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杜里,这一次回来了吗?话说你带回来了什么东西?”金的青年坐在了自己的座上,手拄着自己的脸,看着从外面进来的希杜里,开口问道。??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身穿中东服饰的希杜里对着座位上的金青年轻轻行了一礼,开口说道:“这一次是莫皖小姐拜托我的事情,王,请您看一看这个孩子……”

    希杜里这样说着,轻轻地把铃抱到了金的青年面前。

    “哈?杂种的病情为何要让本王来看,希杜里,难不成你把本王当成了哪个地方的巫医了吗?随便去城内找一个医生来就可以了吧。”青年露出了一抹不高兴的神色,扬了扬手中厚厚的一叠公文,想要借着这个把希杜里打下去。

    “并无此意,王,但是……这个孩子的状态,恐怕只有您能够有办法了!”希杜里看着自己的王似乎并没有意向救助这个孩子,似乎也变得有些焦急。

    “啧……真是麻烦,好吧,把那个杂种带过来。”金的青年啧了啧舌,慢慢开口说道。

    “明白了,王,那个孩子就在这里。”希杜里这样说着,把铃抱到了男人的进前。

    男人嘀嘀咕咕地抱怨着站起来:“真是的……不过是区区杂种而已,为何要让我来……”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自语却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只是沉默的看着希杜里怀中的少女,半晌都没有说话。

    “王,您怎么了?”希杜里看着青年表情的变化,顿时疑惑的问道,

    “……………………………………希杜里,你先退下吧,这个小丫头交给我处理就好。”青年平静的开口说道。

    “感谢您的体谅,王。”希杜里眼中闪过了一抹喜色,对着青年再一次行礼,唤来了几名神官模样的女性,在青年面前铺开了雪白的床铺,把铃那仿佛一碰既碎的身体放在了铺上。

    “都退出去吧,本王来看看。”青年平静的开口说道。

    “明白了,王……还有,请一定不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喔。”希杜里在退出去的时候,微笑着对青年说道。

    “哼,本王可不是那等贼子,希杜里。”被希杜里这样说,青年不怒反笑,“而且你应该了解我吧,祭祀长,这种丫头可还不足以成为本王的意中之人啊。”

    希杜里笑着领着一众人退出了宫殿,只留下了站在铃身边,看着这个女孩出神的青年。

    “还真的是……很久没见了啊,小丫头。”青年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慢慢被严肃所取代。

    “唉?我是不是打扰你的好事了?金闪闪的。”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少女音突然从青年的王座后传了出来。

    只见一个身穿着中国式齐胸襦裙、把紫色长在头两侧扎成了双马尾的女孩没有丝毫顾及的坐在青年的王座上,襦裙下裸露出来的洁白而苗条的腿晃荡着,脸上带着似笑非笑表情地看着青年的背影。

    “哼,本王的事情和你无关。”听着少女的声音,青年脸上的表情顿时冷峻了下来,“但是啊,杂种,擅闯王的宫殿,而且大言不惭地坐于王座之上,此等罪行也将是无赦之罪啊!”

    “哈哈哈哈,放心吧,你怎么可能杀了我啊,光是来制压亚楠镇这一点,你就不可能把我杀死吧——吉尔伽美什王。”少女顿时笑着摆摆手,继续坐在青年的王座之上,完全没有想从上面离开的想法。

    “哼……”吉尔伽美什眼中的神色慢慢的冷却下来,仰头看着少女说道,“所以呢?放着你的不夜城不管,来到这里又有何贵干?武媚娘。”

    “哎呀,真是的,吉尔伽美什王也真的是坏心眼呢。”少女突然露出了一抹看起来极为单纯的笑容,“明明这个称号已经是我曾经还没有称帝时候的叫法了啊。”

    “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你也是以孩提时代降临的不是吗?”吉尔伽美什反驳到。

    看着吉尔伽美什的表情,少女微笑着耸了耸肩,似乎对于这件事情不想继续提及,接着,她把目光投向了吉尔伽美什面前的少女身上。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少女慢慢的说道,“可别告诉我你看不出现在这个女孩的状态啊,哪怕是我都能够知道,这个女孩现在究竟面临着怎样的危险。”

    “…………………………”吉尔伽美什并没有说话,依然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还是说……”少女转了转眼睛,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说道,“您觉得自己有能力治好这孩子的病吗?”

    “哼,你应该知道吧,不夜城的assassin啊。”吉尔伽美什突然开口说道,“即便是本王收纳了整个世界所有的宝物,哪怕……本王的收藏涵盖了人类智慧的极限,奇珍灵药也早已堆积成山——但是,我唯独缺少一样道具。”

    少女挂在脸上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仅仅是看着这个青年,看起来非常可爱的歪着自己的脑袋。

    吉尔伽美什微微停顿了一下,看着颤抖着的铃继续说道:“——那便是让尸体重新复活的道具……”

    少女的眼帘微微垂下,眼中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所以呢,你想怎么办?要是这丫头死在这里,你那个可爱的祭祀长会很伤心吧。”

    “不,还有一点机会。”就在这时,吉尔伽美什打断了少女的话,手中突然荡开了一圈一圈的金色涟漪,他的表情严肃的说道,“是啊,本王说到底,绝不可能拥有令人起死回生的道具,但是,能够让人延续生命的道具,本王也还是有的。”

    刹那间,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了铃的身上,让她原本死气沉沉的美丽面庞重新焕出了生机:“哼……即便只能作为拖延时间的手段而已,但是,至少在这段时间里,一定给本王活蹦乱跳的活下去啊,臭丫头!”

    ——————————————————————————————————————————

    ——————————————————————————————————————————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看着重新坐在王座上,顺便把自己撵下去的吉尔伽美什,少女开口问道,“难道我们能做的只有在这里看着亚楠镇里生的一切吗?”

    “至少目前来看,只能相信一下那个还在亚楠镇里奋斗的丫头了,虽然那个大小姐经常表现的非常倔强,但如果真的论起可靠的程度,那丫头可比岳晨那个小子靠谱多了。”

    吉尔伽美什处理着自己手中的公务,铃已经被自己的侍卫带到了其他地方休息,而吉尔伽美什则依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似乎不知疲倦的处理着什么事情。

    “所以说,作为从者也还有这么多公务要处理吗?”少女歪着头问道。

    “哼,即便没有公务,你也赶快给我回去吧,assassin,不夜城若是没了你,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恶性之镇一口气吞噬啊。”

    “多谢您的提醒啦,吉尔伽美什王。”少女微笑着对吉尔伽美什王颔说道,“那么我也就暂且告辞啦,本来想找你稍微玩一玩的,没想到乌鲁克的王居然连待客之道都不会,真的是让我失望至极呢。”

    “呵哈哈哈哈哈,如果是平时,本王定会好好接待你一下,但现在可不是供你玩的时候了,assassin,这一场战斗关乎着所有世界的存亡,可容不得你耍小孩子任性了。”

    吉尔伽美什的眼睛投向了亚楠镇,在这高耸的通天塔之中,他的眼睛仿佛能够看透将要生的未来。

    “亚楠镇中的混沌,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棘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