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错不错,这地方果然很有意思。”

    拜托了机枪男的追击之后,吉尔伽美什看着眼前充斥着诅咒气息的破败街道,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小丫头,旧亚楠其实盘踞着两只野兽吧。”吉尔伽美什开口问道,在他问话的瞬间,一声狼嚎突然间从旁边传了出来,一只巨大的狼人破开巨大的木门,向着吉尔伽美什和莫皖扑击过来!

    “呜哇!?”莫皖被吓了一跳,手中的金色长刀猛地挥了出去,瞬间斩落了这只狼人的头颅。

    即便受到了惊吓,这丫头也依然毫不客气地干掉了这只本来应该偷袭成功的狼人,当然咯,如果是在游戏里可能就直接被这狼人扑倒了。

    莫皖长出了一口气,对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没错,旧亚楠按理来说其实盘踞着两只怪物,一个是我们这一次要解决的渴血的怪兽,而另一只则是一只雷属性的怪物——黑暗怪兽帕阿尔。”

    “嗯,不过那头嗜血的怪兽就在前方,可是那头雷兽就需要稍微绕一个路了吧。”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开口问道。

    “是这样,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记得游戏里是要故意被一个教堂外不远的一个新出现的背着麻袋的怪物战斗,故意被它击杀一次之后,才能够触发一次剧情。”

    “被那家伙拖到一个未见之村对吗?”

    “是的,未见之村——亚哈古尔,通过那里击杀雷兽之后,我们就能够回到旧亚楠,而且最重要的是,在之后未见之村还会出现一个非常强大的怪物——重生的古神……”

    “那种事情就等之后再说吧,小丫头。”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快意的笑容,“现在还是先把目光放在那只渴血的怪物身上吧。”

    “说起来,Saber真的会在这里吗?”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问道。

    “当然,你不相信本王的所见吗?”吉尔伽美什顿时笑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双眼说道,“要知道,本王可也是拥有最高位『千里眼』的——远视者之一啊。”

    “最高位的『千里眼』?我记得那个是Archer一般都会有吧。”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问道,“不过我总觉得你现在似乎不是Archer的职阶呢?”

    “当然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本王此番乃是以【Caster】的职阶登场,不过小丫头,虽然正如你所说,『千里眼』这个能力的确是一般的寻常弓兵都会拥有的技能,然而高位千里眼却不然。”

    “高位千里眼和普通千里眼有什么区别吗?难不成高位的还能透视或者直接看到一个地球不成?”

    “嗯……某人的千里眼的确是这样用的。”

    “唉?”

    吉尔伽美什笑了起来:“虽然千里眼某种意义上的确是Archer职阶的杂种们拥有的技能,然而作为一个Caster,却必须是拥有最高位千里眼的魔术师,才能够获得真正意义上的【Grand.Caster】的资格。”

    “Grand.Caster吗?”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开口问道,“可是Grand.Caster不是所罗门才对吗?也就是说那家伙也有千里眼?”

    “的确如此,但是所谓的Grand只是一个比寻常的Servant拥有更高等级灵基的Servant,而且除开所罗门,Grand.Caster也拥有着候补——本王,以及那位花之魔术师。”

    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问道:“花之魔术师,亚瑟王传说里的那个宫廷魔术师梅林吗?”

    “不错,而我们三人无一例外的都是拥有最高位千里眼的存在。”

    吉尔伽美什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比如所罗门王拥有的是能够看穿过去与未来之眼。

    而本王所拥有的眼睛,乃是看穿未来之眼。

    至于花之魔术师那个家伙拥有的,则是将现有的一切看遍的眼。”

    “虽然各自的精度·距离有所不同,但我们三个每人都摊有着作为【监视者】的力量……但是,这些基本上都是只能旁观的异能吧。”

    莫皖微微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你看见了关于Saber的未来,所以才会来到这里吗?”

    吉尔伽美什点头承认,但却也瞬间露出了无奈的微笑:“正是如此,嘛……不过本王也的确希望能够改变一下那个寻妻之人未来的命运……嘛,就当作本王突如其来的慈悲好了。”

    莫皖疑惑的看着吉尔伽美什,开口问道:“他的命运?你看见了什么?”

    “啊,本王看见了Saber未来——会在悔恨中死去的悲惨命运啊。”吉尔伽美什微微闭上了眼睛,接着看向了两人面前的教堂——不知不觉间,他们似乎已经接近了渴血怪兽的房间门口。

    “感受到了吗,莫皖,有战斗的气息。”吉尔伽美什瞥了一眼道路旁边已经被斩首的两头兽化的狼人,开口说道。

    莫皖听了吉尔伽美什的话,微微感受了一下——

    “大地在撼动……在教堂里有谁在战斗……”莫皖微微闭上了眼睛,瞬间,那片区域中的一切都映入了她的眼帘——一个身穿红色战袍、如同女孩一般俊秀的红发少年倒提着自己的手中的刀刃,怒吼着向前方的渴血之兽凶猛地拖来地面的砖块,向着它上挑而去。

    (哦?能够把那片区域的土地都化为自己的眼睛吗?原来如此,作为地母神的权能,还有这种使用方法啊。)

    吉尔伽美什抚摸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了一抹微笑说道:“小丫头,等着一次回去,把你的权能的事情和本王以及其他的Servant稍微讲述一下吧,对于这件事情,本王可是有着相当大的兴趣啊。”

    “呵呵,好啊,只不过作为条件,你也得稍微告诉我一下——我在这里必须要做的使命,你觉得如何呢?”

    “和本王进行交易吗?”吉尔伽美什微微闭上了眼睛,接着开口说道,“那么就再一次让本王看一看你的长进吧,小丫头,没有相应的实力可无法得到王的认可,既然想要王的恩泽,就通过自己的力量去不断奋斗进取这不也是你们人类最值得称道的魅力【欲望】吗?”

    就在这时,莫皖感受到房间中的少年被那个怪物一个巴掌抽飞了出去,而看着少年脸色有些苍白的模样,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这家伙不会傻愣愣地跑过去和渴血的怪兽互怼,结果就中了毒吧!?”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去救人吧!金闪闪,我觉得那家伙在这么浪下去是要被这个怪物拍到懵比的节奏啊!”

    莫皖这样说着,从自己的衣兜中摸出了一只精巧的小铃铛,轻轻地在空气中震响。

    让清脆的声音仿佛贯穿了整个空间,扩散到了无数其他人拥有的梦境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