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的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什么人装在了麻袋中,粗暴的在地面上拖曳着。

    “人贩子!?”莫皖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没办法,装在麻袋里拖走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像人贩子干的事情了……不对,比人贩子还缺德吧!

    哎呀,我的脑袋!

    莫皖的头撞到了一块从地面上突出的石头,再加上之前受到的重击,导致这一下之后她得大脑如同一颗洲际导弹爆炸一般,瞬间让她再也没有办法去思考任何事情。

    因此,她能做到的也就只有用尽自己的全力向着外面瞥上一眼,看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破败村落之后,彻底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若隐若现的猪叫声让她重新清醒了过来。

    冰冷的地板散发着无比潮湿而阴森的气息,直接从她与地板的接触面传进了她的体内,让她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混沌的大脑也随之清醒过来。

    “这里是……”莫皖艰难的站了起来,看着周围一片死寂的环境低声自语。

    突然,记忆仿佛开闸的洪水一般涌入了莫皖的脑海中,让她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头。

    “对了……布袋哥!那家伙在之前突然出现在我背后把我杀了!”莫皖顿时开口说道,“我靠强行剧情杀吗?明明布袋哥的位置是在教堂外的角落里啊!这一次为啥会出现在小教堂的门口!?”

    而且吉尔伽美什和罗摩全部都没反应过来,这件事情绝对不正常啊!

    “铛!!!”

    就在这时,金属的碰撞声瞬息间从附近传了过来,让莫皖不由得稍微愣了一下。

    “嗯?战斗的声音?”

    她站了起来,倾听着不断传来的金属碰撞声,确信了的确是有什么人在战斗着。

    “难道是那个金闪闪和Saber?”莫皖站起来问道,目前来看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了。

    莫皖看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衣领残破的监狱,然而明明已经是一个破败到摇摇欲坠的地方,别说老鼠,哪怕蟑螂都未曾存在,这倒是让莫皖有些惊讶。

    难道猎杀之夜的诅咒也影响了老鼠这些生物的心智吗?

    她走出了监狱牢房已经破群的大门,这时,一群小信使从莫皖的脚下钻了出来,手中还捧着一张淡蓝色的牛皮纸。

    『狂人秘密的进行仪各种式,企图召唤月亮,揭露出他们的秘密吧。』

    信使离开之后,莫皖抚着自己的下巴,这个地方的名字她当然知道,这里是相当于血源诅咒游戏中的一片类似于隐藏区域的地图,它的名字为——未见之村,亚哈古尔。

    而在这里的居民们也绝非什么善类,诸如刚刚的麻袋哥,他们的村民在猎杀之夜开始抓捕各种各样的人,不论是猎人、治愈教会成员还是亚楠镇村民,要是碰见他们的话都会被抓到这个地方。

    正如信使带来的信上所说,亚哈古尔的狂人们在这里进行了各种各样神秘的仪式,并企图让月亮降临于大地之上。

    而至于那些被抓来的人,此时此刻恐怕已经成为了仪式进行所必须存在的牺牲品了吧。

    莫皖继续顺着声音走去,拐过一个拐角以后走下了两重楼梯,就在这时,一个女性惊恐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哦,仁慈的神啊,请您救救我吧……”女人的声音颤抖着,继续说道,“以治愈教会之名,请在这可怕的噩梦中拯救我们吧!”

    莫皖顺着声音望去,看见了在一堆足有半人高的陶罐群后面,跪坐着的一个身穿着黑色修女服、正在不断颤抖着祈祷的柔弱修女。

    莫皖看着这个修女,伸手拍了拍修女的肩膀,开口问道:“那个,请问我能帮到你吗?”

    而就在她触碰到修女的那一瞬间,修女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震动了一下身体,无比惊恐的转过头,看着莫皖说道:“哦,拜托了,请让我……请让我继续待在这里吧,请不要带我走,不要把我带走……求你了!”

    “呃……怎么感觉把我说的像是个人贩子一样?”莫皖搔了掻脑袋,看着惊恐的修女,无奈的退了一步,“请不要惊慌,修女姐姐,我没有恶意,那个……先别害怕听我把话说完……”

    然而,莫皖最终还是放弃了交涉,因为这个修女已经开始自顾自地低头祈祷了起来,完全无视了莫皖的话语。

    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噢……敬爱的神啊……”这一句话。

    就在这时,系统突然传来了冰冷的提示音。

    『提示:想与修女交谈需要穿上治愈教会服装,检测到玩家仓库内存在着治愈教会服饰,是否更换现在的装备?』

    “对了,治愈教会的衣服,系统,帮我把治愈教会的衣服换上吧。”

    这个修女是治愈教会的修女,而她对于自己这种来路不明的猎人似乎充满了戒备,所以也就只有用治愈教会的衣服才能安抚她现在惊恐的情绪了。

    ——瞬间,白光划过,莫皖身上的衣服在刹那间消失……

    这一瞬间。她那近乎完美的白皙躯体暴露在了空气中,晶莹剔透的肌肤似乎反射着若隐若现的灯光。

    如同玉兔一般恰到好处的可爱胸脯、纤细的手臂、洁白而柔嫩的裸足,以及她那整体都充满了魅力的少女曲线相互衬托,让她的身体更是显得如同钻石一般完美无缺。

    “唔哇!?为啥要先把衣服给我脱掉啊!系统你难不成是一个**吗!?”莫皖顿时红着脸,双手赶忙捂住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的春光。

    这一瞬间,莫皖多出了和之前的强势不同的气质,不再是一副强气的大小姐风范,而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属于少女的正常应激反应。

    虽然莫皖平时的表现很男孩子气,而且还有着大小姐的怪脾气,但是遇到这种突如其来的事情还是会有些少女般手足无措的感觉的。

    这也不需要解释,不管是谁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突然消失都会本能地守住最后的防线吧。

    不过好在系统似乎反应也比较快,莫皖那如同羊脂玉一般完璧无瑕的娇躯瞬间附着上了乳白色的光晕,在替莫皖守住了防线之后,也守住了本书的道德底线。

    “呼……”接着,换上了一身治愈教会衣服的莫皖长出了一口气,虽然这附近没什么人看见,但即便如此,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是让她觉得有些羞人。

    外面锐利的金属交错声还在继续,这也证明了莫皖必须加快和这个修女交涉的速度,好出去看一看究竟是谁在那里战斗。

    于是,她面向了这个修女,慢慢的开口询问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