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醒了吗?莫皖小姐。”熟悉的声音从莫皖身边传来,只见似乎许久未见的希杜里小姐姐跪坐在自己身边,被蒙在面纱下的美丽双眼微笑着看着自己。

    “啊,希杜里小姐姐,好久不见啦,哈哈哈哈。”莫问急忙坐起来对她笑道,不过看希杜里小姐姐的表现,她似乎还没有发现那个金皮卡偷偷跑出去玩,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嗯?怎么了么?莫皖小姐?”希杜里有些疑惑的看着莫皖,歪了歪头问道。

    “不不不没什么。”莫皖急忙摇了摇头,不过这样说起来,她到的确有些疑惑,“对了,希杜里小姐姐,这里……应该不是猎人梦境吧。”

    没办法,毕竟这地方和游戏里的猎人梦境完全不一样,没有人偶小姐姐,也没有断腿老猎人格曼,除了希杜里小姐姐之外什么都没有,而且也不能用血之回响给自己加点,也不能买猎人的装备、武器,也不能上符文、给武器按上宝石和升级。

    感觉自己每次回来除了和小姐姐谈一谈话之外……似乎什么都没干……

    “猎人梦境吗……”希杜里面纱下似乎露出了一抹异样的笑容,接着开口说道,“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里的确不完全是猎人梦境,莫皖小姐,这里是吉尔伽美什王专门为您而开辟出来的庇护之所,并非梦境,但却似乎身处于梦境,类似于这样的状态,这里也如同猎人梦境一般,与那些灯盏相连接,而在您死亡之后,也会通过这里来进行复活,类似于一个整备的地方。”

    “唔……如果说是整备……但我总觉得游戏里那些东西全部都没体现出来啊……”莫皖有些苦恼地摇了摇头。

    “游戏?”希杜里歪了歪头,似乎有些难以理解地看着莫皖问道。

    “啊,不,没办法理解就算了。”莫皖摇了摇头,看着希杜里说道,“我苦恼的是,虽然这里是整备的地方,但不论是武器还是那些猎人们使用的符文,我都没办法使用啊……”

    莫皖拿出了自己一直用的那两把金色双刀,面对着希杜里说道:“就是这个,一开始本来是弓的,结果自从被代理人阿梅利亚踩断之后,我就仔细把这个当双刀用……可是总觉得有一种违和感。”

    希杜里接过了莫皖手中的双刀,看着这把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武器,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之色:“王他……真的是连看都不看就喜欢把一些重要的东西放在一起,然后随便让不明真相的人拿走啊…………”

    “莫皖小姐,关于这把武器的使用,我也没办法告诉您太多……抱歉,但是我却能够确定,您还没有发挥出它的真正力量。”希杜里把双刀归还给莫皖,凝重的说道。

    “真正的……力量吗?”莫皖有些疑惑的看着希杜里。

    希杜里笑着点了点头,但接着郑重地面对着莫皖,开口说道:“是的,我相信您一定能够控制住这把武器的,只不过……等到您能够发挥出它真正的力量时,请您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请您一定要在最危机的时刻再动用它的力量,只有在您决意……要毁灭这里所有的一切的时候,再使用它全部的实力……好吗?”

    “唔,你这么突然和我说,我也有些难以理解啊……”莫皖挠了挠头,她对于希杜里的话的确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希杜里温和的摇了摇头,看着莫皖说道:“难以理解也没关系,总而言之,您可以答应我吗?”

    “可以是可以,我答应你就是了,只不过,这东西既然是闪闪的,我去问他他会告诉我吗?”

    “我想不会。”希杜里摇了摇头,看着莫皖说道,“王他不怎么喜欢过于干涉他人的行动,哪怕身处于乌鲁克,哪怕拥有着远超世人理解的财富,他也只是作为人们的守望者,而非引导者而存在。”

    “即便那双睿智的双眼早已看穿了人们的未来,但他依然仅仅是观望着民众自身的行为……”希杜里露出了温婉的笑意,似乎有些怀念地看着莫皖说道,“因为比起作为带领民众进步的英雄,王他——更希望作为一名观测者,看着自己的臣民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向未来啊。”

    莫皖呆呆地看着微笑的希杜里,无奈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开口说道:“真是的……这帮子能看穿未来的家伙们……一个个怎么都是这么个尿性啊?还是犹格那家伙要可爱一些……”

    希杜里握住了莫皖的手,宛若清泉般透人心扉的双眼看着眼前这位女孩,微笑着说道:“总而言之,这种事情还是需要您自己摸索了,吉尔伽美什王将它交给了你而没有收回,一定有着属于自己的理由,所以,既然王也已经选择了相信您,那么就请您也要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它真正的使用办法。”

    莫皖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唉……我知道啦……总而言之就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意思吧……”

    希杜里看着莫皖,突然说道:“对了,莫皖小姐,如果有机会的话,请前往欧顿小教堂的顶端,在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欧顿小教堂的顶端?”莫皖看着希杜里,开口问道。

    “没错,而且还有一点,您可以通过欧顿小教堂的顶端前往一个废弃的猎人工厂,那里曾经是为猎人们生产武器装备的地方,只不过现在已经被废弃了……”

    “唔……废弃工厂啊……”莫皖低头沉思了一会,面对着希杜里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在那里似乎还可以得到某样非常重要的东西吧。”

    “正是那里。”希杜里微笑了起来,看着走向外面的莫皖说道,“那里会得到影响之后战局的东西,所以,请一定要得到它,那会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存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