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黑暗怪兽巨大的身体消失不见,而在它消失的地方,也出现了一盏燃烧着幽兰火焰的灯盏,宣告了黑暗怪兽生命的终结。

    “……………………结束了吗?”莫皖看着发生的一切,呢喃着说道。

    “是啊,已经结束了,美丽的小姐。”就在这时,金发的男人把枪从地面上拾起来,面对着莫皖露出了一抹阳光的笑容。

    莫皖有些疑惑的点头道谢,接着问道:“唔,谢谢,那个……你是哪个Servant?看你的样子应该是Lancer吧,而且旁边那个,难不成是刷子?”

    “刷子?请问这是什么称呼?”墨绿色长衣的青年搔了掻头发,有些疑惑的看着莫皖问道。

    “不不不,没什么,不用在意就是了。”莫皖急忙摇了摇头说道。

    “啊哈哈哈,您果然是一个相当有趣的美人啊,莫皖小姐,难怪女王会注意到你。”金发的青年顿时微笑了起来,对着莫皖说道,“初次见面,美丽的小姐,在下为Lancer——芬恩?麦克库尔,费奥纳骑士团团长,这边这位则是我最钟爱的骑士。”

    “不胜惶恐,主君。”刷子感激地看着芬恩,又面对着莫皖行了一个骑士理解,“莫皖小姐,在下乃Saber的Servant——迪尔姆德?奥迪纳,菲奥娜骑士团的首席骑士。”

    “果然是你们啊……”莫皖揉了揉自己的头,看着两个人说道。

    迪尔姆德先撇开不谈,如果和爱尔兰地区的人们说起芬恩,恐怕没有多少人会不知道的。

    芬恩?麦克库尔,凯尔特神话中首屈一指的大英雄,战神努阿达的后裔。

    而且在凯尔特神话的定位中,除去某些扫地僧人物以及阿麦金这种开天猛男诗人,芬恩毫无疑问是和库丘林并列的凯尔特最顶级英雄。

    当然,这里说的并不完全指实力,更是算上了在整个凯尔特神话里的地位。

    就如同夺牛战争时期不乏有几位实力与库丘林类似的,但是从整个时期来看大狗毫无疑问是当时的所有英雄中最为闪耀的一位。

    同样的,芬恩其实也是类似,作为芬尼亚传奇的中心人物,尽管他在故事后期能力衰退,但依然是整个芬尼亚传奇里最为重要的人物,没有之一。

    所以莫皖认为,库夫林和芬恩完全可以称得上为凯尔特神话中的两大顶梁。

    芬恩的故事——芬尼亚传奇讲述的是以芬恩为首的菲欧娜勇士团,在爱尔兰至高王康马克麾下作为保卫爱尔兰的军队抗击外来侵略势力或是超自然力量的故事。

    “唔,是我的错觉么?”就在这时,芬恩打量了一下莫皖,抚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头,“总觉得你身上也存在着菲奥娜骑士团的气息啊……难道是残留下来的成员后裔?”

    “唉?是……是这样吗?”莫皖看着芬恩,露出了一抹笑容问道。

    不过,芬恩却摇了摇头,自顾自地开口说道:“不,应该不可能吧……毕竟瓦拉之战后,骑士团就已经仅存两人了啊……”

    接着,他抬起了头,对着莫皖笑了起来:“总而言之,我很中意你喔,莫皖小姐,虽然阵营不同,但我相信有朝一日我们会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哦,我这双眼睛也已然看到了那个未来了。”

    “主君……又开始了吗?”迪尔姆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芬恩说道。

    “唔?怎么了吗?迪尔姆德。”芬恩看着旁边叹了一口气的迪尔姆德,笑着开口问道,“难道又想起格兰妮了吗?”

    “主……主君!”迪尔姆德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有些焦躁地看着芬恩喊了起来,似乎想要解释什么。

    “啊,抱歉抱歉,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啊,哈哈哈哈。”芬恩顿时反应了过来,面带歉意地看着迪尔姆德。

    莫皖看着两个人,有些汗颜地向着芬恩和迪尔姆德的事情——迪尔姆德是菲奥娜骑士团首席枪士,也是芬恩最喜爱的骑士,只不过两个人却因为芬恩迎娶的第三位妻子格兰妮而让关系走入决裂。

    这也是因为芬恩和刷子共有的女难特性引发的绿帽悲剧。

    只不过眼前这位年轻的芬恩……居然毫不介意地把自己被迪尔姆德绿掉的事情说出来……要知道爱上格兰妮这种事情,迪尔姆德虽然没有过后悔,但感觉良心不安还是难免的,所以芬恩这么一提反而戳到了迪尔姆德的痛处,似乎……

    “我说,燕青小哥,难不成你们这边的芬恩……其实是一个大KY?”莫皖凑到燕青身边,小声地问道。

    燕青也苦笑着耸了耸肩说道:“唔,真是的……读不懂空气家伙我觉得有那个金色的家伙就已经足够了吧……”

    “是呢,毕竟那个金色的家伙也是一个罕见的最读不懂空气的笨蛋啊。”Meltlilith站在两人身后,咧开嘴,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

    两人瞥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吉尔伽美什,纷纷叹了一口气,的确,要说读不懂空气的家伙,他们觉得有金皮卡这种大KY就足够了,没想到这会又多出来一个芬恩……

    不过,吉尔伽美什似乎没有在意莫皖三个人之间的悄悄话,而是看着芬恩平静的说道:“那么,爱尔兰的杀神之人,我想你们应该不属于这亚楠镇召唤而来的七骑吧。”

    “喔,不愧是乌鲁克王,看的很清楚呢。”芬恩笑了起来,看着吉尔伽美什开口说道,“的确,我们和那边的Assassin不同,不是被亚楠镇呼唤而来的从者,而是被女王所召唤的Servant。”

    “女王?女王是谁?”莫皖有些疑惑的看着芬恩,开口问道。

    “那可是相当美丽而且著名的女性呢。”芬恩顿时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现在她也身处于亚楠镇的某处,为了抗击不断对他的领域发动进攻的库丘林一行人而召唤出了我等。”

    “库丘林?原来他们也在袭击你们吗?”莫皖开口问道,而吉尔伽美什则只是抱着双臂,看着芬恩和迪尔姆德。

    “正是如此。”芬恩点了点头,但接着便露出了一抹无奈的情绪,看着莫皖说道,“只不过……即便女王呼唤出了我等,面对着已经宛若鬼神的库丘林、那堪比神域智谋的Dr.莫里亚蒂以及几乎可以不断产出凯尔特士兵的女王梅芙来说,还是处于相当的劣势啊……”

    燕青似乎恍然地点了点头,看着莫皖说道:“原来如此啊,难怪我们在那之后几乎没有看到女王梅芙量产出来的士兵,原来大部分都投入到其他地方去了吗?”

    芬恩笑了起来,看着莫皖说道:“总而言之,现在我们想要为那个女王稍微做些什么,所以,可否让我们前往诸君所在的藏身之处,由我们来告诉你们现在的大致情况,如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