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教授,暗中观察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吧。?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黑色的狂兽看着散落在地面上的——曾经应该是某位少女的碎块,站起身来开口。

    “哎呀,没什么,只不过觉得就这样杀死一位绅士实在是有些让在下觉得于心不忍呢~”

    一位五十多岁的老绅士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身穿着笔挺而整洁的昂贵正装,右肩上有着如同蝴蝶翅膀一般蓝色配饰,而他的背后则扛着一个白色的如同棺材一般巨大的机器。

    如果岳晨能够在这里的话,绝对会一眼认出这个男人的身份的——那就是在杰克的记忆中,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犯罪天才——莫里亚蒂教授!

    “有什么关系……不过就是顺手除掉一些阻碍而已。”覆盖着狂兽头颅的黑色头盔瞬间解除,露出了里面的男人的脸。

    那是一张同样令人熟悉的面庞——英俊的面容上布满了扭曲的花纹,深蓝色的长被男人隐藏在兜帽之下,而他的身上也穿上了如同疯狂的帝皇一般狰狞的装束。

    库夫林,这便是这个男人的名字,但是却不同于之前岳晨所熟悉的那个库夫林,而是从理智走向了疯狂。

    似乎已经并非是理智的英雄,而仅仅是作为被狂乱缠身,一味地去追求战斗与杀戮的狂王而已。

    莫里亚蒂露出了无奈的苦笑,看着狂暴的库夫林说道:“不过说起来,狂王啊,我们本来是为了寻找剩余的几位从者,没想到在路上居然要顺带着解决一些系统持有者呢。”

    库夫林冷笑着说道:“哼,有什么关系?说到底他们也早就已经是这里的孤魂野鬼了,被死亡缠身、被绝望围绕,死亡早已是定局中的定局——还是说,教授,连你这等人也沾染上了那种不必要的怜悯之情了?”

    “怜悯……吗?”莫里亚蒂的表情突然间不再像之前那样微笑,而是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呵呵呵呵呵呵……或许是吧,毕竟哪怕【怜悯】,也是某位兽作为恶而持有之理呢。”

    狂王并没有继续说话,仅仅是把目光投向了莫皖离去的方向,眼神中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那么我们接下来还是赶紧行动吧。”莫里亚蒂表情恢复了正常,微笑着说道,“接下来就要去寻找已经降临,但却依然尚未出现的saber的servant、以及Rider的servant了。”

    库夫林神色冰冷的点了点头,手中的骨质长枪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慢慢的向着前方走去,而他们的目标似乎是——旧亚楠!

    ——————————————————————————————————————————

    “吼!!!!”

    手拿巨杖的高大圣职人员看见了一个少女向着这边走了过来,在一瞬间爆出了尖锐的吼声。

    紧跟着,几名神职者纷纷从旁边跑了出来,手提着提灯的神职者、以及手拿着巨杖的神职者对准了莫皖狠狠地敲了过来!

    “燕青小哥!”就在巨杖即将敲在莫皖身上的瞬间,莫皖对着天空中大吼了一声。

    “收到!大小姐!”

    瞬间,燕青以越人类的度越过了莫皖,对着神职者人员一拳打了过去!

    而同时,莫皖手中的金弓旋转出金色的流光,向着眼前的怪物狠狠地砍下去。

    “喝啊!!!!”

    不良小哥大吼着,手中的一把战斧对准了眼前的怪物狠狠地斩下,顷刻间把这无比高大的人劈翻在地。

    莫皖看着眼前这条直达最顶端一座礼拜堂的阶梯,对燕青以及不良小哥点了点头,加快了度向着阶梯顶端跑去。

    “吼嗷————!!!”

    怪物的咆哮声传了过来,刚刚和莫皖他们战斗过的巨人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向着莫皖砸下了手中的战斧!

    “大地啊!帮我困住他!”

    面对巨人的攻击,莫皖不慌不忙地把自己的手拍在了地面上,瞬间巨人脚下的土地崩裂开来,一条足以包裹住他半个身子的沟壑出现在地板之上,并在瞬息间重新合拢,将巨人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就在同时,燕青已经飞身而上,一拳打碎了巨人的头颅,但是这里的动静却已经被其他的怪物现,只见几条狗和那一排一排的圣职者踉跄步伐着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上吧!”莫皖和其他两人对视了一眼,挥起手中的弓箭向着那里冲了过去,即便本人并非是近战的类型,但是莫皖却依旧倚靠着血源世界带给她的加成,也能够在怪物群中穿梭自如。

    燕青更是不需要去说,作为assassin的servant而降临的他,本就拥有着远人类的力量,血源诅咒中的猎人不论再怎么能够屠杀古神,但却依旧属于人类的范畴,而作为越人类的servant燕青也绝对是足以让怪物心声恐惧的存在。

    至于不良小哥,他却也没有任何跟不上节奏的迹象,似乎也是因为他经常锻炼的缘故吧,在体力方面似乎还要比莫皖更好一些。

    血光在瞬间从原地绽放,莫皖三人仿佛进入了无人之境,即便被怪物的血染湿了自己的衣服,他们却依旧没有半点在意,而是继续冲向了阶梯的最上层。

    “大小姐,你现在似乎已经可以完美的驾驭自己的力量呢,一开始可是被一群比这些家伙还弱的怪物追的满街乱跑啊!”

    燕青一边大笑着一边说道,一个肘击打飞了一个神职人员,同时飞起一脚把一个人从台阶上踹到了最底端。

    “要你多嘴啊!”莫皖在瞬间把一个怪物腰斩,即便面对这种鲜血四散的场面,她却也没有任何的不适。

    并非是因为她感觉不到恐惧,而是因为所有的恐惧,其实都早就已经在曾经那神话的战争中彻底用尽了!

    莫皖的长弓一刀划出金色的弧光,把一只怪物撕成了两半:“即便权能不能用,但本小姐可也不是能够轻易拿下的角色啊!怪物们!”

    在这样的战斗中,周边的怪物已经被彻底清场,而莫皖等人则已经站在了最高处的台阶之上,面对着礼拜堂的大门。

    “这里……就是Boss的房间了吗?”轻轻咽了咽口水,不良小哥开口问道。

    “嗯……是这样的没错。”莫皖点了点头,缓步走进大门。

    而后,她看见了一个极为美丽而圣洁的场面——一个将自己包裹在洁白长袍中的女性跪坐在地面上,即便只有一个背影,也依然能够看出她是一个美丽,而且楚楚动人的女性。

    她在那里用清脆而优美的歌喉歌唱着什么,而在女性手中,则轻轻的握着一个金色的怀表。

    “她……就是……Boss?”不良小哥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只通过背影就散着温婉气息的女性,呢喃着开口问道。

    “要小心。”然而,在面对这个女性的瞬间,莫皖却惊悚的压低了身形,手中的长弓被狠狠地攥紧,“现在的她——已经不正常了。”

    似乎感受到了有其他人的气息,女性突然有了其他的动作。

    “————————”

    手中的怀表被无声的握紧,并被她轻轻地搭在了自己的胸口,而紧跟着,她转过自己美丽的面庞,然而——异变却也紧跟着生!

    她那原本柔弱而动人的娇躯在一瞬间膨胀,在不良小哥惊恐的眼神中,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响彻整个礼拜堂,而在所有人面前——女性的身躯膨胀到了几乎要碰触到礼拜堂天花板的大小!

    她原本柔顺的白色长化为了白色的毛,凌乱地披散了下来,原本美丽的面容扭曲了起来,变成了一只长着巨大鹿角的兽面怪物!

    尖锐的利爪把地板拍出细密的龟裂,恐怖的气息从她的身上瞬息间爆而出。

    “aaaaaaaaaaaaaaa!!!!!”女性尖锐的嘶鸣瞬间响彻了整个礼拜堂!

    『以现教堂区Boss——阿梅利亚主教,请玩家开始享受屠杀的喜悦吧。』

    系统冰冷的声音,在莫皖三人脑海中回荡了开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