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正是我。”莫皖看着美丽的女性,点了点头说道

    “太好了,您果然如同铃妹妹所说,只要老子要就能知道,真的是一个可靠的人呢。”女性微笑了,站起来对着莫皖和铃做了一个屈膝礼,“谢谢你们,猎人莫皖小姐,我是教会镇的一个……嗯,妓女,名字是阿丽安娜,你们在猎杀之夜保护了我,对我有救命之恩,所以请一定要接受我的谢意。”

    不过她紧跟着露出了一抹苦涩之色:“虽然很想报答你们,但是可惜的是我已经没有能够给你们的了……因此,能够作为报答的,也就只剩下我的血了。”

    她歪了歪头说道:“但是,您真的想要妓女的血吗?”

    “唔,当然,我也很想真正试一试血疗的感觉。”莫皖点了点头,对女人说道。

    “哦,很好,靠近一点,亲爱的,别担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女性对着莫皖轻轻招手,让她蹲在了自己的面前。

    接着,没过一多会,莫皖重新在阿丽安娜面前站了起来,而她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装着血液的试管容器,还被一支散发着女性芳香的手帕包裹住了瓶口。

    莫皖看着手中的血瓶,顿时,系统那极为冰冷的提示音从莫皖脑海中回荡开来。

    『提示:

    玩家获得道具——阿丽安娜之血

    信息:

    ——从阿丽安娜处获得的血液,她是教会镇的站街女郎。

    ——饮下她甜美的血液能够快速回复生命力以及自己的力气。

    ——如果是治愈教会的成员的话,就能够发现,她的血液与一度被禁止的血液极为相似。』

    莫皖听着系统的提示,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血液瓶,对这个女性感谢地点了点头:“谢谢您,阿丽安娜小姐,我会谨慎使用您的血液的。”

    阿丽安娜露出了极为魅惑的微笑,对着莫皖眨了眨美丽的眼眸,开口说道:“不用谢我,亲爱的,这是我对您们的报答,只要能够帮助你们就好。”

    莫皖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而看着莫皖结束了行动,吉尔伽美什看着其他人说道:“好了,小丫头,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们也是时候离开前往下一个地方了,哦,对了,Assassin那个家伙呢?”

    “燕青先生的话,因为担心其他的Servant发动攻击,所以在这附近巡逻。”

    吉尔伽美什微微颔首:“这样啊,我了解了。”

    莫皖接着问道:“那个,铃,李书文先生怎么样了?”

    “李书文先生的话,他现在的状态已经很稳定了,应该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就能够重新清醒过来。”

    吉尔伽美什微微点头,看向了自己身边的罗摩,开口说道,“那么Saber喔,你打算怎么办?是跟着我们一起去击杀下一个怪物,还是要在这里和Assassin一起保护其他人呢。”

    罗摩看着吉尔伽美什,露出了爽快的笑容,开口说道:“还用问吗?吉尔伽美什王,当然是继续猎杀那些怪物了,余必须找到悉多,因此,余以最快的速度铲除所有的怪物,汝应该早已知晓了吧!”

    吉尔伽美什顿时放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不错,Saber,正应该如此,即便作为从生前直至英灵之时依然无解的诅咒,但只要不断去渴求着梦想,贪婪的吸吮着希望,那么被人类称作的【奇迹】——或许真的能够出现吧。”

    “我能把这个当做是个鼓励吗?”罗摩顿时无奈的苦笑了起来,耸了耸肩膀说道。

    吉尔伽美什微微勾起了嘴角,看着罗摩说道:“呵呵,随你怎么想。”

    “说起来,这样的话……下一个要去的地方是哪里呢?”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能够前往的似乎只有两个地方了——禁忌森林和未见之村亚哈古尔?”

    “啊,不错,但是你应该是想要去和那个用机枪的杂种交好吧,既然这样,那么干脆就去亚哈古尔如何?杀死那个包裹着雷电的黑暗之兽后,我想你就能够毫无顾忌地与那个想要守护怪兽的家伙面对面的交流了吧。”

    莫皖点了点头,看着吉尔伽美什和罗摩说道:“嗯,是这样没错……所以,不论如何我都一定要把这个怪物杀死,这也是我能够和那个机枪男心平气和交流的唯一办法了。”

    吉尔伽美什和罗摩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了莫皖的意思,而罗摩则提起了自己旁边的红色刀刃,露出了一抹微笑说道:“能够下定决心的确是好事,余之Master啊,不论您如何选择,余之剑都必将为您而挥动,斩下面前一切的阻碍。”

    吉尔伽美什耸了耸肩,轻轻地摩擦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大斧,开口说道:“那么本王就最后再陪你一程吧,继续下去的话,恐怕希杜里那家伙就要发现本王已然不在通天塔的事情了。”

    “不,我觉得希杜里小姐姐恐怕早就已经发现了吧……”莫皖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

    不过吉尔伽美什似乎并没有在意莫皖的话,仅仅大笑了两声之后就迈开步子走向了大门口。

    看着吉尔伽美什的行动莫皖顿时从原地蹦了起来,惊讶的开口问道:“慢慢慢慢着,金闪闪,你知道该怎么去未见村吗!?”

    “嗯?当然是一路打过去啊,反正旧亚楠是有通路的吧。”吉尔伽美什似乎放弃了思考,看着莫皖笑到。

    “………………………………”

    莫皖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位乌鲁克的王大人有些时候明明看起来是一个极为睿智的人,可是有些时候表现出来的形象怎么就那么傻呢?

    不过他说的似乎也的确是这个理,这里已经不能算单纯的游戏了,从那个被拯救的小女孩就已经能够看得出来,对这里的干涉能力要明显比游戏大的多。

    所以正如同吉尔伽美什所说,直接从未见村的入口打进去似乎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于是,莫皖也就默认了吉尔伽美什这看似鲁莽的提议,实际上,在未见村存在着两只BOSS,其中一个现在肯定没办法出现,因为在游戏中的时候那片区域暂时没办法开启,而且这个BOSS能够降临,某种意义上也是因为在之后出现的真正的诅咒而打开了它的枷锁。

    莫皖和吉尔伽美什以及罗摩一起走出了教堂,她看着天空上悬挂着的圆月,开口自语道:

    (所以如果能按吉尔伽美什说的提前打穿整个未见村,能否……提前阻止那怪物的降临呢?)

    “嘛,应该不可能吧……”莫皖踏出了欧顿小教堂,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而就在这一瞬间,她突然有一种极其不详的预感。

    脑后得劲风对着她袭来,瞬间,一个巨大的麻袋击中了她的大脑,让她的思维瞬间产生了停滞。

    而紧跟着,攻击者的一个飞踹瞬间踢中了她的后心,阻断了莫皖的呼吸。

    “咳啊————————!?”

    没等莫皖和前面的两个Servant反应过来,这个背着麻袋的高大男人一脚踹向了莫皖,将她狠狠地踩在了脚下,手中的麻袋高高举起,对准了她的头,没有任何留情,以凶戾的气势狠狠砸落!

    ——————————————————————————————————————————

    莫皖——落命*2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