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暂时追溯到一段时间以前。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铃的身影在亚楠镇中自由的穿梭,灵巧的身影让人不由想到了娇小而敏捷的猫咪。

    不论任何细小的边沿都能够成为她的落脚点,从而借助这个平台向着另一个方向进,这让她成功避开了大规模的怪物,以快的度向着目的地前进。

    “老师,请问接下来要面对的Boss是什么?”铃看着手中的八音盒问道。

    她并不了解血源诅咒以及其中的事情,也并不知道下一个要面对的Boss究竟代表着什么,所以对于面对Boss一类的东西,她还是比较重视的。

    『详细情报我也没办法说出来,不知为何,这个世界似乎严厉禁止他人的剧透,尤其是aI对玩家的信息泄露,所以抱歉啦,这一次恐怕我没有办法帮助你了。』

    “没事,导师。”铃摇了摇头,继续向着目的地赶去,“如果没有办法的话,那么就只能靠自己来摸索了……”

    『铃,我还要提醒你一件事情,你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你再作出太剧烈的行动了……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不仅仅是你的**,连你自己的灵魂都会……』

    “我知道的,导师,我的身体状况……没人比我更清楚。”

    铃突然开口打断了声音的话,就如同当时打断苏斌的话一般,这孩子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方面似乎一直颇为忌讳。

    “如果真的撑不住的话,我会尽快脱离战斗的,请放心。”

    心中的声音沉默了一会,接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唉……真是不知道那个小子究竟哪里吸引你了……值得你这么拼上性命去救他……』

    “对不起……导师……”铃似乎有不好意思的道歉。

    『不,和你没关系,只不过我自己总是有一种被nTR的感觉,明明是看着你长大的,结果到头来却被别的男人抓走了心,恐怕这就是女儿出嫁时老爸自己的感受吧。』

    “不,那个应该是只有鬼父才会有的感受。”铃当机立断的反驳到。

    “不过……要去寻找那个孩子的父母吗?”铃接着自语了一下,取出八音盒低声喃喃道。

    不知为何,虽然并没有任何线索,但是铃本能的觉得,这个寻找小女孩父母的任务和自己接下来要与之战斗的Boss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总而言之,只有先去看一看再说了!”铃加快了度,慢慢接近了一座小教堂背后的墓地中。

    还没到墓地,铃就感觉有一种极为刺耳而令人不安的切裂声传来,在切裂的同时,犹如野兽般的低吼声也随之而来。

    “那个是……”

    铃定睛一看,只见在墓地的阴影中,一个把自己包裹在猎人服装中的高大白男人正挥舞着手中的大斧,切割着一个已经快要成为怪物的人。

    “咕嘿……哈哈……呵呵呵嘿嘿嘿…………”男人口中吐出令人心中毛的阴笑。

    接着,他仿佛沉醉于其中的低声轻语着:“到处……都是怪物,啊,是啊……你——也迟早会成为他们的一员吧——猎人。”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刹那间,男人大声的狂笑起来,手中的大斧猛然间拔出,转头对着铃吐出了宛若野兽般的咆哮。

    『以现Boss——加斯科因神父。』

    “………………加斯科因神父?”铃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这不就是那个小女孩的……”

    『啊,是这样呢,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小丫头的父亲。』声音在铃心中说道,『小心,铃!现在这家伙已经不再是什么猎人,更不是谁的父亲,现在的他仅仅只是一个嗜血狂暴的怪物而已!』

    就在这时,加斯科因神父挥起手中的大斧,对着铃狠狠地砸了下来!

    “唔!”铃猛然间向着旁边翻滚了一下,在她翻滚的瞬间,大量的随时从原地炸起,加斯科因神父的巨斧在地面上留了一个巨大的沟壑。

    “啧……”铃不由得轻轻咋舌,身体从原地跳起手中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支匕,对着加斯科因神父狠狠地打去!

    “呯!”

    但就在这时,加斯科因神父突然从腰间掏出一把猎枪,一枪击飞了飞过来的匕,同时身体以高向着铃冲了过来!

    “——————————!!!”

    就在他接近的刹那间,铃的双腕下突然出现了两支袖剑,在火星四溅中挡住了加斯科因神父的攻击。

    『上吧,不要有任何的留情,铃,这个人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他现在只是一个需要解脱的陷入癫狂之人而已。』

    “嗯,我明白……”

    铃点了点头,双臂用力一震,娇小的身躯居然爆出了惊人的力量,居然轻而易举地弹开了身材比自己高大出很多的加斯科因神父!

    “!?”

    加斯科因神父明显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娇小的少女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力给弹出了一个硬直。

    “机会!”铃的眼中闪烁出光芒,身体化为了一道流线冲到了加斯科因神父面前,袖剑猛然间向上挑去,直冲他的咽喉而去!

    “铛!!!!”

    金属清脆的交错声响起,加斯科因神父在关键时刻撤回了自己的大斧横在自己的胸口,挡住了铃的致命一击,紧跟着,他的右手突然抽出一个金属杆,一把接在了自己手中的大斧下面。

    瞬间,大斧化为了一把更长的双手战斧,对着铃气势汹汹地砍了过来。

    火星在半空中震荡开来,铃从自己背后抽出了一把秀气的西洋式长剑,挡住了加斯科因神父那仿佛要把一切都撕碎的一击。

    秀气的长剑与狂霸的大斧构成了鲜明的对比,却也衬托了铃那惊人的实力。

    『不错,你这小家伙的实力最近是不是又进步了?在自己的神格大规模衰弱后还能够用纯粹的技巧来与这怪物僵持着。』那个声音在铃心中称赞到。

    “过奖了,导师,如果没有您的话,可能我在那个时候就死去了吧……”铃微笑了起来,手中的长剑顿时化为了数十道流光,以精准的技巧与不可忽视的锐利向着加斯科因神父刺来!

    “吼!!!??”

    加斯科因神父顿时没了招架的余地,铃的度实在是太快了,这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去及时防御她暴雨一般的攻击。

    而这也导致了铃的每一次攻击都会带给他不可忽视的伤害,而加斯科因神父也仅仅是勉强地挡住自己的要害不遭到致命攻击而已。

    优势已经完全向着铃这一方倾斜了过来。

    瞬间,铃的攻击出现了停滞,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她出现了失误,反而揭示了她接下来的攻击将会是她最后的必杀!

    她把长剑快撤回,竖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同一时间,剑身也爆出了耀眼的光芒——此时此刻,铃已经把自己的力量全部注入进了长剑之中,难以压抑的气息吹飞了周围的灰尘,让原地仿佛都化为了无尘的净土。

    但这却也让加斯科因神父感受到了难以忽视的不安感。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铃的长剑突然间放了下来,平举着遥指着加斯科因神父。

    “对不起,但是……请安息吧,不会让你有任何痛苦的!”

    铃眼中突然间爆出仿佛长剑般锐利的光芒,但是,此时此刻,她的心却仿佛没有任何的思想,宛若一个设定好了程序的人偶一般冲向了加斯科因神父!

    “万物皆虚——万物皆允!请安息吧,神父先生!”

    仿佛象征着希望的耀眼光芒刹那间扩散照耀了整个阴暗的墓地。

    但是接下来的电光火石间生的一切,或许也证明了一件事情——希望永远不会存在,唯有绝望永存。
最近阅读