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直达地底深处的一个楼梯走下去,周围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安静,空气中也蕴藏了令人觉得难受的水分。

    恐怕是因为常年见不到阳光,又是在这种深度的地下吧,整个空间内都仿佛泡在水中一般。

    带有着刺骨的湿冷。

    而且,越往下去,周围的环境也就变得越黯淡,气氛也跟着诡异了起来,这也让四人在不知不觉间压低了自己的脚步声。

    但是,在这静谧的空间之中,也依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听到四个人行动的声音。

    慢慢的,楼梯走到了尽头。

    莫皖看向了面前的一个矮小的房门,露出了无奈的神色:“在这里……我的权能就不能随便的使用了啊,好麻烦啊……”

    她的抱怨并非没有来由,如果不去触发BOSS的话,那么不论怎样都没有办法去击杀怪物,而想要让亨维科的巫女出现,就只有前往这埋藏在地底深处的房间内。

    但也正因如此,在如此之深的地下,莫皖的权能也是最不能使用的一项,一旦大规模使用权能导致周围的土层疏松下来的话,那么自己等人也会被活埋进地下,这对于四人来说都是得不偿失的行为。

    “所以,铃妹妹,接下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了。”莫皖转过头,双手搭在了铃的肩膀上,期待地看着这个少女说道。

    “房间内的那个被女巫召唤出来的影子是类似于通过声音之类的来判断敌人的位置,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你来帮我们在房间中寻找巫女了,靠着你最拿手的潜行术,来帮我们去避开巫女的视线,杀死这一轮的怪物吧!”

    “我……我明白了……”铃可能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热切的视线吧,看着莫皖那双明亮的眼睛,她顿时觉得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但却依然回应了莫皖的期待,“我会努力的……”

    “太好啦!我看好你哟,铃妹妹!”

    “那么我们该干什么?”不良小哥看着莫皖,疑惑的问道。

    燕青笑了起来:“既然有了一个主力,那么我们的工作,自然就是要帮助主力军牵制其他敌人啦,我说的没错吧,莫皖小姐。”

    “嗯,正是如此,而且不仅仅是牵制,女巫是会随机出现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的,所以我们必须在周旋的过程中,帮助铃寻找到女巫的本体才行。”

    “周旋……而不是缠斗呢。”燕青抚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嗯,因为战斗会严重干扰到对女巫的寻找工作,所以我的主张是——即便被女巫的召唤物注意到,也不要立刻去对它进行反击,最好退出到它无法观测到的地方,这样的话,那个怪物也就会继续在房间中巡逻。”

    “我明白了。”不良小哥和燕青点了点头。

    莫皖露出了优雅的坏笑,开口说道:“那么——准备好了哟诸君!这个房间中就是亨维科的女巫所在地了,铃妹妹,一切拜托你了!”

    “嗯,请交给我吧。”莫皖微微点了点头,率先迈步走进了房间之中。

    而紧跟着,莫皖也和铃同时迈入了女巫的房间,有了这两个人打头阵,燕青和不良小哥也紧随其后的走进了着散发着阴冷与腐败气息的房间之中。

    “感觉……还真不是很好呢。”燕青看着房间中弥漫着的水雾,皱着眉头问道。

    “嗯,这里的环境直到BOSS最后被击杀都是这种状态,浓雾弥漫的环境也更加适合女巫本体的隐藏。”

    就在这时,四个人面前升腾起了一个漆黑而且瘦高的干枯影子,双眼如同灯泡一般闪闪发亮,手中还拿着一把生锈了的镰刀。

    这个BOSS如果放在游戏里来说其实并不算非常的难,但是对于初来乍到的萌新来说却是一个充分感受老贼的爱的地方。

    想一想玩家们一路狂奔到这里之后,突然看见了下面出现了BOSS的血条,紧跟着房间中心出现了这个瘦高的影子。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认为这玩意就是BOSS了,兴冲冲的跑过去和这东西厮杀起来,结果谁知道拼了个快十个回合才发现BOSS血条一滴血没掉。

    到时候一个破绽被逮住一套连击也一血也基本就这样被带走了。

    所以不少人一开始都以为这BOSS是个什么鬼,实际上他们连BOSS的面都没见到。

    “只要不去惊动这玩意,它就不会主动攻击吗?”不良小哥问道。

    “不是不会主动攻击,而是因为它看不见我们。”莫皖低声说道,看着周围厚重的浓雾说道,“铃,拜托你了。”

    “嗯,我知道了,交给我吧。”铃微微点了点头,就在这一瞬间,她的身体在其他三个人眼前黯淡了下来,慢慢融合进了正片环境之中。

    “那么大小姐,我们该怎么办?”燕青看着莫皖,开口问道。

    “帮助铃判断位置,这样的话就能够更快的解决这里。”

    “原来如此,也就是由我们来吸引那个家伙的注意力,顺便来帮忙寻找真正的本体,没错吧。”燕青问道。

    莫皖笑着点了点头:“正是这样,而且这个BOSS简单到不需要快速躲避,只要注意避开这个瘦高的家伙,剩下的几乎就是非常悠闲的散步了。”

    莫皖这句话当然是比喻,要真的打起来还是非常的麻烦,她说的固然不错,这个怪物在整个血源诅咒的BOSS中都属于简单的类型,并不是特别难打。

    唯一要必须要注意的,就是控制好最后出现的两对巫女的血量,最好能够将两个本体在很多时间内迅速解决才行,否则会变得非常麻烦。

    但问题就是,现实中可没有所谓的血量一说,一旦没控制好攻击两个本体的力道,结果导致把其中一个提前打死,那么剩下那一个开始召唤出三四个小弟,再不断用奥术对这边发动攻击的话,绝对会很讨厌。

    “所以————”

    “噗嗤!!!”

    血光在房间的角落中喷溅出来,铃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角落中,手腕下的袖剑没有任何由于的贯穿了一个矮小佝偻的家伙的身体。

    而这个矮小的人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双手轻轻挥动,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铃的面前。

    “解决了一次,莫皖小姐。”铃抬起头看着莫皖,点了点头说道。

    “嗯,GJ!不愧是铃妹妹!”莫皖立刻对着少女探出了大拇指,痴迷的开口说道。

    铃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环境说道:“也就是说……每次击中她之后,女巫都会把自己变换一个位置吗?”

    莫皖点了点头说道:“嗯,正是如此,而且在浓雾中,她的身影也会非常的不明显,这才是最难办的问题。”

    周围的浓雾似乎变得更浓厚了,这让那个原本就佝偻矮小的影子更加不引人注目。

    “没关系,我……可以解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