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梅芙……”燕青凝视着眼前的组合,冷汗顿时流了下来,苦笑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旁边的这个人……就是Berserker——库丘林了吧。”

    “没错哟,就是可爱而且强大的狂乱之王,凯尔特的光之子——库丘林——库酱哟!”

    “库丘林?那个不是Lancer吗?”莫皖诡异的看着眼前覆盖在漆黑铠甲中的狂兽,开口说道。

    “小心哟,莫皖大小姐,现在这家伙可不再是你熟悉的那个Lancer,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杀戮机器了。”燕青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看着包裹在黑甲中的库丘林说道,“被女王梅芙创造出来的,仅存在于女王心中理想的狂王,这便是这个库丘林的真实身份。”

    这个时候,包裹住库丘林头部的铠甲在血色的浓雾中消失,露出了库丘林那充斥着狂乱与嗜血气息的面庞。

    “一次就拥有两个系统持有者,以及一个Servant吗?”库丘林笑了起来,笑容之中充斥着血腥的气息。

    “哟……女王梅芙、还有库丘林,你们应该不会一直难为我们这四个人吧。”燕青的身体微微蹲伏了下来,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浸出。

    不论如何他都没有任何信心去对抗梅芙和库丘林两人的联手。

    不说别的,哪怕和这个状态的库丘林一对一,他都没有任何的信心。

    “没办法打倒吗?”莫皖皱着眉头看着燕青,小声地问道。

    “不是没办法打倒……而是我们根本没办法赢得胜利……如果是普通的从者还好,但Berserker库丘林已经脱离了正常从者的范畴,尤其……现在的他的实力也不是局限于圣杯战争中的灵基,而是更为高等级的灵基状态……”

    燕青露出了一抹惨笑:“大小姐,这家伙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怪物……没有胜利的可能……哪怕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莫皖听了燕青的话,神色也渐渐难看了下来,这个地方她没有办法自如的使用权能,恐怕对方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来发起进攻的吧。

    莫皖看了看周围因为刚刚库丘林那暴戾的行动而摇摇欲坠的乱石天花板,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再次使用权能,那么这个地底石窟恐怕就会真的坍塌了。

    到那个时候先不说库丘林他们能不能活下来,至少没有特殊防御手段的自己等人可能会被生生活埋在这里。

    更何况,他们这边目前还有着两个自保能力都没有的人啊。

    铃和不良小哥也咬着牙看着库丘林和梅芙,门外传来的雄牛般的吼声包围了这个房屋,而后撤的大门恐怕将是守备最为严密的地方。

    面前则是狂乱之兽王以及纯白女王梅芙,看来他们是绝对不打算放自己这方的任何一个人离开了。

    燕青聆听着外面的怒吼声,解释道:“那个恐怕便是女王梅芙的宝具了……通过提取他人的基因创造出无数的凯尔特士兵,这是一种近乎于无限增值的生产手段,士兵们很难耗尽,被他人杀死的士兵会立刻被新生的士兵所替补,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些士兵都是完全听命于女王梅芙的命令,不会有任何的异心……真的麻烦了啊……”

    “没有任何异心而且还可以无限增值的部队吗?”莫皖咬紧了牙关,继续问道,“战力呢?这个军队的战力如何?”

    燕青开口回答道:“虽然没办法与从者抗衡,但是如果依靠数量却可以对普通的从者造成非常大的麻烦,外面的士兵少说也有百名……如果他们一起发动进攻,哪怕我也只能依靠速度逃离这里,不会选择正面抗衡吧。”

    “连你也没办法正面抗衡……那么我们不就只有死去的份了吗!?”不良小哥震惊的看着燕青说道。

    “不,还有机会……如果能够让我安全的到达外面……我就可以利用我的权能把他们全部搞定……”

    “但这两个Servant并不会答应。”铃平静的说出了这样的事实,而正是这个事实,把莫皖的想法彻底驳倒。

    “那么,战术商量完了吗?”库丘林轻轻地转了转脑袋,让自己的脖子关节处发出了“喀啦”的响声,这个狂乱之王已经彻底做好准备了。

    “那么就准备受死吧,就像我之前送那个小丫头去死一样,不要有任何的反抗,就不会死的那么痛苦了。”

    “小……小丫头。”而就在这一瞬间,莫皖的表情彻底变了,看向库丘林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你的意思是说……你杀了小晴妹妹吗?”

    “哼,如果你认为是的话……那么自然就是了!”库丘林咧开了嘴,一抹血腥的气息从他手中的枪中绽放开来。

    “原来……是你吗?”莫皖低下了头,这一刻,愤怒的情绪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大脑,原本一直平静的双眼中罕见的升腾起了愤怒的火焰。

    “你竟然敢……竟然要把她杀死……”

    燕青顿时惊悚的看着莫皖,想要探出手压住这个少女的肩膀:“大小姐!?冷静——”

    然而,还是来不及了,就在这一瞬间,莫皖手中的金色双刀从她的背后抽出,身体向着库丘林冲了过去。

    “你这个家伙……竟然敢把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就那样杀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金色的刀光在空气中划过,仿佛要彻底斩断眼前的狂兽一般,锐利的光芒对准了他的面门直扑而去!

    然而面对莫皖的攻击,库丘林仅仅是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手中血色的长枪刹那间消失,下一刻,长枪已经对准了莫皖的心脏刺了过来!

    “什——————!?”

    莫皖呆住了,她完全没有看清强的轨迹,枪尖就已经即将贴在了她的胸口。

    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迹象,这把枪完完全全就是凭空出现在自己的胸口处!

    这一瞬间,莫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她终于发现了,身为【人类】的自己和这些神话传说中的英灵来战斗,到底有多么脆弱而无力!

    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英灵与人类战斗差不多就是这样的结果了,即便莫皖已经发现了库丘林的攻击,但她却也没办法作出任何反应,肉体根本无法跟得上库丘林的速度,她也仅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把散发着猩红气息的骨枪,对准了自己的心脏狠狠地贯穿而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