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亵渎神墓之人……必受倒挂之苦?”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迟疑地开口说道,这些细节她从来没发现过,倒不如说,恐怕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发现这些细节吧。

    毕竟大多数人都沉迷于受苦和被虐中无法自拔,恐怕在一开始很难有机会去思考这些细节。

    而实际上,宫崎英高这老贼她也的确有些了解,宫崎老贼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把剧情放在细节里,让你自己去摸索。

    可以说,他设计出来的游戏,如血源诅咒和黑暗之魂系列,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细节里讲故事,任何一个细节恐怕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而他本人却根本不去明说,仅仅是让玩家自己去发现细节并用心感受,这也就出现了【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现象,所有人都有自己对血源诅咒的理解这也让一些血源学家出现在了玩家的视野之中。

    “不错,正是如此,不过有些事情恐怕你很难相信,但是旧亚楠也是能够论证本王解释的最好地方。”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微笑。

    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来到了教会病房的旁侧,在那里跪坐着一个极为雄壮的男人。

    “去吧,这家伙不是重要角色之一吗?”吉尔伽美什看了看莫皖,用眼神微微示意了她一下。

    莫皖点了点头,走上前看着这个身穿宽大长袍的金发青年。

    “哦,你是一个猎人,对吧。”似乎感受到了背后有人气息,这个金发青年优雅的站了起来,转过头看向了莫皖,露出了一抹微笑问道。

    莫皖看着这个青年,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就是猎人。”

    青年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哦,我知道的,正是和我一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啊,抱歉,你可以称呼我为阿尔弗雷德。”

    青年对着莫皖轻轻颔首致意,继续说道:“我是洛加留斯大师的学徒,猎杀污秽之血族之人。”

    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笑意,看着阿尔弗雷德问道:“血族……呢,不知道和那位穿刺公是否为同源之物呢。”

    阿尔弗雷德打量了莫皖一会,继续问道:“那么,你的名字是什么呢?虽然我们可能在猎杀不同的怪物,但我也是一个猎人,为何不去稍微合作,交流一下各自的经验呢?”

    “唔,我的名字是莫皖,算是一个杀死兽性的猎人吧。”莫皖点了点头,友好的看着阿尔弗雷德说道,“如果合作的话,那么我也希望能从您那里得到一些消息呢。”

    阿尔弗雷德也笑了起来:“哦,非常好,好极了。”

    接着,他从衣兜里掏出来了一沓符咒一样的东西,递给了莫皖说道:“来,这个拿上,就当作庆祝我们的相识吧,美丽的小姐。”

    莫皖接过了这一沓符咒,她知道这个是什么,这算是血源诅咒的游戏里比较好用的道具——火符,只要在武器上擦一下就可以让武器附带上火焰伤害,对于极度弱火的怪物会有很高的伤害。

    “谢谢。”莫皖微笑着接过了火符,看着阿尔弗雷德问道,“那么,我想问一问关于治愈教会以及拜伦维斯的事情。”

    吉尔伽美什靠在了旁边的墙壁上,看着莫皖和阿尔弗雷德的对话,不过他似乎也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所以也没有说话,而是侧耳倾听。

    阿尔弗雷德轻轻颔首,继续说道:“治愈教会是【血疗】的来源,唔,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猎人,不太熟悉教会的里里外外,但我听说血疗的圣媒介在大教堂中倍受崇敬,而就教会的神职人员们都居住在教会镇那边的宽阔大街上。”

    阿尔弗雷德打量了一下莫皖,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要接受血疗,而且教会的神职人员们也愿意为你进行血疗时,可以去那里找一找他们。”

    “原来是这样啊……也就是说,治愈教会创立了【血疗】的技术,从而让这座城市变成了【血疗之乡】吗?”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而亚楠镇人血液中蕴藏的诅咒也激发了人们潜藏的兽性,将这里化为了诅咒之地……也构筑成了诅咒之梦境吗?”

    莫皖看了看吉尔伽美什,虽然有点难以理解这个金色的王的话(这家伙胡言乱语似乎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但她也继续向着阿尔弗雷德问道:“那么,关于拜伦维斯你又知道些什么呢?阿尔弗雷德小哥。”

    “啊,拜伦维斯。”阿尔弗雷德似乎露出了怀念的神色,微笑着说道,“那是一个颇具历史性的学术天堂,亚楠地下的那些旧神的墓穴,每一个亚楠镇的猎人应该都很清楚。”

    “旧神的墓穴……”莫皖突然想起了吉尔伽美什刚刚和她的谈话——猎人的职责,其实是守墓人……

    这个时候,阿尔弗雷德继续说道:“而那个时候,一队年轻的拜伦维斯学者在坟墓的最深处找到了一个圣媒介,而这也最终导致了治愈教会的成立,以及血疗术的发明。”

    吉尔伽美什看向了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地颔首,轻声低语道:“会不会在最后他们从地下墓穴中出来之后……就已经带出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呢?”

    阿尔弗雷德眼中露出了一抹笑意,继续说道:“从者一点来说,亚楠镇现在所崇敬的一切,都可以追溯到拜伦维斯。”

    莫皖点了点头,似乎理解了阿尔弗雷德的这句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恐怕也是拜伦维斯这所学府为现在的亚楠镇做出的最大贡献了吧。

    这个时候,阿尔弗雷德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失落之色:“但是,如今拜伦维斯已经被废弃,那做学府也已经被封闭在了密林的最深处,破旧不堪……而此外,治愈教会也声称拜伦维斯是禁地,不许任何人谈及。”

    “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莫皖开口问道。

    “没有人知道,而拜伦维斯被遗忘之后,也真不知道有多少学者留存于世,只有他们才知道通过大门的口令……”

    “这样啊……”莫皖微微点了点头,对着阿尔弗雷德微笑了起来,“谢谢你,阿尔弗雷德小哥。”

    “很高兴与您同行,莫皖小姐。”阿尔弗雷德微笑着颔首,慢慢的转过身,面对着面前不知道在供奉谁的神像,“哦,对了,如果您发现了什么和渴望鲜血的怪物的话,请摇动您的共鸣铃,我一定会过去帮助您的。”

    “嗯,我明白了,感谢您告诉我这么多,阿尔弗雷德小哥。”莫皖用非常贵族式的礼节对着阿尔弗雷德点头致意,接着慢慢走向了吉尔伽美什。

    “好了,小丫头,我们也该干我们的活了,前往旧亚楠吧,我会告诉你更多的——关于猎人的东西,以便于你之后能够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