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就是这里了吗?”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站在一个房子面前,看着里面的一个小女孩的身影,低声问道。

    “啊,是铃姐姐吗?”屋内传来了小女孩迫切的声音,开口问道,“您找到我的父母了吗?”

    一瞬间,铃想到了加斯科因神父以及在附近那个女性的尸体,突然觉得心中痛了一下。

    即便这只是一个虚构的世界,但是在她的眼中,这里面的所有人却都是活生生的存在着的。

    小女孩的父亲加斯科因由于兽化而发狂,小女孩的母亲则死在了自己的爱人手中,即便自己的导师在之前就曾说过,这里的一切其实都只是一场由亚楠镇中所有人构筑出的大型梦境,但是却没办法阻止铃去悲伤。

    “抱歉,我还没有找到他们……”铃垂下了头,她最终还是要选择了要隐瞒这个真相。

    “是这样啊……”小女孩的声音中出现了一抹失望以及哭腔,“谢谢您,铃姐姐,您能够帮助我寻找我的家人……真的非常谢谢您……”

    铃摇了摇头,小声地喃喃着:“不,没什么……抱歉……”

    接着,她突然抬起了头,看着窗户后的小女孩问道:“对了,你要不要去更安全的地方暂时住一晚?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个样子……可以吗?”

    铃点了点头,虽然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但她的眼中却透露着温柔之色:“嗯,可以哟,因为在没有找到你父母的时候,这里果然还是太过危险了。”

    “我明白了,您知道哪里有安全的地方吗?”

    铃点了点头:“嗯,知道喔,欧顿小教堂那里,就是目前亚楠镇最安全的地方了。”

    “明白了,我会到那里去的,谢谢你,铃姐姐。”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等在这里,我们一起过去怎么样?”看着小女孩的窗户,铃突然开口说道。

    “唉?这个样子可以吗?”小女孩有些迟疑的问道,“这样子不会占用您的时间吗?”

    铃摇了摇头,看着“不会……因为,有比一个我更可靠的人在战斗,所以不论如何我也必须要做些什么,那就是……帮助她保护你们所有人才行。”

    ——————————————————————————————————————————

    等到莫皖和吉尔伽美什通过渴血兽房间中的灵魂灯盏回归的时候,小教堂中明显要比之前的时候更加热闹了。

    “那个,铃,你已经去把这些人都叫回来了吗?”莫皖看着铃,开口问道。

    铃点了点头,看着莫皖说道:“嗯,是的,因为我觉得我也必须要做一些什么才行……”

    莫皖的视线扫过了教堂,整座教堂中的人们都映入了她得眼帘,坐在高台边上的一个衣着简朴、但却挡不住她散发出来的妖艳气息的女子,另一个则是坐在大门附近的老太太,在面对着大门的应该是摆放着雕像的石台上,坐着一个穿着亚楠镇居民衣服的男人。

    不过让莫皖比较惊讶的,则是铃身边跟着的一个金发小女孩,正缩在铃的背后,有些怯生生的看着莫皖。

    “铃,这个孩子该不会是……”

    “嗯,就是加斯科因神父的女儿……”铃微微点了点头,看着莫皖的表情,有些疑惑的问道,“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莫皖有些恍恍惚惚地摇头否认。

    说实话,她没想到居然可以把这个小女孩救下来,在原本的游戏中,小女孩的结局不是被下水道中的猪哥拱死,就是在尤瑟夫卡的诊所被改造成大头娃娃两种结局,而就算不去管她,只要在之后的剧情一到,她也一定会死,是绝对不可能救下来的存在。

    所以铃能够救下这个小姑娘到的确让她感到非常意外,但是想了想就能够明白。

    游戏中玩家们不得不遵守一些非常奇怪的规则,比如只能给居民提供庇护所的信息,而不能去帮助他们转移。

    但作为一个拟似游戏的现实,即便作为玩家也完全可以不去遵守这种奇怪的准则,比如她被燕青带着飞跃一些绝对攀不上去的山峰。

    所以护送小女孩来到欧顿小教堂什么的,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了?

    “哦,又是一个外乡人,你就是那个小丫头的同伙吧,和你说,我可不会被你们骗到!”就在这时,一个听上去非常欠打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那个男人对着莫皖撇了撇嘴,扭过头去说道。

    “傲娇男。”莫皖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这位恐怕就是在游戏中少有的能够让气氛比较轻松的有趣家伙了。

    从一开始他说自己非常不信任你,再等到之后和你作对,完全就是你让他去东他就肯定走西的执拗性格。

    这一点,在你从游戏中为他提供庇护所的信息,提供了其中一个之后,他就一定会反着你的意思跑到另一个庇护所的行为中就能够看得出来。

    而在他对面的老太太看着莫皖,也恼怒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要和我说话,你们这些外乡人,难道不就是因为你们,才会出现的这个猎杀之夜吗?”

    话语中充斥着不信任的感情。

    亚楠镇是一个比较排斥外乡人的地方,就如同这个老太太一样,她认为玩家们既然作为一名猎人,那么在猎杀之夜保护她是职责,但又因为玩家扮演的是一个来到亚楠镇寻求治疗的外乡人,所以也在疯狂地敌视主角。

    更有人认为亚楠镇得血液中之所以出现了诅咒,正是因为外乡人的污秽之血污染了亚楠镇的血液……

    莫皖点了点头,微微和这两个人保持了距离:“虽然之后能够看出这两个人其实都是很好的人,但目前来说,果然不应该在他们这里找不痛快啊。”

    “您好,莫皖小姐,我想您就是铃说的强大的猎人了吧。”这时,坐在一把椅子上的美丽女性微笑着问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