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在刹那间震动了起来,让吉尔伽美什桌上摆放着的茶杯里的水晃动了一会。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王,这个是……”希杜里站在他的身边,开口问道。

    “看起来……第三只怪物也被斩杀了啊……”他慢慢抬起了头,轻声呢喃着说道,“这一次的反应比之前更加剧烈了啊……”

    吉尔伽美什轻轻叹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口说道:“如果权能完全解放,恐怕这个由绝望诞生的特异点都会在一瞬间崩溃吧。”

    “是……这样吗?”希杜里有些心悸的抬起头,看向了远方笼罩在夜色之中的亚楠镇。

    吉尔伽美什看着希杜里,笑着开口说道:“那么就去吧,希杜里,我想那个丫头也要再一次回到这地方了,去和她稍微见一面吧,顺便把那个女孩也一起带过去。”

    “我明白了……”希杜里对着吉尔伽美什微微点了点头,躬身退了出去。

    吉尔伽美什靠在了自己的王座之上,双眼凝视着自己的桌面,血色的双瞳中透露出平时难以展露出的睿智,就仿佛此时此刻,这位王已经看穿了所有的真实。

    “聚合了所有神话传说中地母神的权能之力……吗?”吉尔伽美什平静的开口自语,“希腊的盖亚、土耳其的丘贝雷、华夏的后土,印度的迦梨……甚至连提亚马特都参与其中吗?”

    他的眼中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凝重:“即便这个提亚马特与我所熟知的提亚马特不同……但是……这丫头已经把整个世界的大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了……如果权能依旧,她甚至能够仅凭一念之间毁灭一个国家……”

    他看着天花板,开口说道:“那个世界的诸神……你们究竟创造了什么样的怪物啊……”

    ——————————————————————————————————————————

    “咣当!”

    金吊坠掉在了地面之上,出了无比清脆的响声。

    就在这时,整个礼拜堂的土地全部化为了整齐的石柱,重新归于原位,而且大地在拼合之后居然没有任何分裂过的痕迹,就仿佛这片土地一直都没有刚刚那种程度的异动。

    莫皖捡起了代理人阿梅利亚落下的吊坠,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的哀伤,这些人,不论是外面的怪物,还是阿梅利亚,曾经都是治愈教会最为虔诚的信徒,但是在猎杀之夜却依然没有办法逃脱亚楠镇的诅咒,在疯狂中化为了残忍无情的怪物。

    莫皖抬起了头,看向了大厅的尽头,在那里除了多出一盏灯之外,在礼拜台前摆放着一个已经化为了白骨的兽头,在头骨裂开的缝隙中还透露着若隐若现的灵魂之火。

    “这个是……”不良小哥看着兽头,开口问道。

    莫皖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礼拜台之前,向着头骨伸出了自己的手,而就在这时,头骨中突然爆出了刺眼的光芒,夺走了莫皖所有的视线。

    “——————————!?”

    【威廉大师,我来向您告别。】

    就在这时,年轻的男性声音突然间传进了莫皖的耳中,同时,在莫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昏暗的画面。

    一个苍老的人影坐在一把摇椅上,手中拿着一根手杖,手杖头轻轻的敲打着自己的右手心。

    【哦,我知道,我都懂得……现在你想要背弃我了吗?】

    被称为威廉大师的老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因为他是背对着莫皖坐在摇椅上,所以莫皖没看清他的脸。

    【不,但是你不会听的。】青年的声音继续说道,【我说过的,我不会忘记我们的古训。】

    这一次,威廉大师稍微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们生于旧神之血,在旧神之血的陪伴下长大成人,最终也因它而走向破灭——】

    【我们的眼界……还不够开阔】威廉大师就此作出了最后的总结,【要牢记——惧怕旧神之血。】

    【我必须动身了……】

    青年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伴随着一阵脚步声,房门关闭传来的“吱呀”声传入莫皖耳中,而最终,她的视野停顿在了沉默的坐在摇椅上的威廉大师身上。

    良久之后,威廉大师才说出了最后的话语:【对旧神起誓吧,恐惧旧神之血,劳伦斯。】

    “————————————!!!”

    意识在刹那间回溯,莫皖的手本能的如遭电击一般的缩了回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兽头,此时此刻,灵魂之火已经彻底熄灭,眼前的这只兽头已经变成了普通的头骨。

    “没事吧,莫皖大小姐。”燕青5看着莫皖的行动。又看了看已经彻底失去了特别之处的兽头,开口问道。

    “不,没事……我只是……看到了这个兽头的主人生前的记忆。”莫皖开口说道,看着眼前的头骨说道,“劳伦斯的记忆……”

    莫皖站了起来,向着背后的灵魂灯盏走了过去。

    “怎么,大小姐,又要去梦境了吗?”燕青开口问道。

    “啊,是啊。”莫皖开口说道,“燕青小哥,我想起来有点事情,要回到梦境一趟——在这期间,您能够把不良小哥安全送回到欧顿教堂吗?”

    “嘿嘿,交给我吧!”燕青点了点头。

    莫皖点了点头,轻轻抖了一下自己直达脚跟的衣摆,半蹲在了灯盏前方,把手搭在了灯罩之上。

    瞬间,她的视野中充斥了异常浓厚的雾气,接着,曾经的礼拜堂化为了熟悉的梦境环境。

    莫皖站了起来,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希杜里小姐姐。

    “恭喜您,莫皖小姐,成功杀死了怪物——代理人阿梅利亚。”

    “是啊,如果是现在的话……亚楠镇已经彻底被夜晚笼罩了吧。”莫皖看着希杜里,开口说道。

    希杜里点了点头看了在天空中悬挂的圆月,开口说道:“是的,从现在开始,亚楠镇也即将陷入真正意义上的夜晚——不存在黄昏,也不存在光芒,拥有的,仅仅只是黑暗、以及绝望和真实。”

    莫皖眼中闪烁出了一抹光芒,在她的视野中,梦境中原本应该是封闭的空间中,赫然出现了一个长长的不知通往何处的楼梯。

    “是啊……可能,我也有已经看到了相应的真实了……”莫皖盯着希杜里背后的走廊,说出了令希杜里都出现了一丝动容的话语,“希杜里小姐姐,能否……带我去见一见这片梦境真正的缔造者呢?”

    “有些事情,我必须和他当年谈一谈。”莫皖的双眼中仿佛透露着能够看破一切的智慧,盯着希杜里微笑着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