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伽美什轻轻颔首,露出了一抹微笑,他英俊的面容上焕发着无比开心的光彩。

    “嘛,因为毕竟你们面对的也绝非普通的敌人,不论是Berserker库丘林,还是Caster梅芙,亦或者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个Archer——詹姆士?莫里亚蒂,可都是决不能轻易忽视的强敌。”

    “啊哈哈哈哈哈,不胜惶恐,吉尔伽美什王。”莫里亚蒂对着吉尔伽美什轻轻躬身,露出了一抹非常平静的微笑说道。

    “所以为了不让尔等轻易地被那群人杀死,所以本王当然要亲自前来,算作给你们一点保护而已。”吉尔伽美什微笑着对莫皖说道。

    “是……是这样吗?”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表情有些呆滞的问道。

    “……………………………………”吉尔伽美什看着莫皖的脸,稍微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来外面这一个事情,可千万不要回去的时候对希杜里说哦。”

    “咦?”莫皖看着吉尔伽美什,眼中露出了一抹怀疑之色,“我说,吉尔伽美什王,您该不会是……自己偷偷的——”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本王怎么可能会是偷偷从那里溜出来的啊!”吉尔伽美什顿时露出了笑容,哈哈笑着辩驳道。

    然而,在他看向了莫皖那一脸怀疑的表情之后,慢慢收敛了自己的笑容,吞了吞口水说道:“所以说,本王可不是偷偷溜出来的哦,啊,正是这样,本王可不是为了放松身心偷偷溜出来玩的喔!”

    莫皖露出了一抹微笑,平静的点了点头说道:“嗯嗯,是的呢,不是偷偷溜出来我的呢。”

    吉尔伽美什顿时转过身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所以这种小事情也就不需要和希杜里说了,你说本王这样没错吧,小丫头。”

    “嗯嗯,没错的,当然没错。”莫皖露出了一抹笑意,附和着说道。

    燕青站在一旁无奈的耸了耸肩,感觉眼前这位刚刚还散发着难以近身的威严气息的金色的王,在这一瞬间居然就瞬间转变成了一个充满孩子气的家伙,这种转换让他也觉得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那么,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吗?吉尔伽美什王。”莫里亚蒂教授看着吉尔伽美什,笑着开口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当然,Archer。”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笑容,看着莫里亚蒂说道,“接下来本王就得暂时帮助这帮家伙去集结起属于他们的力量了,否则你们那边的实力与这边的差距未免太过悬殊了,本王说的没错吧。”

    “原来如此,我也一早就想说了,但实在是没有办法啊,Caster女王梅芙大人与那狂乱之王几乎是绑定而成,而在下也觉得他们能成气候,因此没能注意到这边,实在是抱歉了。”

    “喂,等一等,这种计划说给敌人听真的不要紧吗?而且我怎么感觉你们有提前串通一气的嫌疑啊!”莫皖看着眼前非常和谐地对话着的、看起来全无自己其实是敌阵感觉的二人,顿时开口吐槽道。

    吉尔伽美什轻轻耸了耸肩,接着看向了燕青和莫皖说道:“那么接下来就出发吧,本王已经把游玩的路线规定好了,接下来就要去寻找有趣的东西然后好生发掘了!”

    “刚刚你说了游玩的路线了吧,绝对说了吧!”莫皖顿时开口质问道。

    “嗯?本王何时有说过?我想这只是你听错了而已吧。”吉尔伽美什眼中透露出了怜悯之色,耷拉着眼皮看着莫皖说道。

    莫皖垂下了头,无奈的说道:“好吧,就算我听错了,那么,吉尔伽美什王,请问您对接下来的行动有什么想法吗?”

    吉尔伽美什顿时笑出了声,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刹那间,在莫皖的面前,一个类似于大屏幕一般的电子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见了吧,小丫头,这便是整个亚楠镇的地图,而本王接下来要去的,就是这里。”

    随着他那覆盖着金色手甲的右手指向了大屏幕,莫皖看到了被标记出了红色标记的地图。

    “旧亚楠?”

    “没错,正是那里。”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笑容,“因为比起禁忌森林,旧亚楠才有一个我们现阶段必须要去寻找、而且必须要找到的人。”

    “一个必须要找到的人?”莫皖惊讶的看着吉尔伽美什,开口问道,“您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吗?”

    “当然,毕竟,本王的双眼可是早就已经看穿了【那个人】对我们接下来行动的重要性了。”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笑容,慢慢的说道,“毕竟,作为公认的优秀的Servant——Saber,那家伙可不论如何都是最为抢手的山芋啊,不是吗?Archer,莫里亚蒂教授。”

    莫里亚蒂看着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一抹无奈的微笑。

    “居然是Saber的Servant吗?”燕青看着吉尔伽美什,顿时惊讶的开口问道,“如果能把Saber拉进这里,想必也会对我们阵营的实力有很大的扩充吧,大小姐。”

    “嗯……是这样没错。”莫皖点了点头,然而她的眼神却依然不放心地看了看旁边的莫里亚蒂,毕竟这家伙说到底也是敌人,那么这种消息如果传到那个Berserker耳中的话,恐怕绝对会是一个大麻烦吧。

    “当然,还有一点,本王对于盘踞于那里的那只是为疯狂渴求着鲜血而存在的嗜血之兽——可也有着很大的兴趣啊,因此不论怎样,旧亚楠都是本王必须要去赏玩一番的绝佳场地啊!”

    莫皖立刻开口说道:“说白了,你这家伙果然还是抱着去旅行的态度来选择自己行动的目标的吧!吉尔伽美什王!?”

    “那么,你打算接下来怎么行动呢?”吉尔伽美什没有在意莫皖的吐槽,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莫里亚蒂,开口问道,“打算回去给你的雇主讲起这件事情吗?”

    莫里亚蒂的眼睛和吉尔伽美什对视了一眼,不由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我想对于您来说,我究竟会不会去做,恐怕您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了吧,毕竟作为一个拥有着高等级【千里眼】的Caster的您,早就已经看破了这件事的未来了,不是吗?”

    吉尔伽美什笑了起来,看着莫里亚蒂说道:“原来如此,那么你就回去吧,教授。”

    “唉?这样放他回去真的好么?”莫皖看着莫里亚蒂和吉尔伽美什,开口问道。

    “放心吧,一切的一切都还在他的计算之内。”吉尔伽美什笑了起来,“而正因为现在所有的动向都存在于他的计算之中,所以他也绝对不会让Saber归属于他们的阵营。”

    “果然从一开始就被看穿了吗?不愧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王啊……”莫里亚蒂无奈的摸了摸自己下巴上花白的胡子,眼中闪过了锐利的神色说道,“不错,我是不会去通知库丘林阁下Saber的事情,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大胆地前去招募,正因为是我的计算,所以为了那计算出的结局,我才绝对不能去阻碍你们得到Saber的助力。”

    “这……这是为何?”莫皖觉得有点跟不上两个人对话的思路。

    莫里亚蒂微笑着,眼中露出了阴谋的神色,看着莫皖三人说道:“没什么,这只不是我作为【莫里亚蒂】这个人,而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而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