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顿小教堂。

    “这个是……”铃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从一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箱子中翻出了一枚闪烁着光芒的灵魂状物体。

    瞬间,这光芒在她触碰到的瞬间便消失在了她的眼中,但这才是最让铃感到惊讶的。

    因为这一刻,原本应该是没有形体的这灵魂状的光芒,居然在她的脑海中呈现出了一枚极为清晰的奇怪符号。

    从样子上看,三个血色的红点排列成了一个倒三角形,而一枚弧线则在倒三角的尖部向两侧上弯,三枚

    而就在这时,一个物品的信息在刹那间传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

    道具:无形之欧顿

    信息:拜伦维斯的符文工匠——卡尔所留下的秘密符号。

    没有形体的古神祗欧顿仅以声音存在,并以此符号作为其象征。

    受到烙印之人能够获得较多的水银子弹补给。

    不论是否为人类,其流出的血液都是最高级别的媒介,也是无形的旧神欧顿的精华。

    无论是欧顿还是其无意识的崇拜者,都在暗地里寻觅着珍贵的血液。

    ——————————————————————————————————————

    铃觉得自己的脑袋疼了起来,她突然感觉自己脑海中似乎被深深烙印上了这枚奇怪的印记,虽然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但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血液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一般。

    “能够得到……更多的水银子弹?”莫皖思索着这枚奇怪符文的意思,开口自语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见了一个老人年迈的咳嗽声,顿时惊讶地站了起来,向着大厅跑去。

    “李书文先生,您醒了吗?”铃回到房间中问道,接着就看见了那个居住在亚楠镇的男人站在李书文身边,把他轻轻地扶了起来。

    “喂,小心点,老头,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乱动很容易出危险的啊。”带着皮帽子的男人撇着嘴,嘟囔着说道,“真是的,为什么我要自找苦吃来把你扶起来,你要是出事了可不能怪到我头上啊!”

    李书文平静地睁开眼睛,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没事了,小子,感谢你的帮助。”

    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看起来我似乎回到小教堂里了啊。”

    “啊,是啊,反正你当时浑身是血的被人抬回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已经快死了,结果就这么会功夫居然就能痊愈,你这老头是什么人啊。”

    李书文平静的摇了摇头,看着前方说道:“不过是一介无用的武夫而已。”

    男人一脸疑惑地看着李书文,最后撇着嘴哼了一声:“哼,你们东洋人说话还是那么难懂啊。”

    李书文也笑了起来,脸上的凌厉气息似乎也因为这笑容而稍微褪去了一些:“或许吧,不过有些时候我觉得你们这些洋人说话也比较奇怪。”

    “李老,您已经不要紧了吗?”铃看着李书文,走过去关切的问道。

    李书文看着铃,开口说道:“啊,没事了……不过居然呗你们看到那副样子,我这次也真是有些丢了面子啊。”

    他摇了摇头,接着看向了铃说道:“那么,莫皖那孩子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现在应该已经是属于她的从者了,没错吧。”

    “嗯,是这样没错,莫皖的话……刚刚出教堂的瞬间遭到了怪物的攻击,接着她就消失不见了,恐怕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吧。”

    “这样啊,那么其他人也是去寻找那个孩子了吗?”李书文低头沉吟了一会,继续问道。

    “嗯,吉尔伽美什似乎知道一些什么,所以带着燕青小哥先走一步,而Saber则说要去旧亚楠一趟。”

    李书文看着面无表情地陈述着这些事情的铃,突然冷不防地开口问道:“小姑娘,我问你,你为什么不笑呢。”

    “唉?”铃愣了一下,似乎对于李书文这一句突如其来的话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我问你为何不笑呢?”李书文盯着铃那如同洋娃娃一般精致可爱的脸,开口说道,“或者说,先不说为何不笑,为什么作为人类的你,脸上没有任何应该属于人应有的、名为【表情】的东西的存在呢?”

    “……………………………………”听着李书文的话,铃微微低下了头,她的脸上依然没有所谓的表情,也没有立刻回答李书文的问题。

    “不打算回答吗……”李书文看着铃的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说道,“如果有什么隐情的话就算了,就当我这个老年人多管闲事好了……”

    铃依然没有回答,只不过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莫皖的声音:“等一下,这个声音,似乎是李老爷子啊,他已经醒了吗?”

    李书文重新站了起来,把貂皮大衣凌空一舞,稳健地披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同时,他的左手探出,把身旁杵在地面上的大枪抗了起来,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不过,在一系列动作做完的那一刻,李书文再一次看向铃,开口说道:“小丫头,虽然这并不算我的事情,但我还是和你说一声吧。”

    “什么?”铃有些奇怪的看着李书文,开口问道。

    李书文停顿了一会,脸上浮现出了极为凌厉的笑容,似乎不容许任何人否决一般地看着铃:“铃丫头,如果有能力笑的话,那么就笑一笑比较好,毕竟年轻人,就应该把最有生命力的笑容挂在脸上,不是吗?”

    也不再去等铃回答,李书文扛着枪向着走进来的莫皖迎去,只留下铃一个人站在原地,似乎在低头沉思着这个老人说的话。

    ——————————————————————————————————————

    “以上,就是未见村的全部经过了。”莫皖和李书文面对面席地而坐,作出了最后的总结。

    就在刚才,她把在李书文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给叙述了一遍,而李书文则低着头陷入沉思。

    “也就是说,这个高挑的小女孩就是新的同伴吗?”李书文开口问道。

    “嗯,正是如此。”莫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也因为她的保护,我才能在库丘林的袭击下存活下来。”

    Meltlilith似乎很得意的昂起头,美丽的眼睛瞥着莫皖,如同黑天鹅一般高傲地说道:“哼,当然,所以你以后也给我礼貌一些,不要总是在那里做出非常出格的事情。”

    莫皖笑了起来,捏了莉莉丝的脸,开口说道:“嘛,总之就是这样一个口嫌体正的可爱小女孩啦。”

    李书文无奈的看着因为莫皖得行动而气愤的脸涨的通红,却又只能强忍着动手气息的Meltlilith,开口说道:“所以,在那一次月之背侧之后,你究竟经历了什么啊?溶解莉莉丝。”

    “唉?你们两个见过吗?”莫皖疑惑的看着李书文。

    不过李书文却摇了摇头,开口说:“不能算认识,只不过,我倒是的确与她在某一次有某种意义上的渊源,或者说在那一次参与的百骑从者,都和她们有着某种联系,没错吧,吉尔伽美什王。”

    “嘛……算是吧。”吉尔伽美什偏过头,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那种事情就以后再说吧。”莫皖知道自己有些听不懂了,所以干脆岔开了这个话题,而是看着李书文,关切地问道,“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李老爷子,我觉得你也应该告诉我们一些情况了,比如——为什么您会变成那副模样回来……之类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