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你了!李书文先生!”

    莫皖猛地抱起了铃,快向着一旁后撤过去,看着突然抱着自己已经盯紧的猎物想要离开的莫皖,加斯科因神父突然咆哮了起来,大斧倒提着在地上摩擦出一排耀眼的火星,向着莫皖怒吼着冲了过来!

    “我有允许你去擅自追赶她吗?”就在这时,老迈但却不失气势的声音突然传来,同时,一杆大枪撕裂了空气,向着加斯科因神父轰然爆刺而来!

    “铛!!!”

    关键时刻,加斯科因神父猛地收起了自己的脚步,把大斧抬起来挡住了这杆枪的攻击。?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但是,即便防御住了李书文的攻击,加斯科因神父却依然倒退了数步,一个越两米的雄壮男人被一个看起来极为瘦小的老年人给一击震退,这简直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嗷吼!!!!!”

    但是,真正令人感到震惊的还不是这个事情,而是就在加斯科因神父强行稳住自己的身体,打算握紧武器强行冲上去和这个把自己打退的瘦小家伙战斗的时候,异变再一次从他的身上生!

    “噗嗤————————”

    浓厚而粘稠的血液从他的双臂喷射而出,陡然间带起了一大滩的血迹撒在了周围的地面上!

    “嘎!?”加斯科因神父顿时愣住了了,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已经结束了吗?”

    李书文看着加斯科因神父,无比平静地开口问道。

    “吼!!!!”

    加斯科因神父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手中的大斧轰然间抡动起来,强行无视了自己手中的剧痛,向着李书文如同猛虎一般的扑了过来。

    两个人瞬间拼杀在一起,长枪与大斧在空气中交错相击,碰撞出无比激烈的火星和震荡。

    哪怕地面上的尘埃也被两个人难以被称作为【人】的战斗震散,轻而易举地弥漫在整个墓地之上,只有在两个人碰撞的瞬间才能够稍微通过寒光和铿锵声判断出两个人的大概位置。

    “你们是……”铃无力地倒在莫皖的怀里,看着莫皖说道,“怎么进来的?”

    “嗯,那种事情先不要在意啦。”莫皖笑着摆了摆手,“不要紧,铃,你现在已经没事了,接下来就由我来保护你就可以了。”

    莫皖简单的把自己遇到的事情和铃讲述了一遍。

    “这样啊……你们在接到了我的求救信息,才赶过来的吗?”

    铃看着莫皖的眼睛,眼中隐约露出了一抹悲伤的神色,但即便是这种神色也在她的眼中一闪而过。

    “那个,接下来该怎么办呢?”铃接着看向李书文和加斯科因神父的战斗,不由得问道。

    “啊哈哈哈,放心吧小姑娘,李老爷子不要紧的啦,这种程度的对手还不至于让他出现问题的。”这个时候,燕青突然出现在了铃和莫皖的面前,虽然说这话,但是他的眼睛却依然紧紧地盯着战场的局势,一旦现不对劲,就会立刻前往支援。

    就在这时,加斯科因神父大吼起来,大斧抡动如飞,向着李书文狠狠地砍下来!

    李书文手中的长枪猛地击出,这并不是什么名枪名器,仅仅只是一把普通的枪而已。

    但正是这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枪,却轻而易举地弹开了加斯科因神父的大斧,而且这还并不算结束,李书文的枪即便在击中大斧的一瞬间出现了轻微的偏差,但是就在这一刹那,李书文的枪却再一次归正,对准了加斯科因神父的心脏狠狠地刺了过去!

    贯通声在瞬间传遍了整个墓地,同时,加斯科因神父那惨烈的哀嚎声也响彻所有人的耳畔。

    尘埃散尽,李书文手中的长枪没有一丝一毫的阻隔便贯穿进了加斯科因神父的胸口,恐怕在这一刻,他的心脏都已经被震碎了吧。

    生气渐渐在加斯科因神父眼中退散,证明了这个猎人的寿命也即将走到终末。

    李书文缓缓地把长枪从他的胸口抽出,倒刺在了地面之上。

    “结束了……吗?”铃看着李书文和加斯科因神父问道。

    但是,就在这时,抱着铃的莫皖却突然对着李书文大喊了起来:“等一等,不要放松警惕,李书文先生!这家伙似乎还有一口气!还有最后一个攻击阶段————”

    就在她的话音还没落下的瞬间,加斯科因神父原本开始灰暗的双眼突然再一次爆出锐利的光芒。

    “吼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刹那间,刺耳的兽啸差一点贯穿莫皖和铃的耳膜,让他们的大脑都险些产生一丝轰鸣声。

    但就在这一转瞬之间,加斯科因神父原本就足够高大的身体再一次膨胀起来,在李书文惊讶的眼神中,他的身体撑爆了他的上衣。

    而此时此刻的加斯科因神父,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失去了理智的巨大狼人!

    变成了狼人之后,加斯科因神父的度仿佛突然间上升了一个层次,巨大的身体完全无视了物理定律带来的阻隔,向着李书文猛扑而来,沿途带起了狂乱的气流!

    莫皖顿时向着那个老人大声喊了起来:“小心,李书文先生——”

    “原来如此,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性,化为了难以压制杀戮冲动的怪物吗?”然而,李书文却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他的眼中却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

    “那个小姑娘会非常伤心的吧……”

    伴随着尖锐的声音,李书文突然把长枪倒刺在了地面上,赤手空拳地走上前,而这个行为却让莫皖彻底变了脸色。

    因为赤手空拳的去面对一个Boss,这明显就是一个自杀行动啊!?

    莫皖顿时看向了燕青说道:“燕青!你这家伙还不快去帮一下那个老爷子啊!”

    “放心吧,莫皖大小姐。”然而,面对莫皖的催促,燕青却完全没有在意地耸了耸肩说道,“这个时候的老爷子,也终于开始认真起来了啊……”

    “唉?什么?”莫皖顿时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燕青看着李书文的背影,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大小姐,其实啊,这个亚楠镇中存在着七个从者啊,我的职介是assassin,而李书文老爷子的职介则是Lannetbsp;   “这个我知道,可是这个有什么关系吗?”莫皖看着李书文和加斯科因神父的距离越来越近,心急如焚的问道。

    “但是实际上,按理来讲,本来应该是由老爷子来做这个assassin的工作的啊……只不过因为我是先来的,所以把他的工作抢掉了。”

    “抢……抢掉了?”

    “啊,是啊,而且即便拿着长枪,但事实上,在这个时候,在他赤手空拳的上战场的瞬间,才证明了老爷子已经开始认真了啊。”

    看着莫皖疑惑的表情,燕青顿时失笑道:“看起来你对老爷子不是很了解呢,那么就稍微告诉你一下吧,大小姐。”

    这个时候,加斯科因神父几乎已经贴到了李书文的面前,巨大的利爪对着瘦小的他狠狠地抓了下来!

    “但你现在已经走上歪门邪道了啊,猎人。”李书文慢慢的说道,把自己的拳头攥紧了一下,“那么,就让你在这里彻底解脱吧,在这无限轮回的杀戮痛苦,解脱吧!”

    “李老爷子可是有着一个响亮的称号啊。”燕青笑了起来,看着慢慢把拳头张开的李书文,开口说道,“那边是——无二打。”

    “————————————”

    李书文披在身上的貂皮大衣慢慢飞上了天空。

    同一时间,加斯科因神父的身体则在轰然间弯成了弓形,向着后方轰然间倒飞出去!

    李书文平静地看着在瞬间被贯穿肚腹的加斯科因神父,平静地开口说道:“在痛苦中获得解脱吧!”

    猛虎——硬爬山!!!!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