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觉得这里似乎是有些什么东西,我才会来这里稍微看一看的,结果……居然碰到了一条大鱼吗?”

    李书文扛着自己的枪来到了一处大门前,抬头看着站立在自己眼前的高大人形,缓缓的开口说道:“Rider的servant……终于找到你了,不是吗?”

    “————————————”

    血色的光芒在Rider眼中一闪而过,一把比他本人更高的武器被他紧紧地握在了手中,映照着已经悬挂于地平线上的银色月光,散着令人不安的寒光。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说不出话了么?”李书文皱起了眉头,手中的长枪瞬间甩向了自己身边,强大的气劲掀翻了长枪划过的沥青路面,在地皮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沟壑。

    “明明并非Berserker,却已经变得如此狂躁了啊,你,该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

    浓厚的血色杀意从高大的人形眼中爆而出,沉重的方天画戟和凄厉的战马嘶鸣响彻了整片夜空!

    “难道你的职责就是镇守这片禁忌森林的大门吗?”李书文手中的长枪微微转了一圈,他的眼中流露出了明显的战意,“看来如果不打倒你就没办法通过这里了,对吧。”

    “——————————!!!!”

    刹那间,沉重的兵器交接声响了起来,李书文和高大的人形在不知道何时碰撞在了一起,强烈的冲击顷刻间在两人中间爆,震动掀起了无数的烟尘。

    李书文死死地盯着眼前男人的行动,眼中露出了无比兴奋的神色:“既然如此,那么就来让我好好的领教一下吧——中华四千年最强的武艺!”

    枪与戟碰撞出耀眼的火花,在这即将彻底归于黑暗的长夜中显得格外耀眼。

    ——————————————————————————————————————————

    “吼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巨大的野兽对着莫皖三人砸下了自己巨大的手爪,纯白色的毛闪烁着美丽的光芒。

    就如同教会治愈人心的圣女,然而实际上却是一只随时可以夺走他人性命的可怖怪兽!

    “她怎么会变成这副德行啊!?”不良小哥艰难的闪躲着阿梅利亚主教的手爪,对着莫皖大声吼道。

    “你现在对我说这些也没有用啊!?”莫皖大声得回答道,“这位主教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疯了!”

    “疯了?疯了为什么就会变成怪物啊!”不良开口问道。

    莫皖猛地向旁边一滚,勉强躲开了阿梅利亚主教的扑击,而在她闪开的一刹那,这怪物便狠狠地把她原本所在的地板狠狠地砸成了碎片!

    “猎杀之夜,这些全部都是猎杀之夜的关系!”稳住了身形的她对着不良大喊道。

    不良大声的问道:“猎杀之夜?那个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是亚楠镇最危险的晚上,亚楠镇向来存在着一种能够引他人兽化的疾病!而这种疾病以周期性在亚楠镇爆!”莫皖咬了咬牙,看着眼前的阿梅利亚主教,向着不良解释到。

    “因此,针对这种问题,亚楠镇培养了无数的猎人,用来对付在这个时段爆的瘟疫灾难,而这也就被称作为『猎杀之夜』!”

    “喔!好险!”燕青一低头闪开了阿梅利亚主教的爪子,感受着那足以把自己都直接拍扁的力量,面向莫皖说道,“也就是说,每当猎杀之夜开始,猎人都会去杀死已经兽化狂的人们吗?”

    “是的!也就是说,阿梅利亚主教也是由于这种瘟疫而化为了野兽,只是——她的兽化反应明显更加严重了!”

    “嗷嗷嗷嗷嗷——————!!!!”

    凄厉的悲鸣声划破了礼拜堂,阿梅利亚主教对准了莫皖以及不良挥来了巨大的利爪。

    “喂,大小姐,小心一点!”燕青猛地把莫皖和不良扑开,闪过了阿梅利亚主教的利爪。

    “呜哇!”莫皖被燕青这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手本能地松了一下,被她仅仅攥在手中的弓箭便“咣当”一声掉在了地面之上。

    感受着背后那股劲风,燕青明白,这种攻击如果毫无防御实打实的接下来,哪怕是从者也会直接失去战斗能力吧。

    而一些类似于caster一类可能本身比较孱弱的从者,哪怕当场毙命也并非不可能。

    “可是先不管是不是net的我去和这家伙打正面也根本不好受啊……”燕青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开口自语。

    莫皖抬起头,看向自己的那把弓箭,却现自己的武器此时此刻正被阿梅利亚主教的手爪死死地压在了下面!

    “该死……我的武器……”莫皖刚想跑过去,但是看着那把弓正被阿梅利亚主教死死地按着,也只能就此作罢。

    “没事,要是有机会的话,我来帮你把它捡回来!”燕青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不良看着入口,震惊的说道:“我说,入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啊!”

    果不其然,在众人进来的入口处,原本应该是外面亚楠镇的景色,此时此刻却被一层朦胧而浓厚的雾气如同帘幕一般堵住了!

    “那个是类似于Boss房间的东西,在Boss醒来的时候就把退路堵住,除了被怪物杀死,否则只有击败Boss一条路!”

    不良小哥咬了咬牙,看着狰狞咆哮的阿梅利亚主教,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斧头。

    “那么就上吧,燕青小哥,不良小哥,如果我们都不想被杀死在这里,就尽全力去打败这个怪物吧!”

    莫皖大声的喊着,“先帮我把武器捡回来才行!”

    “明白了,那么就帮你把那家伙从你的弓箭上打飞就可以了吧!”燕青大笑了起来,手中散出了金色的魔力,身体化为了残影向着阿梅利亚主教冲了过去!

    “那么就抓紧时间把自己的武器捡回来啊!大小姐,这里就由我来拖住啦!”燕青一拳砸在了阿梅利亚主教的面门之上,将她那巨大的兽头被砸到近乎凹陷。

    阿梅利亚主教顿时出了惨烈的哀嚎,燕青这一拳的力道不小,顿时把阿梅利亚主教砸到整个躯体都后仰了过去。

    而她那巨大的利爪也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压住的弓!

    “就是现在!”莫皖顿时冲了过去,双手猛地拍在了地面上,刹那间,地表分裂为了无数的碎块,在瞬间形成了一道波浪,把本来应该处在阿梅利亚爪子下面的弓弹飞了出来,“咣当”两声掉落在自己的面前!

    “唉?”然而,莫皖却在一瞬间愣住了,因为她看到了——原本应该是作为弓身的两翼此时此刻一分为二,化为了两把……金色的刀?

    莫皖呆愣了一会,但阿梅利亚主教的吼声再一次把她唤醒,接着,她也没有办法继续多想,本能地抓住了双刀,双刀划过间带起了金色的刀锋,她看向了不良小哥说道。

    “那么就让我们上,不良小哥,把这个Boss给一干爆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