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必须的滚到这家伙身后才行,不然这样下去绝对会被突破防守的!”莫皖打定了主意,她的脑海中模拟出了一套动作——在布袋哥挥下自己手中布袋的瞬间,顺着它挥舞的方向滚到布袋哥旁边,对着它的身体砍下一刀!

    “好,就这么办吧!”莫皖点了点头,而就在这时,布袋哥对准了莫皖挥下了自己手中的布袋!

    (就是现在了!)

    但是,还没等莫皖动手,撕裂空气的锐利声音突然从远处传了过来,一道银色的光芒突然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横线,穿越了布袋哥的身体。

    而在莫皖的视线中,空气中仿佛突然间被什么东西摩擦出了一条耀眼的火线,如同锐利的刀锋一般,把布袋哥从左肩到右腰,一路切断!

    “活着的人类?你就是那个Master了吗?”就在这时,一个充满冷冽笑意的女孩声音传了过来。

    莫皖抬起了头,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极为可爱的贫乳少女,紫色的长发随着她刚刚的快速行动而惬意的凌空飘扬着,黑色的上衣包裹住了她的上半身,而且过长的两袖也把她的手挡在了其中,就好像一个小姑娘偷穿自己父母衣服一般,看起来极为违和与可爱。

    然而真正让莫皖看呆了的还是女孩的下半身——她的下半身……竟然是近乎全衤果!

    宛若钻石一般令人心动的肌肤晶莹剔透,宛若成熟的桃子的果肉一般细腻而柔嫩,修长的双腿中间只有一枚铁片般勉强挡住了她最私密的部位,保护住了她可能会乍泄的春光。

    而在她那美丽的长腿上,包裹住了一对金属长靴,在靴子底部则各自突出了一把极为尖锐而且锋利的长刃。

    因此,少女穿着这坚硬的金属长靴,就如同踩着一个高跷一般,总身高直奔两米而去。

    “呵呵,不错的表情嘛。”瞬间,这个少女露出了一抹极为肆意的冷酷笑容,仿佛对于莫皖的姿态极为欣赏,“我,非常非常的喜欢哟,Master。”

    她轻轻地把自己的身体立起来,俯视着坐在自己面前,呆呆看着自己的莫皖。

    接着,她微笑着把自己的右脚后撤了一步,双臂张开,如同舞蹈演员一般对着莫皖优美地摆了一个礼貌性的鞠躬。

    “初次见面,莫皖小姐,我是象征着着【快乐】的AlterEgo——Meltlilith,今回以拟似Servant的身份降临于这绝望得诅咒之镇,请多指教了,希望,你能够让我真正的【快乐】起来喔,Master~”

    “Meltlilith……?溶解莉莉丝吗?”莫皖呆呆地看着这个少女,低声喃喃着,“唔,虽然这名字很奇怪,但是……这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啊!”

    而就在莫皖低声呢喃之时,自称为Meltlilith的奇怪少女突然冷笑了起来,优雅地转过自己的身体,亭亭立在了原地,将莫皖护在了身后。

    “所以你这家伙还真是穷追不舍啊,Berserker。”

    “哦?本来是为了过来铲除你的,没想到反而遇见了一条大鱼啊。”

    骨枪摩擦着地面,拖出了极为刺耳的长音,身披黑色骨质铠甲的巨兽从门口走进来,全身都散发着凌厉的杀气。

    巨兽的杀气在它看到莫皖之后变得更为浓郁了,那几乎能够通过肉眼可见的杀意仿佛要化为最为锋利的刀刃,把莫皖从外至内一点一点的凌迟处死。

    莫皖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这黑色的猛兽,慢慢的低喃出了他的名字。

    “Berserker……库夫林……”

    “稍微有段时间没见了啊,小丫头。”库夫林的骨枪在一瞬间爆发出了猩红色的光芒那令人不安的诅咒气息开始肆意地在他的枪上缠绕飞舞。

    Meltlilith将自己的腰轻轻弯下,仿佛准备舞蹈的演员的起手动作一般,面无惧色的看着库夫林手中的长枪。

    “哼哼,拥有即死特性的魔枪——穿刺死棘之枪【GaeBolg】……不对,如果是你的话,应该称呼其为剜穿戮杀之枪了吧【GaeBolg】了吧,Berserker!”

    Meltlilith莉莉丝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容,看着凝视着自己的库夫林,双眼几乎完成了两道月牙。

    “呃……有什么区别吗?”莫皖看着Meltlilith问道。

    “当然有区别,这是由库夫林本来的宝具,在其作为Alter的场合之后衍生而成的独创宝具,会不顾自己肉体的崩坏而进行全力投掷,更类似于突穿死翔之枪——然而,相比他通常的召唤,这个宝具的威力和有效范围都有大幅度的提升。”

    “也就是突穿死翔之枪的升级版吗?”莫皖开口问道。

    “没错,而且当这把枪作为拥有『必中』特性的魔枪之时,也就会化为追踪型魔导弹,并且在引发了爆炸之后,会附带有大范围的即死效果,而且……即使没有即死也会给予巨大的伤害。”

    “这算啥,未免也太赖皮了吧!”

    莫皖知道,如果是从者之间的战斗,这把魔枪是需要依靠着双方从者的幸运值来判定是否能够命中心脏,可问题在于现在这把枪已经多出了范围型的即死,还附带大量伤害,莫皖是真的不觉得自己能够躲开这个攻击。

    “不,虽然强大,但是库夫林却也的确值得尊敬。”不过,Meltlilith的神色却肃穆了起来,看着库夫林说道,“因为,对于他来说,在使用这个宝具的瞬间,肉体就会产生严重的崩坏,即便他拥有能够超高速回复肉体的卢恩符文,但是那种剧痛却也绝对不可能感受不到。”

    Meltlilith盯着库夫林,开口说道:“库夫林,你这家伙,该不会已经彻底习惯了那份剧痛了吧。”

    “熟悉有什么不好吗?”库夫林顿时冷笑了起来,周身的狂气不断地向房间内扩散开来,“因为每一次的剧痛都能够提醒我,我必须不断地杀死眼前所有的敌人,必须不断地杀死面前所有的存在,这也是我作为Berserker、作为错误的Servant被呼唤而来的宿命,AlteraEgo。”

    Meltlilith也笑了起来,笑容中多了几分兴奋,也多了几分嗜血的神情:“以自身拥有的无双枪技,在背后堆砌出尸山血海吗?唉,不错啊,非常不错!Berserker库夫林!”

    瞬间,寒芒闪过,Meltlilith修长的双腿在地面上划开了整洁的切断面,她的右腿微微抬起,仅仅倚靠着左腿便支撑住了自己的身躯。

    而右脚下那闪烁着寒光的长刃横对着库夫林,Meltlilith极为严酷的笑了起来:“那么就让我们继续战斗吧!Berserker,没有任何帮手,亦不存在任何的敌人,只有你的枪与我的刃的澄澈交错!”

    Meltlilith把自己包裹在长长袖子中的玉手抬起,遥指向了库夫林说道:“我会把你折磨到痛苦呻吟的哦,库夫林,你在临终前那撕心裂肺的哀嚎——定会成为使我快乐的食粮吧!”

    “哼,那么就来吧,Meltlilith,但是,会死的,将是你。”库夫林的猩红长枪在地面上轰击出一道参差不齐的乱石沟壑,闪烁着不详气息的枪尖对准了紫发的少女。

    而就在这瞬间,两个顶尖的Servant,向对方发动了自己最致命的一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