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斯科因神父巨大的身体砸进了墙壁之中,肚腹被贯裂,同时,李书文的气劲也被同时输入了他的体内。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而这股气劲也在同时摧毁了加斯科因神父体内的所有生命器官,哪怕是生命力远人类的狼人,在这种程度的伤势下也绝不可能有任何的好转。

    “吼啊哈哈嘎嘎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

    伴随着痛苦而尖锐的惨叫声中,加斯科因神父的身体在挣扎中破碎飞散,没有任何留存下来的踪迹。

    在他消失的一瞬间,强烈的气流吹起了李书文的衣摆,而这个年迈的老人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态,仅仅是迎着气流走上前,在加斯科因神父残留下来的血迹中捡起了一支钥匙。

    『通告:Boss加斯科因神父已被玩家:【莫皖】与玩家:【铃】次屠杀,完成杀的玩家将会获得相应的杀奖励。』

    就在这一瞬间,莫皖突然觉得大地再一次跟着颤动了起来,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可以融入进较深的地层了。

    莫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一瞬间,大地再一次出了轻微的颤抖,而在她附近的地面也出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龟裂。

    “很好,权能再一次解放了一点。”莫皖顿时笑着握了握拳头。

    不过紧跟着,她却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按理来说明明应该是自己来夺回自己的权能,结果目前为止杀死Boss的却全部都是燕青和李书文,自己只是坐在旁边看着就完成了任务,这让一向不喜欢欠别人什么的大小姐感觉极为不适应。

    “……………………这样……啊,那个孩子的父亲死了吗?”铃看着消失不见的加斯科因神父,不由得开口说道。

    “嗯……是啊……”莫皖点了点头,但就在这时,莫皖却突然现铃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铃,你没事吧!?”

    莫皖急忙低下头问道,但就在这时,她看见了铃极为痛苦的神情以及不断渗透出汗水的脸颊。

    “疼……好疼……”铃顿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这一刻,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喂,你别吓我啊。”莫皖顿时冷汗之流,看着在自己怀里不停颤抖的铃,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燕青,这该怎么办啊!”

    “我又不是医生,就算你问我也没办法啊。”燕青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

    李书文皱着眉走过来,看着铃此时此刻的状态,把一支钥匙丢在了莫皖手中:“给,这个是开启你背后那个教堂大门的钥匙,先把这丫头带到那里再说。”

    “哦,哦!”

    莫皖顿时抱起了铃,转身便推开了自己背后通往接下来的区域——教堂区的大门。

    燕青看了一眼李书文,无奈地开口说道:“怎么办,李书文老爷子?”

    “还能有什么办法?”李书文看着一个倒在附近的女性的尸体,从她脖子上取下了一枚红宝石项链,看着燕青说道,“追上去吧,我觉得这个时候也只有那个人能稍微救一下那个丫头了。”

    “你是不是看出来了什么?”燕青顿时和李书文说道。

    但后者却并没有回答,仅仅是把枪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跟着莫皖向着上方的小教堂走去。

    莫皖把铃抱到了一个空旷的大厅之中,在大厅的中央有一盏闪烁着幽亮光芒的灯盏。

    “那啥,李书文先生,你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吗!?”看着铃此时此刻的状态,莫皖转头,焦急地看向李书文问道。

    “别紧张。”李书文看着铃和莫皖说道,“这种状态,看起来只有那种办法了啊。”

    “那个办法?什么?”莫皖看着李书文,不由得奇怪的问道。

    李书文看了看旁边的灯盏,开口说道:“回到猎人梦境,这恐怕是你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回到……猎人梦境?”莫皖看着李书文,开口问道。

    “啊,是的,找到你负责你的梦境的那个人,把这丫头一起带过去,看到她的状态,那个人恐怕就会理解了。”

    莫皖奇怪的问道:“可是……我可以把别的玩家带到我的梦境吗?”

    “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李书文开口说道,“你要知道,现在这孩子的状态恐怕已经刻不容缓了,虽然我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能够救她的,恐怕只有梦境了,要怎么选择自然就看你自己了。”

    “还用选择吗?当然是救她啊!”莫皖顿时大声说道,一把将自己的手搭在了灯盏之上。

    瞬间,灯盏内的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莫皖也感到自己的周围也渐渐被浓厚的雾气笼罩了起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抱着的铃似乎也开始跟着她一起进入了自己的梦境之中。

    “欢迎回来……咦?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熟悉的温柔声音传了过来,希杜里出现在铃的面前,但紧跟着便被莫皖怀中的铃夺去了视线。

    “希杜里姐姐,请一定要救救这个孩子啊!”莫皖对希杜里说道,接着便把生的事情大概和她复述了一遍。

    “这样啊……”希杜里皱起了眉头,把手轻轻地搭在了铃的头上,脸色也变得很苦涩,“这孩子的状况很不好……”

    “是啊……所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莫皖看着希杜里说道。

    面对着满脸担忧之色的莫皖,希杜里露出了一抹微笑:“不要担心,莫皖小姐,铃小姐的事情不需要担心……只是,可能需要您暂时把这孩子寄放在我这里,可以吗?”

    “唉?把铃放在你这里吗?”

    “嗯,是的。”希杜里神色凝重的说道,“铃小姐的状态刻不容缓,而在亚楠镇之中是绝对不可能有人能够帮助您的,所以,只有在这里才有可能救助铃小姐。”

    “这样的话,我也要留下来——”

    “你不能留下来,非常抱歉……”但是,希杜里却摇了摇头说道,“现在的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之前没能告诉你,但是,莫皖小姐,您要知道,每一次进入猎人梦境,也就意味着亚楠镇的一切都会再一次重置,有些特定的事情不可能再一次出现,但是时间的确会永远停滞于一个时间段不会再次行动,而这一次,便是第三次轮回了。”

    “第三次的轮回?”莫皖看着希杜里说道。

    “是的,所以,在第三次的轮回中,您需要做的就是击杀接下来的怪物,如果不这样的话,整个亚楠镇的时间都将会永远在这一瞬间轮回。”

    莫皖开口说道:“击败教堂区的Boss,也就是那个吧——圣女……”

    “这就需要您自己去摸索了。”希杜里从莫皖怀中接过了铃,面对着莫皖说道,“请回吧,莫皖小姐,铃小姐的话,就由我们来救助。”

    “嗯……一定……要把铃治好啊,不然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希杜里姐姐!”莫皖插着腰,看着希杜里说道。

    目送着莫皖的身体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希杜里再一次把视线投向怀中的铃,面色沉重的盯着这个仿佛处于噩梦边缘的少女开口说道:“希望……王能够有什么办法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