的道具吧,比如说……显示屏之类的东西?”

    ——————————————————————————————————————

    “喂!金皮卡王!你在吗!妾身可是有要事找你喔~!”

    在古朴的城市之中,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传遍了整座王城。

    身穿唐朝襦裙的紫发少女拿着一把装饰精美的鞭子,毫无阻拦地跨越了王城的守备,接近了乌鲁克城市最中心——也就是吉尔伽美什办公的地方。

    “不好意思,女帝,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一个妙曼的身影出现在了小女孩眼中,蒙着面纱的希杜里微笑着看向了小女孩,平静的开口问道。

    “啊!希杜里啊,怎么只有你在?那个金色的呢?妾身找他有事。”

    “不好意思,看起来您要失望了,大唐的女帝。”希杜里眼中露出了一抹苦笑之色,开口说道,“因为王他早就偷偷溜出去玩了。”

    “哈?这种紧要的关头,那个笨蛋居然跑出去玩了?”女孩目瞪口呆地看着希杜里,开口说道。

    希杜里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是的,不过虽然如此,我依然能够知道,恐怕王他现在正在和莫皖小姐在一起行动吧,但不论如何,王恐怕都不会认真的行动,所以说是玩耍也并非不可。”

    小女孩无奈地揉了揉额头:“真是的,那家伙都126岁了啊,就不能有一点老头子该有的样子吗?”

    希杜里微笑着说道:“我觉得就这点来说,您也并没有资格说王贪玩的问题。”

    “当然有资格啦!妾身可是最为美貌也是最拥有资本的孩童状态啊,作为孩童,当然要拥有孩童应该拥有的时间——也就是嬉戏玩耍的时间,这点来说妾身和那个黄金胯下王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希杜里把手搭在自己的胸口,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不论是皇帝还是王……你们之间还真的是有相当多的共同点呢。”

    “可不要成天把妾身和那个经常脱衣服的老流亡民类比在一起啊!妾身可是拥有着最黄金最耀眼的躯体的,和老头子可不一样啦!”少女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您来到这究竟有什么事情呢?武则天陛下。”希杜里看着眼前的少女,开口说道,“如果不是什么要事的话,那么就由我来转达就好。”

    “不,这一次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喔。”然而,出乎希杜里预料的是,少女的神色在这一瞬间凝重了下来,看着希杜里说道,“我要说的事情,是涌动于地下墓穴之中那绝对的恶性,以及开始出现紊乱的空间问题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