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莫皖重新回过神来,自己依然身处于击败黑暗怪兽的空地之中。

    “哟,回来了吗?大小姐。”燕青看着莫皖,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啊,回来了。”莫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看着燕青、Meltlilith和吉尔伽美什,尤其在视线落到吉尔伽美什头上之后,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嗯?怎么了,杂种。”吉尔伽美什双臂环在胸前,露出了一丝不满的表情,“未得到本王恩准便直面王的仪容可是要以死谢罪啊。”

    莫皖顿时尴尬地转过头,视线看向了Meltlilith,顿时觉得自己原本被臭骂一顿的心情恢复了不少。

    “你那是什么眼神,好恶心。”Meltlilith看着莫皖,顿时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本能地护住了自己的胸口,看起来她对于莫皖刚刚哦不咸猪手的行为依然有着强烈的印象。

    “啊哈哈哈嘿嘿嘿呼呼,没什么,只是觉得不论看几次,莉莉丝酱依然是那么可爱啊~哈哈哈。”莫皖红着脸挠了挠头,面对着Meltlilith说道。

    如果岳晨在这里的话,恐怕会惊呼此时此刻莫皖的表情简直就是一个女版的黑胡子吧。

    “嘛,对女士如此可不会受欢迎啊,乌鲁克王。”芬恩顿时笑了起来,看着吉尔伽美什说道。

    “哼,本王如何还轮不到你来管束,爱尔兰的金发【芬恩】。”吉尔伽美什瞥了一眼芬恩,接着面对着莫皖说道,“好了,小丫头,你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吧,那么就准备继续出征吧,接下来可就要通过那个大门回到那里了啊。”

    “嗯,总之,芬恩小哥,一边回去一边说吧。”莫皖对着芬恩点了点头说道,“关于你们女王的事情,以及库丘林他们的阴谋。”

    “明白了,莫皖小姐。”芬恩微笑了起来,对着莫皖轻轻鞠躬,而莫皖则笑着回应了一下芬恩,走到大门前,推开了这扇看起来极为沉重的大门。

    莫皖缓缓地推开了大门,门发出的“吱吱呀呀”的声音之后被缓缓推开,露出了大门后面的景象——旧亚楠!

    “走吧,我们还要再去见一见那个猎人,没错吧。”吉尔伽美什率先迈步走了出去,看着莫皖说道,“那么就在这一路上让那个杂种把该说的都说掉好了。”

    “嗯,我也这么认为。”芬恩笑着走到莫皖旁边,一众人马走进旧亚楠的地域,而芬恩也开始缓缓道出了身处于亚楠镇中,他所跟随的那位女王。

    “说起亚楠镇中的女王,我觉得您还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吧。”芬恩看着莫皖说道。

    “嗯,的确如此。”莫皖点了点头,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依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芬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原来如此,那么就由我来说明吧,其实,在您来到这里之前,这亚楠镇就已经召唤出了数名从者,而且这数名从者并非是因为所谓的圣杯,而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展开了相互之间的厮杀。”

    “慢着,不知名的东西?没有圣杯的话,从者也就没有理由厮杀了吧。”莫皖皱起了眉头,虽然不像月球学家了解的那么深刻,但她也是知道这东西的运作的,而就目前来看,亚楠镇的七名从者明显就是圣杯战争的套路啊。

    芬恩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莫皖说道:“这才是问题所在,没有圣杯、也没有御主,然而从者却开始各自为营地厮杀了起来,现今的亚楠镇女王也在其中。”

    “那个亚楠镇女王……到底是谁?”

    芬恩随手一枪投出,瞬间贯穿了一面木门,穿透了其中隐藏着的想要偷袭的巨大狼人的头颅,笑着说道。

    “女王啊,对于您来说,她应该挺有名的吧。”芬恩笑着看向了吉尔伽美什等人,继续说道,“她的名字是斯卡哈,影之国的女王,也是屠杀了万千神灵、成就【神杀】之名的美丽女性啊。”

    莫皖的瞳孔顿时收缩了起来,极为震撼地看着芬恩,开口问道:“什么!居然是她吗……居然是……斯卡哈!?”

    “嗯,没错,看起来您的确认识那个女人呢。”芬恩微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

    “斯卡哈……斯卡哈……她居然……会在这里吗?”莫皖抱着自己的头,看着地面低声喃喃着。

    惊讶也是难免的,毕竟斯卡哈不论是对于月球人来说、还是了解一些月球事项的圈外人来说,都可谓如雷贯耳啊。

    影之国女王、强大的从者、双枪的弑神者、魔境的智慧、诱惑紧身衣、紫发BBA、贴吧神灵级、贴吧二楼……

    后面几个什么鬼啦!?

    总而言之,斯卡哈的大名对于莫皖来说绝对是如雷贯耳。

    当然,实际上,即便没玩过废狗这游戏,斯卡哈这个名字对于专门研究神话故事以及历史的莫皖来说,绝对不可谓陌生。

    所以,莫皖这个时候的表现,对于芬恩来说其实也属于情理之中。

    芬恩笑了起来,拍了拍莫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莫皖小姐,女王也是有着想要与您结盟、共同对敌的想法的,所以各位绝对不会被她归纳为敌人。”

    “哼……是这样吗?”吉尔伽美什看着芬恩,平静地开口说道,“如果那个家伙其实不过是摆了一场愚人的大戏呢?”

    “这当然不可能。”芬恩笑了起来,“其实对于女王来说,单单抵抗库丘林的进攻就已经有些苦恼了,我们不论如何都绝对不在这种情况下与您为敌。”

    芬恩继续说道:“所以,莫皖小姐完全可以放心,不需要因此而感到恐慌,女王可是不会与您为敌的。”

    “那个……不好意思,其实我没在想敌不敌对的事情啦,芬恩小哥。”莫皖抬起头,哭丧着脸说出芬恩没有预料到的话。

    “嗯?什么?”芬恩也因为莫皖的话愣住了。

    接着,莫皖好像突然间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低下了头,耷拉着肩膀,非常无奈地垂下眼帘,用一种疲累的声音说道:“为什么……会是斯卡哈啊……唉,那个,其实说老实话,我对这种类型的……唔……这种年龄段的女人,这种身材的女性……不是很感兴趣啦……”

    “…………………………………………”

    现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极为诡异的沉默。

    不过吉尔伽美什反而是反应最快的那个,这个金色的绅士王意外地看了看莫皖,挑着眉头大笑了起来:“哦?居然会对那个几乎被所有人赞不绝口的紫色女人不感兴趣,我说小丫头,难道你这家伙——其实也是贫乳派的一员吗!若是如此本王倒是会对你的感官略微有些改变啊?”

    莫皖顿时暴走了一般地抬起手,凌空抓了抓说道:“不不不,倒不是贫乳的问题!吉尔伽美什王!我可是崇尚极端的人啊!极端可是好事,贫乳和超乳都是好文明!然而最大的问题是,斯卡哈这种中规中矩的量就很有问题了!虽然的确不小,但根本达不到我对女孩子们胸前赘肉的要求啊!而且她的身高也实在是太中庸了!而且关于身材我还是更喜欢娇小系的女孩子啊!”

    莫皖指了指Meltlilith喊到:“就比如说啊——娇小程度如果达不到莉莉丝这孩子的标准,根本就不能在我的后宫……不对,朋友范围内啊!”

    Meltlilith捂住了自己的脸,仿佛不想继续看下去地扭过了自己的头:“……谁能把这个白痴带走啊……好丢人……要是被BB那家伙看见我不得不和这个笨蛋签订契约……不知道要怎么嘲笑我啊……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