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枪尖即将贯穿莫皖心脏的那一刻,一把坚硬的斧头突然间对准了库丘林的面门砸了过来,如果库丘林继续放任不管继续对着莫皖刺过来的话,恐怕这把斧头就会真的劈在他的头上吧。

    库丘林轻轻啧了一下舌,长枪以诡异的路线回撤,在清脆的撞击声中挡住了大斧的攻击。

    “唉?”莫皖呆呆地看着斧头的主人,不良小哥表情极度扭曲的看着库丘林,不知为何,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

    “不良小哥?”莫皖惊讶的看着这个少年,不论如何她都没有想过,救下她的居然会是这个极为不起眼的不良。

    “——————————”库丘林眯起了眼睛,沉默的看着这个少年,但眼中的杀意却变得比面对莫皖时更加明显。

    不良小哥颤抖着恢复了自己的站姿,对着莫皖和燕青露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没事的……莫皖小姐……燕青小哥……还有铃,这里……这里由我来挡住就好……”

    “说什么蠢话呢?我们怎么可能把你给丢在这里!”莫皖顿时从库丘林面前撤了回来,看着这个突然语出惊人的不良小哥喊到。

    虽然系统一直有说过,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五次复生的机会,然而,这个事情却在小晴身上失去了效果。

    所以,对于莫皖来说,此时此刻不良小哥的决定,毫无疑问的是一个自寻死路的决定。

    “哦?没想到你还真是挺有骨气的嘛……”库丘林看着不良小哥,眼中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

    “好了!快走,您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如果都留在这里,我们一定会被这个怪物干掉的啊!”不良小哥恐惧的对着所有人怒吼了起来。

    “唔,居然说我们家库酱是怪物什么的,还真是令人厌烦的修饰词呢。”女王梅芙突然露出了一抹愠色,脸上的笑容多出了一抹娇蛮,“库酱!要不先把这个失礼的家伙杀掉好了。”

    听着梅芙的话,不良小哥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他却依然强行稳住了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退缩的直视着房间深处的两个人。

    “好啊,那么就放马过来啊!让老子来好好的看一看,你们这两个家伙究竟有什么能耐!”

    “不良小哥!”莫皖的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

    但不良小哥却没给她任何的机会,顿时大声的吼了起来:“好啦,你们还不快给我走!这里我来挡住就好了!你们还留在这里是想要全灭在这里吗!”

    莫皖咬了咬牙,看着不良小哥说道:“可是这样子和让你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那种事情不是很简单吗!?那就等之后来给我报仇不就行了吗!你难道是白痴吗?”不良小哥突然回头怒喝了一声,而就在这时,莫皖三人才终于看清楚这个少年此时此刻的脸,居然早就已经被恐惧以及泪水覆盖。

    “………………………………”

    莫皖的身体顿时如遭雷击的停滞了下来,呆呆地看着不良小哥的动作。

    她并非不认识这样的表情,因为在几年之前……那个家伙也是带着相同的神情,却还是要强行挤出爽快的笑容……去阻止那个给世界带来绝望的怪物的时候……

    不良小哥把斧头从地面上捡起来,大声的吼了起来:“所以说赶紧给我跑吧!等到之后给我报仇就行了!我……我都已经……我在那边已经死的如此惨不忍睹了……至少……至少在这里让我如同一个英雄一样的死啊!!!!”

    燕青猛地抓住了莫皖的肩膀,死死按住了想要冲上去阻拦的莫皖:“大小姐……不要去了……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决意,如果继续阻拦的话……就是对他决心的侮辱了……”

    “我可不会去管什么决意不决意的啊!”莫皖咬紧了牙关,看着不良小哥的背影喊到,“如果人死了的话还有什么决意可谈啊!”

    明明早就下定过决心了,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发誓了……再也不能抛下自己的同伴自己逃掉!

    “可恶……我说,燕青小哥,把这个家伙给我带走,别给我回头!这里由我拖住就好。”不良小哥咬紧了牙关,即便因为恐惧而颤抖,但他的身体依然站在库丘林和自己的同伴之间,“不要让我白白死去啊!不论如何你们都不绝对不能死去,既然小晴她已经被混账东西杀了,那么也就不差我一个了,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够为我们两个报仇啊啊啊啊啊!”

    不良小哥怒吼了起来,手中的斧头对准了前方狠狠地砍了过去,在火星四溅中,大斧和库丘林的长枪碰撞在一起。

    “不良小哥————!!!!”莫皖愤怒的大喊了一声,但就在这时,燕青一把将她和铃都抱了起来,身体化为了一道疾风向着外面跑去。

    “可恶,燕青,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听着莫皖的声音渐渐远去,不良小哥微微松了一口气,接着看向自己面前的库丘林,猛地退了开来。

    “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找回了自己的记忆了……不,或者说应该是得到了自己的记忆了,没错吧。”库丘林手中的长枪带起了猩红的光芒。

    不良小哥咬了咬牙,悲痛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愤怒的说道:“啊……而且……我也知道,我做了一件……绝对不可原谅的事情……”

    “反正也已经做出那种事情了,也就不需要再有多余的负担了,不是吗?”库丘林露出了狂气的笑容,把长枪抗在了肩膀上说道。

    “不……正因为我做了那种事情……所以我必须挽回……我已经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恶棍了,但至少我希望,我能够在这里,能够用我这个已经彻底失去了灵魂的躯壳……来向一个英雄一样的死去啊啊啊啊啊!!!!”

    大斧闪烁出了凌厉的寒光,对准了库丘林砍了过去,这是来自于一个男人临终的怒吼,明知道自己会死,但是却早就已经抛下了自己的死亡,向着绝对不可能战胜的强敌挥下自己拼死的一搏。

    燕青、莫皖和铃听着背后传来的少年的怒吼,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燕青恐怕是想到了自己的生前的一切吧,自己在梁山泊的那些伙伴们在最后的战斗中拼死抗争,为了其他人能够生存下去而放下恐惧,以必死的态势对敌人放手一搏,只要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活下去就好,一百零八星都是带着这种态度一路奋战过来的,也同样带着兄弟情义的骄傲而死去。

    因此,燕青能够理解不良小哥的做法,即便相处了不到短短数小时,但是在这充斥着绝望与恶性之地,他们四个人却早就已经能够称作为【伙伴】、甚至是【朋友】了。

    就在他们跑出了地穴的刹那间,地下传来了那个狂乱之兽的冷酷轻吟。

    “那么就成全你的英雄梦吧,张皋——剜穿戮杀之枪【Gae.Bolg】!”

    刹那间,肉体被贯裂的声音和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了整个地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