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莫皖从炮火中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站在了熟悉的空间之中。

    希杜里面向了莫皖,眼中露出了一抹担忧之色:“怎么样了?莫皖小姐,有没有受伤?”

    莫皖看着希杜里,顿时摇了摇头说道:“没,还算可以……也就是说,我又死了一次吗?”

    “并没有……只不过您在刚刚的攻击之中失去了意识,而在这个时候,您再一次进入了猎人梦境而已……”

    莫皖迟疑的点了点头,但紧接着,她的眼中就闪过了一抹不甘之色,回忆起在亨维科的女巫房间中发生的一切,她咬了咬牙说道::“但是……那个不良小哥却……啧,真是讨厌……为什么世界上总有这么多能随意说出【我来挡下,你们逃走】这种话啊……”

    看着莫皖的脸色,希杜里祭祀长不由得微闭双眸,在脸上似乎也露出了无可奈何的伤感:“抱歉,莫皖小姐,虽然我能感受到您内心的不甘……但是我依然希望你能够重新振作起精神,至少在我看来,那位先生作出的决定即便鲁莽,但却并没有任何错误……牺牲自我而保全他人……”

    “够了!”莫皖突然低头喊了出来,拳头在自己的胸前攥紧,咬紧了牙关喊到,“如果是这样的话,明明我也可以来挡住那家伙的……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来阻挠我啊!”

    ——我明明早就发过誓,从那之后绝不会抛下任何同伴……绝对不能让任何同伴留下来的啊!!!

    “够了,希杜里,你已经做的足够了。”就在这时,冰冷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吉尔伽美什从希杜里背后响起,手持着石斧与石板的他走向了莫皖,冷漠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是……我明白了……”希杜里无奈地对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缓缓站起了身退到一旁。

    接着,吉尔伽美什走到了莫皖面前,看着半蹲在地面上的莫皖,平静的开口说道:“站起来,御主,你必须回去战斗。”

    “我当然知道……要回去战斗……”莫皖咬了咬牙,重新站了起来,看着吉尔伽美什的眼睛,愤怒的问道,“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样子究竟有什么意义?为什么必须要由他人去牺牲,而必须让我来活下来!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吉尔伽美什沉默的看着莫皖,血色的双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可言。

    “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吉尔伽美什王……我一定会为了小晴和那个笨蛋不良报仇的,哪怕为了他们我也必须战斗下去,但是,我却想要知道他们的死究竟有没有意义啊!我想知道被那家伙拯救了的我,究竟对于你们来说有什么价值啊!?”

    吉尔伽美什看着莫皖,平静的开口道:“意义吗?他们的死当然有意义,任何人的存在以及行动都不可能毫无意义,不论是言行还是生死,一举一动都可能对未来造成大的改变。”

    “什么?”莫皖凝视着吉尔伽美什的眼睛,疑惑的开口说道。

    “也即是说,任何人的死,都不可能毫无意义,而不论谁都可以死去,唯独你——莫皖,在这个时候,谁都可以为了你而赴死,唯独你绝对不能够轻而易举的死去,什么时候都不行。”

    “…………连你也会吗?”莫皖盯着吉尔伽美什,开口说道。

    吉尔伽美什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俯视着莫皖说道:“啊,没错,如果真的需要本王为了你这丫头赴死才能够获得完全胜利的时候,本王当然会毫不犹豫的直面死亡。”

    “唉?”莫皖顿时愣住了,她显然没想到吉尔伽美什居然真的会这样回答。

    吉尔伽美什慢慢的低下头,血色呃呃呃双瞳和莫皖的双目对视着,郑重而严肃的说道:“所以,杂种,本王现在很难告诉你太多,但是你只需要给我明白,你拥有着足以让在这个世界中所有人为你而战的价值,也有着让所有人为你而死的意义,这——就已然足以。”

    莫皖的呼吸微微停滞了一下,眼中露出了非常明显的不甘。

    “不需要有任何不甘或愤怒,莫皖。”吉尔伽美什看着眼前的少女,淡淡的说道,“你这么做才是真正的在侮辱他们的心意,如果真的为了他们好,那么就背负起他们的死而战,背负他们想要让你活下去的期待而战——唯有如此。”

    莫皖低下了头,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这样啊……也就是说,让同伴的死化为自己活下去的动力……吗?”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并非如此啊,小丫头,并非是让你背负同伴的死而化为让你活下去的动力,而是让同伴的死和期待成为你的负担,你必须让自己知道,你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那些为你而牺牲、为你而战斗的人去战斗!”

    吉尔伽美什看着莫皖,一字一顿的说道:“在这绝望密布、恶性隔绝的亚楠血乡,若没有任何负担,你要打算怎么才能活下去?又要将什么类化为你战斗的动力?”

    “所以,给本王重新回去战斗,莫皖,这并非是希杜里那温和的请愿,俄式源自于王、以及来自于所有人为你而战的人的命令。”

    血色的双眸露出了微笑,吉尔伽美什慢慢的转过自己的身子:“至于你想要发现真相,那就只有你自己亲自去寻找了,你想要的秘密,你想要知道的一切,都会随着尔等的行动慢慢揭开那层虚虚实实的蒙纱,在一切都暴露在光天之下的话,你自然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吉尔伽美什轻轻地把自己的石斧磕在了地面上,瞬间,莫皖的周围开始出现了一层浓厚的雾气。

    “等等,我这里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吉尔伽美什!”突然,莫皖站了起来,大声的问道。

    “下一次见面要叫我【王】。”吉尔伽美什停顿了一下,继续问道,“你想要什么?”

    莫皖擦了擦自己眼眶里不甘心的泪水,露出了属于她那高傲的笑容:“那么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以一个王的身份,来正式的与我在您的王城中谈话呢?”

    “——————————”吉尔伽美什微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冷笑了起来,“哼哼哼,那自然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现在你的表现,可是完全的不及格,这种程度也想要觑见本王之座驾,可真是天大的笑谈!”

    莫皖咬了咬牙,扯出了一抹强势的笑容,开口说道:“这样啊……那就约定好了,吉尔伽美什王,我一定会让你真正意义上的,对我……对和我共同战斗的人刮目相看的,不论是已死去的人,还是正在奋战的人,届时,我希望您能够一同与我们所有人而战!”

    吉尔伽美什和莫皖对视着,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好啊,本王准了,拥有着强欲的小丫头哟,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提是——你真的能够让本王由衷感到愉快与喜悦的话!”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