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莫皖的发言,吉尔伽美什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你这杂种喜爱极端之事啊,嗯,很不错,小丫头,虽然本王难以认同你的口味,但与此同时,深爱着娇小可怜可爱之物却是好事。”

    吉尔伽美什的表情变得无比严肃,看着莫皖微笑着说道:“而且啊,这份敢于毫不掩饰地说出自身欲念,这份毫不避讳地指出自己的爱恋行为,嗯~不错,关于这点本王认同你!小丫头!”

    莫皖的表情也变得无比肃穆,优雅地微笑了起来,看着这金色的王说道:“啊!谢谢你……吉尔伽美什王。”

    “我说你们两个不要总是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讨论这种事情啊!?”Meltlilith听着两个人的对话,顿时在旁边大声地吐槽了起来。

    “不,这怎么能被称作为【这种事情】啊,莉莉丝酱。”突然,莫皖忽然把准星掉转,面对着Meltlilith说道,“哦,说到这里我也就不得不提到莉莉丝酱了。”

    “干……干什么……”Meltlilith眉头挑了挑,看着莫皖,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我之前说过了,我可是极端派的成员啊,而且说道极端,我可是对此深有研究的啊!”

    “原来你还深有研究吗!?你日常的生活到底有多无聊啊!”

    “啊哈哈哈!这只不过是业余课题而已,那么所谓极端,也就是两极化,要么十分丰满,要么十分贫瘠!要么异常高挑,要么极为娇柔!要么极为雄伟,要么极为渺小才行!”

    Meltlilith捂着自己的额头说道:“喂,怎么办,这个笨蛋突然开始自顾自地总结出自己那套不明觉厉的歪理了啊!?而且为什么我似乎从一开始就担任起这一段的吐槽役了啊!”

    “所以说!”莫皖突然把手探向了Meltlilith没有任何偏差地抓住了这紫发少女那贫乏的胸部,突然动手揉了一下,“果然!莉莉丝不论从各种方向出发都是绝对完美、最为极致的娇小啊,不论是身材、身高、体重还是胸部!吉尔伽美什王,你我承认吧,Meltlilith是最为完美的娇小!”

    “哼,关于这一点本王没有异议,只不过若这个AlterEgo能够把自己那怪癖和性格改一改,本王倒是不介意将其定位本王的妻子候补。”吉尔伽美什耸了耸肩,看着Meltlilith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咋舌道,“可惜了,这女人的性格与本王是完全极端的不合,光是我二人能站立于此许久都未曾相互对对方发起攻击就已然是奇迹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顿时,Meltlilith的脸轰然红透,顿时捂着自己的胸口惨叫了起来,一巴掌糊在了莫皖脸上,眼角因为羞愤而流出了眼泪,大声地对着莫皖吼道,“你这混蛋!Hentai!痴汉?好色女魔头!你这家伙难道是杀生院那个家伙转世吗!”

    “咕唔……这个手劲也的确漂亮……”莫皖捂住了自己的脸颊,魔爪也暂时脱离了Meltlilith,然而她却依然对这摆出了从未有过的可爱姿态的少女探出了大拇指。

    Meltlilith变得无比抓狂,看着莫皖说道:“完蛋了,这家伙已经彻底没救了,迪尔姆德,你能够用你的枪捅穿她的脑袋吗?我怕我亲自动手沾染上白痴的气息。”

    “这个……”迪尔姆德顿时为难地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

    按理说莫皖对于Meltlilith做的事情的确不敬,似乎应该阻止,然而另一方面莫皖本身却也是女性,这对于迪尔姆德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难办的问题。

    ——-因为感觉不论帮哪个都不是啊,这种情况下!

    “啊哈哈哈哈哈,莫皖小姐果然是一个有趣的姑娘啊。”面对这超乎预料的情况,哪怕是迪尔姆德和燕青都有些尴尬的时候,芬恩却毫不在意地拍手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不错,莫皖小姐,您这种精神的确值得赞颂,追随本心的确是好事,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应该先把最为重要的事情说完,您觉得如何?”

    “唔,这样啊。”莫皖看着芬恩,微笑着开口说道,“我明白了,芬恩小哥,关于斯卡哈女王的事情,以及这座小镇的事情,请更详细地和我说一说吧。”

    “这是我的荣幸,莫皖小姐。”芬恩对莫皖点了点头,将自己穿透狼人头颅的枪取了回来继续说道,“其实,整个亚楠镇并不仅仅有七骑从者而已,事实上,在这个亚楠镇之中,曾经存在着二组以及四个特殊人物,总计18名从者,而女王、Assassin以及这位美丽的小姐正是在这其中……”

    “慢着……18名?有这些亚楠镇的BOSS们完全可以被打穿了吧!”莫皖皱着眉头,看着芬恩说道。

    “虽然理论上是如此,但是……如今抛出我等与吉尔伽美什王这类并非被亚楠镇召唤的从者之外,如今仅剩八骑。”

    这个时候,哪怕莫皖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了,看着芬恩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因为从者们降临于亚楠镇之后,依然在毫不顾忌地展开相互之间的厮杀,想象一下,18名从者不分敌我地展开了大混战,这种场面究竟会如何吧。”

    莫皖想象了一下,也不由得感到不寒而栗,倒不如说,亚楠镇之所以还完好,恐怕就是因为这亚楠镇其实是由梦境构筑的存在吧。

    “可是,我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其他的人,难道是因为我降临的时间比较晚吗?”Meltlilith顿时皱起了眉头,看着芬恩提问到。

    芬恩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莫皖和Meltlilith说道:“嗯,很有可能,毕竟这次亚楠镇的从者召唤并非一次性降临,早在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很多次从者乱战,而即便以女王的实力,在诸多从者之中也仅能勉强固守住自己的阵地而已,其实包括这位Assassin都属于较晚的时期才降临的Servant。”

    “嗯,确实如此,毕竟我完全没见到什么其他的从者了,一开始就一直和Lancer老爷一起行动着。”

    吉尔伽美什看着芬恩,开口说道:“那么,芬恩?麦克库尔,本王若是没有听错的话,你刚刚说过除了两组通常的Servant之外,还存在这四名特殊的Servant,没错吧。”

    “啊,正是如此,也正因为特殊性,这四名Servant中有两位也是在最开始就被其他疯狂的围攻而死的存在。”芬恩看着吉尔伽美什说道,“那就是Ruler和Avenger。”

    “哼,连裁决者也在第一时间毙命吗?这种情况若无人于暗中指挥,本王很难想象会有那么多人想到第一时间去集火这两骑从者啊。”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头,颔首说道。

    莫皖则继续看着芬恩,开口说道:“那么,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剩下的两骑,就是作为AlterEgo登场的莉莉丝酱,以及您所说的现今的亚楠女王——斯卡哈了吧。”

    “正是如此,而且事到如今,您们也只能与女王合作,才能够真正解除亚楠镇中存在的噩梦,并从这绝对的恶性中挣脱出来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