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鸣铃。

    这是血源诅咒游戏中的一种道具,也是在名为【圣杯地牢】的地方找到的小钟。

    据说它的声音可以跨越世界的阻隔,传递至其他世界达成共鸣,率先使用它的猎人负责把它当做一个跨越其他世界呼叫猎人、打破隔阂、互相合作的特殊讯号。

    而当另一个世界的猎人听到钟声之后,敲响共鸣铃后,就能够和这个铃声达成共鸣,进而让回应的猎人脱离自己的梦境来到召唤者的梦境中。

    “说白了就是一个联机道具而已。”莫皖无奈的笑着说道,虽然挺起来很有厉害的样子,但是实际上这个其实就是一个联机道具而已。

    不过在这个时候,这个道具似乎就拥有了游戏中所描述的能力了。

    清脆的钟声不断地向着周围扩散开来,仿佛真的如同描述的一般穿透了世界,向着其他人的梦境中传递了过去。

    不过这个共鸣铃倒不是为了叫其他的猎人,而是为了叫上那个人——阿尔弗雷德。

    毕竟渴血的怪兽也属于阿尔弗雷德要寻找的【血族】,而且他也说过如果碰到血族的话就去找他,所以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就在她思索间,两声共鸣铃几乎同一时间响了起来,这让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两声共鸣铃?

    阿尔弗雷德在听到自己的共鸣铃之后也会震响同样的小铃,然而就在同一时间居然也有另一个人同样摇响了铃铛回应了自己的呼唤,究竟是谁?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两道烟幕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只见身穿着厚重长袍的阿尔弗雷德头上带着金色的尖锥形头盔,手中还提着一把看起来狰狞可怖的巨大木轮。

    而另一个人则是身穿着黑色风衣,手中拿着一把闪烁着雷光的锤子的英俊青年。

    阿尔弗雷德看着教堂内部,感受着不断传来的血腥气息,慢慢的对着莫皖躬身说道:“血族的气息,我很高兴您能够叫我来,莫皖小姐,这个恩情我必将回报于您。”

    “唔,没事啦,只不过觉得打这个BOSS是不是应该多叫一些人手比较好,所以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了。”莫皖有些尴尬的挥了挥手,但是她的视线却慢慢的扫向了站在一旁的陌生男人。

    “那么,您的名字是谁呢?”

    “我想你就是莫皖小姐,对吧。”男人对着莫皖礼貌的说道,“久仰大名,我的名字恐怕没办法给您了,但是您可以称呼在下的化名——海默尔。”

    “海默尔吗?”莫皖打量了一下这个看起来很干练的青年,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么就请多指教了,海默尔先生。”

    海默尔抬起头,把视线投向了吉尔伽美什,疑惑的问道:“那么,您身后这个人是……”

    “和你无关,我的存在和你的认知存在着极大的差异,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了解为好。”吉尔伽美什对着海默尔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看向了教堂内部。

    海默尔把自己的眼睛停留在了吉尔伽美什身上好一会,才无奈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有趣……这个世界上居然存在着我没办法看透的人吗?)海默尔眼中露出了一抹兴奋的笑意,仿佛要迎接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一般,激动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看着莫皖向着教堂内走去,而就在她踏入教堂的瞬间,一道雾帘从上空垂下,彻底挡住了整个教堂的大门。

    而剩下的三人却都没有说话,慢慢的迈开步子,看起来极为默契地向着浓雾弥漫的大门走去。

    教堂内的一切都映入了他们的眼睛,只见整个教堂都布满了被抓击过的裂痕,地面上还滚动着还未散去的腐蚀性的毒液。

    而在大厅的最中央,一个红色的少年对准了一个怪物气喘吁吁地挥下了自己手中的长刃!

    “嘶喳——————————!!”

    干瘦枯槁的渴血的怪兽对着少年嘶鸣了起来,同时也在对着他身后新出现的四个人发出了自己的警告。

    “那个人是谁?”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头,不过他的头盔却把他的表情彻底遮了起来。

    “谁知道呢,总觉得不太像是亚楠镇的原住民啊。”海默尔扶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疑惑的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渴血的怪兽背后破烂的披风如同蝙蝠的双翼一般张开,巨大的爪子一巴掌拍飞了少年的身体。

    “唔咕——————!?”

    少年的身体顿时倒飞了出去,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之中,而他的半边身体都已经被猛毒侵染,似乎变得有些发紫。

    “空气中也被毒素布满了。”吉尔伽美什嗅着空气中略微有些香甜的气息,开口说道,“小心,这空气中的毒素也是烈毒,是和那个在美国的蠢货所说的——弥漫在美国空气里的沙林毒气相比也是更加猛烈的剧毒。”

    “比沙林毒气更加凶猛的毒素吗?”海默尔皱起了眉头,看向了莫皖,不由得疑惑了起来,“为何这一次的渴血的怪兽会这么强?”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不过莫皖也的确已经看到了,自己眼前突然弹出了系统给的提示——

    【进入猛毒状态:

    赋予全能力下降70%的虚弱状态

    精力消耗量增大,恢复速度减慢】

    “哦,不是吧——”莫皖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手中的金色长刀不自觉的攥紧,向着渴血的怪兽冲了过去。

    “这个状态……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啊。”海默尔皱起了眉头,全能力削弱70%,而且精力消耗和恢复的速度都极大减少,这种东西他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

    雷锤在刹那间爆发出耀眼的雷光,他拎着这把武器,跟着莫皖向着这个怪物走去。

    “小心一点,这家伙和之前余遇到的不太一样!”就在这时,少年突然间对着莫皖大吼了起来,“它的实力和之前的那些怪物相比都有非常不正常的飞跃性提升!”

    “我也看出来了。”莫皖皱起了眉头,她看着以高速在大厅四壁上疾驰的渴血兽说道。

    她的内心基本上有数了,看起来是因为自己这方的实力破坏了整个游戏的平衡,所以呗系统制裁了吧,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知道以后碰到的怪物究竟要强到什么程度。

    “但是——不论如何也必须去解决这家伙啊!”莫皖大声的喊了起来,手中的长刀旋转出美丽的金色刀光,向着渴血兽冲了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