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身穿神职人员衣服的男人走了过来,低吼着经过了一块巨石,但就在他刚回头的一瞬间,一个钢铁的拳头无声的出现在他的面庞上,一拳锤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这个神职人员瞬间毙命,连哀嚎都没来得及出就软绵绵的倒在了地面上。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ok,大小姐,这边解决了。”燕青站在石头上,对着另一边喊到。

    “嗯,我这边也解决了!”莫皖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那边的一个神职人员也已经倒在了地面上,彻底失去了声息。

    “小晴,还有不良,你们那边解决了吗?”莫皖开口问道。

    少年的声音从另一边传了过来,话语中透露出无穷的自信点“啊,已经彻底解决了,果然有了一件武器就是不一样啊。”

    接着,莫皖、燕青以及小晴和少年都出现在了欧顿小教堂门前的空地上,李书文此时此刻依然没有回来,而且莫皖忘记了从加斯科因神父附近的高台上取走一个女人尸体上的红宝石吊坠——这个应该是小女孩的母亲的尸体,而玩家把这个红宝石捡到之后就可以继续和小女孩触剧情。

    比如——把红宝石给小女孩,小女孩就会非常伤心,于是跑到下水道里被一头巨大的猪拱死。

    再比如——隐瞒父母的消息,然后让小女孩来到欧顿小教堂,小女孩就会在来的路上经过下水道……然后被那头大猪拱死。

    再或者——让小女孩去尤瑟夫卡的诊所,然后……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触剧情,然后到了剧情中盘小女孩也就因为疯死掉了。

    总而言之没有拯救小女孩的办法,之前莫皖也曾尝试过种种办法,最终也只能无奈的确定——网络上流传的关于小女孩的救赎办法,都只是都市传说而已。

    “但是……如果是现在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救下那个孩子啊……”莫皖摇了摇头,自己现在连红宝石都没有,不知道能不能触这个剧情,如果能够触的话,虽然到了剧情中盘小女孩还是有生命危险,但她至少希望能够为她做些什么,而不是在游戏里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以各种各样的方法死去,自己却毫无办法。

    “不错的战斗技巧,你们也是猎人吗?”就在这时,一个稳重女性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只见在欧顿小教堂的门边,站着一个身披着漆黑色乌鸦装束的猎人,听声音来看似乎是一个女性。

    “那个……请问您是谁?”少年开口问道。

    乌鸦女性对着四个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初次见面,诸位猎人,我是亚楠镇的猎人——艾琳,你们似乎也是拥有着强大力量的猎人啊……”

    乌鸦女艾琳这样说着,只不过她的目光却只是透过面具停留在了莫皖和燕青身上:“看起来……你们和mr.李是同伴吧。”

    “唉?您看见了同臣先生吗?”莫皖开口问道。

    艾琳点了点头:“是的,在来到这里的路上偶然间遇见了一个外乡男人,似乎是从东方来到这里的,如果你们说的是他的话,那么就是了。”

    “请问他现在在哪里?”莫皖继续问道。

    “不太清楚,他也仅仅是来和我稍微谈了两句,便匆匆的离开了,看起来似乎有什么要紧事情吧,那个方向,似乎是要去禁忌森林。”艾琳回答道。

    “禁忌森林……吗?”

    莫皖顿时皱起了眉头,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想要打开通往禁忌森林的路,就必须要去打败Boss代理人阿梅利亚主教才行。

    但这个时候李书文却去了禁忌森林,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管他想要做什么,但是,你们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吧。”就在莫皖疑惑的时候,艾琳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缓缓地开口说道。

    莫皖看着艾琳,微微点了点头:“啊,是的,我们必须击败接下来的怪物才行,如果李书文先生想要前往禁忌森林,那么我们就必须去帮他打开它的路才行。”

    艾琳微微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正是如此,如果你们真的是同伴的话,希望你们能够毫无保留的……向同伴袒露出自己的内心,有些事情不应该隐藏于自己的心中……”

    她的眼中似乎闪过了一抹嫉妒之色,但立刻恢复了正常:“呵呵……还真的是羡慕你们,拥有着值得托付背后的战友……这和各自依托自己的梦境为战的猎人几乎完全相反呢。”

    “是……这样吗?啊哈哈哈……”莫皖挠了挠头,笑着说道。

    “那就快去完成你们应做的事情吧,猎人,杀戮之夜可不会等待着你,接下来的一切都会摧残着你的神智,请一定要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不论如何,都不要被杀戮侵蚀了自己的双眼。”

    “嗯,我明白。”莫皖郑重的点了点头,看向了身边的同伴说道,“那么我们就走吧,小晴妹妹留在小教堂就好,燕青小哥还有不良,我们一起去打败这个区域的Boss吧!”

    “哦!明白啦,大小姐。”燕青幻笑着说道,“周围的怪物已经基本上清空了,接下来就只有通往阿梅利亚主教那条路上的怪物们了,一口气杀到那里吧!”

    “明白了,话说为什么我就必须是不良啊!?”少年应了一声之后,突然有些恼火地开口问道。

    “嗯?你这副模样不就是不良少年吗?当然要叫你不良了,还是说你觉得我叫你二流子会更好一些?”莫皖歪着头,摆出了一副非常天真的表情

    “别,大姐,你还是叫不良吧……”

    不良小哥顿时摆了摆手,露出了一副无福消受的表情。

    “那个……请一定要加油,哥哥……莫皖姐姐,还有小乙哥……”小晴看着三人,开口说道。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对小晴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你自己也一定要小心啊,小晴。”

    “嗯!”

    ——————————————————————————————————————————

    小晴微笑着看着三人走向了远处,艾琳也已经离开了原地,不知道前往了何处。

    而也就在这时,她原本微笑着的脸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悲伤的泪水如同决堤一般从眼眶中流出。

    “已经和他们分别了吗?”

    就在这时,冷酷的声音突然间从旁边传了过来,一个黑色的狂兽站在了小晴的背后,锐利的瞳孔锁定了这个少女。

    “你……你就是……来杀我的吗?”

    “不,我并非是来杀死你的……”狂兽混浊的声音从他的兽骨盔甲下传来,狰狞的兽瞳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可言。

    “因为……在我看到你得这一瞬间,你就已经死了,不是吗?”狂兽冰冷的说出了让小晴近乎崩溃的话语。

    “嗯……是……啊……”

    小晴眼中流出了泪水,就在这一瞬间,她的脸生了一抹细微的变化,但是,正是这个变化,却让她和之前相比。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无比熟悉的人……

    “那么就再见了,系统持有者——刘卉晴,在悲伤与绝望中——去死吧!”

    狂兽抬起了自己的巨爪,那庞大的锐爪贯穿了少女娇弱的躯体。

    【啮碎(curruid)————

    “对不起……哥哥……虽然没有实感……但是我的记忆却并非虚假的……”小晴露出了一抹悲伤的笑容,鲜血从她的口中流淌出来,和脸庞上的泪水混合在了一起,滴在她的衣服上,将身上洁白的连衣裙染成了红色。

    ————(net)死牙之兽!!!】

    刹那间,锐利的骨刺从小晴那仿佛比纸张还脆弱的躯体内爆出,将她彻底撕成了无数的碎块。

    在这黄昏之末,显得极为妖艳与悲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