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利亚继续开口说道:“关于药剂室的问题,帕拉塞尔苏斯是一个看起来可能就总觉得有种阴谋气息的男人,不过实际上和其他除了贝奥武夫以及玛尔达的人一样,他并不会真的对我们造成损伤。”

    “只不过需要注意的有一点,那就是要注意分清他的药剂,因为据说他已经炼制出了很多的药品,但其中也不乏烈性的毒药,据说有一种毒药是在以【模仿许德拉毒液】这个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丘山日辰手中的筷子被吓得直接掉了下来,他当然知道这玩意究竟是什么,许德拉毒液可是希腊那边最著名的猛毒,是连神都为之色变的烈性毒药。

    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在不小心用浸泡了许德拉毒液的弓箭误伤了拥有不死之身的喀戎之后,这位希腊神话中培养出无数数一数二的大英雄的半人马老师便因为无法忍受许德拉剧毒带来的痛苦,舍弃了自己的不死性,在剧毒中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许德拉剧毒基本上就象征着无药可救的毒药的典范之一了啊。

    而药剂室居然会有这么危险的东西吗!?

    顿时,所有人都自动把药剂室化为了禁地,如非必要,那么绝对不会去这种地方以身犯险。

    法利亚继续说道:“然后就是图书馆了,那个地方的话我粗略的看了看,能够读到的书籍还是很多的,管理图书馆的人是悉多小姐,就是那个留着红色双马尾发型的女孩。”

    所有人回忆了一下那个看起来如同小动物一般乖巧的少女,点了点头,看起来图书馆应该是一个相当安全的地方了吧。

    “说起来,既然是图书馆的话……有没有什么关于这个监狱的讯息?”伊可夫看着法利亚,开口问道。

    “不好意思……我有问过悉多小姐,但是她也说过,图书馆中有很多的信息,但是却唯独没有关于这个监狱的任何信息。”

    “这样啊……”伊可夫点了点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他还在想着借助着图书馆来找到这个监狱的真相,看起来是有些想多了。

    “在那之后……就是回收站了……”法利亚的声音平息了下去,不需要再说,所有人的脸色都出现了非常难看的表情,毕竟刚刚直接面对了那个宛若魔神的恐怖少女,谁的感觉都不会太好。

    尤其对于法利亚来说,那没有一丝一毫迟疑的凌厉杀气从一开始就一直锁定在了他的身上,哪怕现在他都觉得还是有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恶寒。

    “岩窟王,你知道关于那孩子的信息吗?”法利亚转头看向了基督山伯爵,开口问道,“我刚刚看你的眼神,你似乎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

    基督山伯爵看向了法利亚,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是啊,我当然知道,法利亚先生。”

    他轻轻吸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香烟,把烟蒂丢在了自己面前的烟灰缸中,平静的靠在椅子上,抬头看向天花板,眼中虽然有一种凌厉的神色,但整个人却给了他人一种慵懒之色。

    “那孩子的职阶……并非在正常的圣杯战争中能够出现的Servant,不,哪怕再特殊的圣杯战争恐怕都很难出现他们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法利亚看着基督山伯爵问道。

    “因为她的职阶,是AlterEgo,只存在于虚拟的灵子世界中的存在,代表着爱憎的『Alter?Ego』。而那个孩子,在诸多的『Alter?Ego』之中,也是绝对的数一数二的力量型角色,觉得双手能够将对手包裹、拧断、直到内心追求其独占为止的——盲目爱的化身【怪物】……”基督山伯爵如是说道。

    “Alter……Ego?”法利亚皱着眉头自语,这个词汇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陌生而且难以理解。

    “AlterEgo并非是我们这样通常情况下的Servant,实际上就是,哪怕作为Avenger的我,在正常的圣杯战争中也很难出现,而她们这一类人,就是完完全全不可能出现的角色。”

    基督山伯爵这样解释道:“因为他们都是在某一次的灵子圣杯战争中,被一个暴走的智能AI,通过融合其他从者的能力或者宝具而制造出来的存在。”

    “唔……感觉有些难以理解……”法利亚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苦恼的说道。

    基督山伯爵无奈的笑了起来:“不理解也没关系,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那个孩子的能力以及宝具。”

    “那孩子是纯粹力量型的存在,她的爪子可以粉碎视野内的一切存在。”

    “一切存在?”

    “是的,只要存在于她的视野中,哪怕是空间都能够一同碾碎、挤压成毫无意义的碎末吧。”基督山伯爵严肃的解释道,“而且,Passionlip还是融合了三个神话精髓——雪山女神、杜尔迦以及布伦希尔德而诞生的Servant。”

    基督山伯爵顿了顿,继续说道:“她刚刚所使用的宝具你应该还记得吧。”

    “嗯。”法利亚点了点头,看着基督山伯爵说道,“直至死亡将你我分断……是这个吧。”

    “没错,那个本来应该是布伦希尔德所使用的宝具,而如今却被她使用了出来。”

    “在那个灵子世界中,所有的Alter?Ego们的宝具,都是通过把正规的宝具非法改造出来的,而作为Passionlip宝具材料的Servant便是《沃尔松格萨迦》登场的女武神—布伦希尔德。”

    “布伦希尔德……那个著名的女武神吗?”丘山日辰问道。

    “是的,她的宝具就是那杆向背叛了自己、损害自己名誉的丈夫——西格鲁特的复仇而挥动着的爱憎之枪而。Passionlip的宝具自然也有这样特性……对他人怀着的爱意越深的话就越强力的能力……”

    但这个时候,基督山伯爵却也皱起了自己的眉头,继续说道:“只不过……我记得Passionlip应该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她了才对,不再是以作为爱憎的怪物而出现,而是以能够正确理解何为情爱的少女身份出现,可是为何……”

    “什么?”

    “没什么,我的自言自语而已。”基督山伯爵摇了摇头,看向了所有人说道:“总而言之,回收站都绝对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不论如何,都不要接近那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