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原来如此。”吉尔伽美什从宝库中取出了一把闪烁着雷光的权杖,看着附着在上面的雷电已经开始出现一丝断断续续的瑕疵,开口说道,“这层毒雾哪怕是像我们这样的Servant也可以遭到侵蚀,吸入了毒雾的Servant会被封印体内魔力的流动。”

    “什么意思?”莫皖大声问道,一刀劈退想要对少年发动进攻的渴血兽,大声的问道。

    “魔力被封印,那么Servant的宝具就没办法使用,看起来那边那个Saber就是因为不了解这只渴血兽的特性,所以中了它的圈套了吧。”吉尔伽美什跳开,闪开了渴血兽借着莫皖的力道向自己展开的扑击。

    “正是如此,请一定要小心!余……唔……”Saber刚想站起来,但却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看起来渴血兽的毒素对于他的影响还是太大了。

    然而即便如此,Saber还是在倾尽自己的全力想要站起来:“可恶……可恶!这种程度的毒,怎么可能把我——”

    “给本王在这里待着,蠢货!”就在这一瞬间,一条锁链突然间从旁边蹿了出来,束缚住了Saber想要行动的身躯。

    吉尔伽美什走到Saber面前,凝视着这个想要逞强站起来的少年,开口说道:“告诉我,臭小子,现在你的状态究竟能干什么?无法解放宝具,连供给自身行动的魔力都无法维持,现在你冲上去也不过就是累赘而已!”

    就在这一瞬间,巨大的木轮旋转成了致命的武器,对着渴血兽凶猛的碾压了过去。

    刹那间,车轮碾压过渴血兽,在瞬间将它碾压的遍体鳞伤,而同时,莫皖金色的刀刃也从上挥落下来,对着渴血兽的躯干狠狠斩落!

    耀眼的雷光刹那间在原地暴涨,海默尔手中的雷锤闪烁着耀眼的雷光,对准了渴血兽的头颅狠狠地重击而去!

    “吼!!!!”

    渴血兽刹那间咆哮了起来,背后破烂的斗篷瞬间膨胀了起来,浓重而强烈的毒液从它身体中每一寸皮肤中爆发而出,瞬间腐蚀了周围大片的地面。

    “给本王好好在这里待着,现在已经不是你能够参与的战斗了。”吉尔伽美什看着低下头的Saber,开口说道,“当然,本王也不能。”

    瞬间,一把燃烧着火焰的长剑被他从宝库中取出,旋转着向莫皖飞去:“小丫头,给本王接着这个!”

    “什么?”莫皖刚一回头,本能地接住了吉尔伽美什丢出来的长刀,瞬间,她脑海中多出了一些关于这把剑的信息。

    这把剑是存放于王之库中的宝物,是早在吉尔伽美什那个年代便已经被制造出来的人类智慧的结晶之一。

    其制造的本意是用以焚烧万物得魔剑,但由于其本无名,因此在当时仅仅是作为【可以将一切焚烧殆尽的剑】而存在。

    直到后来北欧中存在的某一把魔剑的诞生,终于能够为这把剑赋予其原本的名字——【焚烧万物之魔剑——莱瓦汀】的原型!

    “喝啊!!!!!”

    刹那间,仿佛要把一切都蒸发的火焰从魔剑种爆发而出,在莫皖手中挥舞成了一道由烈焰构成的月牙!

    吉尔伽美什的宝物并非寻常Servant的宝具,他的宝库中的任何一个武器都是无铭之物,因此,既然无名,那么自然就不需要【真名解放】这一类事情。

    所以只需要注入使用者的魔力即可使用。

    因此,即便这件宝物并不属于莫皖,也没有解放属于自己的真名,但是再莫皖把自己的力量注入其中的瞬间,这把剑的能力就已经启动。

    而就在火焰升腾而起的瞬间,渴血兽如遭雷击一般的向后跳了过去。

    “这是……”海默尔看着渴血兽的动作,顿时愣了一下,而莫皖却借此想到了一件事情。

    “对了,这个家伙有对火焰没有抵抗力,诸位,有没有火符,记得把自己的武器涂上火符!”

    看着莫皖的动作,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瞬间把自己手中的武器涂上了一层火符,而他手中巨大的轮子就升腾起了火焰。

    莫皖向前踏了一步,瞬间,魔剑产生的炽热烈焰蒸发了空气中的毒雾,也在一瞬间让渴血兽流淌在地面上的毒素消散殆尽。

    “喝啊啊啊啊啊啊!!!!”

    莫皖攥紧了魔剑的剑柄,刹那间,火焰月牙就随着她挥剑的动作向着渴血兽冲击过去。

    “吱喳——————!!!!”

    凄厉的嘶鸣声从渴血兽口中爆发而出,即便它灵敏的闪开了月牙的大部分攻击,然而即便如此,迸溅在它身上的一些火花还是将它灼烧到几乎要死去一般。

    它本身就是弱火的存在,而魔剑莱瓦汀的原典爆发出的几乎要连同空间一同烧毁的热浪对于它的伤害足以彻底要了它的命。

    “哦?上手的很快嘛。”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笑容,就在这时,他手中的权杖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对准了莫皖面前的渴血兽爆射而去。

    瞬间,这被称作【金刚杵】的武器瞬间轰炸在了渴血兽的身上,把刚想要扑击到莫皖身上的渴血兽轰炸的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

    “去死吧!污秽之血族!”

    阿尔弗雷德踩在了自己的轮子上,让手中的轮子飞速旋转起来,在地面上摩擦出刺眼的火星,对着渴血兽碾压了过去!

    瞬间,火轮撞击在渴血兽的身上,让它痛苦的哀嚎了起来,而海默尔也几乎在同时甩出自己手中的雷锤,击中了渴血兽的瞬间切换出了一把由手杖变成的长鞭。

    同时,火符从他的手中出现,摩擦在了权杖的鞭上,燃烧着烈焰的长鞭挥出,抽在了渴血兽的头颅之上!

    “嘎啊啊啊啊啊啊!!!!”

    渴血兽哀嚎了起来,而就在这一刻,它惊恐的感受着自己上空传来的恐怖热浪,莫皖攥紧了自己手中的魔剑,足以焚烧万物的火焰从魔剑的剑身上爆发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莫皖怒吼着,手中的魔剑凶狠的挥落,冲天的烈焰在刹那间包裹住了渴血的怪兽,将它周围的一切、连同渴血兽那瘦骨嶙峋的身躯,都瞬间化为飞灰湮灭在众人的面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